《邪派掌門人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黑田職高  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  邪派掌門人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第兩百八十四章 魚人國平定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三章 控水咒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二章 跟你們拚了(18-12-14)     

第兩百二十七章 魚兒上鉤

  “你們必須要出去……”
  沒想到就在梁青將眾人說服的時候,卻有另外一個聲音出現在他們的旁邊,弟子們循著聲音看過去,卻發現似乎周圍什麼都沒有,是誰發出的這個聲音呢?
  隻見一個身影瞬間出現在他們麵前的半空,這身影根本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,隻是牢牢的將眼睛看向金鼇島外那片海域,似乎那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。
  “相柳前輩……”
  原來出現的這個身影,就是現在在火羽門作為鎮山之獸的大妖相柳,雖說他是以一個小老頭的形象出現,容貌顯得有些滄桑,但是沒有任何一個弟子敢懷疑他的實力,對方可是妥妥的飛升期的高手。
  相柳現在很明顯在看著遠處的什麼東西,還做出了思考狀,在他進行思考的時候,沒有人敢出言去打斷他,隻能夠在一旁安靜的看著。
  就算是梁青在大妖相柳麵前,也隻不過如孩童一般,不敢發出聲響。
  “這龍宮的人還是老樣子,隻敢藏頭露尾,不敢直接出來,明明都已經來了上千人,卻都在海底躲著,那四個帶隊的返虛期修士,不知道是怎麼想的,就這麼屁大點的膽量,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  相柳說這番話雲淡風輕,似乎是對前來的龍宮隊伍的一種嘲諷,但聽在火羽門眾弟子的耳中,卻是讓他們有些心驚膽顫。
  原來龍宮的人馬真的都已經埋伏好,海麵上的那些蝦兵蟹將隻不過是誘餌而已,虧得他們剛剛中間還有很多人吵著要出去,這出去了,豈不是自找死路。
  好在作為大師兄的子真,及時的讓子愛和子由兩個人出言,阻止大家出島,還有之後梁青對於眾人的說法,否則現在他們或許已經變成了海上的一具浮屍,甚至有可能連個渣都不剩。
  相柳作為飛升期的修士,他說話是沒有必要騙大家的,他既然說龍宮的人就埋伏在下,而且人數達到了上千,看來絕對不是虛言。
  “前輩,您剛剛說我們應該要出去,可是對麵明明已經有著上千的龍宮人馬,這……”
  梁青在麵對相柳的時候,就像是一個剛剛開始修煉的晚輩一樣,非常的恭敬。
  不過剛剛相柳可是讓他們都要出去迎戰,他們又處在絕對的劣勢,他必須要弄清楚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  梁青這些年在東海之上,帶著自己的人一路走來,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,就算他是煉神期修士,在這東海之上也並不是強者,什麼樣的危險沒有經曆過,什麼樣的勾心鬥角沒有見過,所以對於相柳的想法,他已經猜了個八九不離十,他現在隻不過是想確認一下,對方的真實想法而已。
  “是的,你們都出去便是,我保證你們不會有危險,如若任何一人受傷,元嬰期以下,我保你們提高一個境界,元嬰期以上提高三個層次以上,我說到做到。”
  飛升期修士的諾言,自有天道監督,相柳都已經說的如此肯定,眾人雖說還有疑慮和畏懼,不過還是選擇相信相柳。
  在金鼇島的防禦大陣上,不久開了一個小口子,所有人都聚集在碼頭,準備從這個地方出去,從表麵上來看他們這一隊人馬,就是準備將外麵的那幾個蝦兵蟹將給收拾掉的。
  隻說紙麵實力,現在準備出去的是火羽門所有的弟子,實力上參差不齊,大部分隻有煉氣期和築基期,小部分是結丹期以上的修士,埋伏在不遠的敖平都有些疑惑,這火羽門的弟子是不是腦袋有問題。
  其實這中間有一個小插曲,就是當結丹期五層以上實力的弟子們返回任務牌領取任務時,他們發現原來的任務發生一點點小的變化。
  實力層次的需求上,從原來的結丹期五層以上,變成了煉氣期一層以上,也就是說隻要進入煉氣期的修士,全部都可以接這個任務。
  這個變化讓眾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,難道說這個任務現在已經變得極為簡單,看來是這樣,有相柳這個大妖出手,還要怎樣,肯定可以輕鬆完成這個任務。
  隻不過讓他們最關心的是任務的獎勵,好在沒有任何的變化,提高修為的獎勵條目還在,這樣眾人才放心的接下任務。
  這些弟子將任務領取的需求發生改變的事,告訴給了門派的其他低階弟子,所有人都立刻趕過來接任務,這才有了現在碼頭上,火羽門眾弟子集合到一起準備出去的畫麵。
  現在最開心的應該是門派的那些煉氣期的修士們,他們這一次很多人不但領了低級門派任務,還能夠領到這樣,幾乎不需要他們出手,躺著就能夠得到獎勵的任務,他們這個月看來又可以累積不少的實力。
  當護山大陣的口子出現,早就已經埋伏在外麵的敖平和他的三個返虛期的手下立刻衝出水麵,對著金鼇島的方向而來,
  他們雖隻有返虛期,達不到當年金箍仙幾乎瞬移的程度,不過他們的速度也夠快,很快就已經來到金鼇島防護陣缺口的正前方。
  這完全是一個驚變,火羽門弟子都有些措手不及,他們知道外麵有埋伏,卻沒有想到對方的想法,竟然不是引他們去外麵的海麵,去消滅蝦兵蟹將,而是直接衝擊金鼇島防護陣。
  隻是敖平他們還沒有能夠來到那個口子,就忽然被定住不能移動,他們非常詫異,他們還不在金鼇島的範圍內,讓他們定住的絕對不是防護大陣的作用。
  原來相柳叫眾弟子出去,不過是為了迷惑對方的小手段,同時他也騙了火羽門的弟子們,他不需要他們出去,他早就知道對方是要衝擊金鼇島,故而有意為之。
  相柳不告訴這些弟子,龍宮人馬要衝擊金鼇島,就是讓他們能夠放心的將防護陣打開一個缺口,從而引得敖平他們現身,現在看來他的計劃很成功,魚兒已經上鉤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5 21:56:02  ExecTime:0.1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