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派掌門人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黑田職高  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  邪派掌門人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第兩百八十四章 魚人國平定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三章 控水咒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二章 跟你們拚了(18-12-14)     

第一百一十八章 要求指點

  此時站在人群之中的子由,還有其他的想法,之前他加入火羽門是被迫的,因為他自己的師門黃海幫,被火羽門給滅掉,準確的說是自找滅亡,如果不加入的話,他和他的好基友王澤兩個都不能夠保命。
  之後他在火羽門麵老老實實的呆著,隻不過是因為火羽門能夠給他更好的修煉的資源,至於說對火羽門有多麼的忠誠,真的很難談得上。
  在蓬萊海閣進攻火羽門的時候,他實際上在人群之中,也想著要叛變火羽門的,隻不過有馬伸先跳了出來,於是他想看看在一旁靜觀其變,到底有沒有能力將自己保下來。
  當時在人群之中,他看到了丁義陽的表現,那種沉著自信,成熟在胸的表情,不是能夠裝出來的,所以他當時很好奇,為什麼丁義陽會在大軍壓靜,幾乎是必死的局麵之下,還能夠如此冷靜。
  直到後來,丁義陽當著他們的麵,將馬伸的滿身修為給廢掉,同時用掉了門派隨機傳送卷軸,他才為之前自己的謹慎感到慶幸,如果說之前動的是他,那最後被廢去修為的也會是他。
  之前丁義陽手下的小火,這種直係的神獸血脈,就已經非常讓人驚訝了,現在他又能夠弄來大妖相柳,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,自己有些越來越看不懂。
  不過有一點他知道,連大妖相柳都需要降服才能夠活命,這說明了什麼,火羽門還是有前途的,僅此一點,他決定事後自己還是老老實實在門內好好的修煉,不要惹是生非。
  “相柳前輩,你一個人占了一個山頭,那至少也要給我們派麵,靈獸穀的這些個守護靈獸和普通生靈們一個交代,不如您每年抽出一天的時間,給他們進行講道如何?
  畢竟你乃是妖族的前輩,而它們這些晚輩實力極為低微,如果說能夠得到您的講解,相信它們以後實力,會得到長足的提高。”
  丁義陽可不是一個喜歡吃虧的人,既然對方一來就搶了一個山頭,那你怎麼著都應該對門派做出一點貢獻,門派可不會白白把你給養著。
  讓相柳來教導這些妖的修行,是丁義陽之前就已經在半路的時候就想好了。
  相柳的實力擺在那,之前他還是一個妖族的大妖,實力極為強悍,就算放在洪荒之中,也能夠稱得上是一號人物,雖說實力受損,但他必然心中積累著極多各種修行的法門,如果說山穀之中的各個妖獸,或者是普通的生靈,能夠得到他的指點,之後或許門派麵,靈獸穀的實力將提高幾個層次。
  相柳有些玩味的看向了丁義陽,不過他並沒有馬上就回答這件事情,而是在心進行盤算。丁義陽說的很簡單,每年抽出一天的時間,給這些小家夥們進行修行的講解,也並非不可以。
  相柳剛剛已經大致看過,門派之中的這些靈獸,真正有些實力的,在實力層次上也並不高,除去小火,也就是剛剛打架的那兩個小家夥。
  就算給他們講解,估計他們也問不出什麼太好的問題,到時候耽誤不了自己太多時間,而且一年隻需要抽出一天,對於他來說還是可以接受的。
  現在相柳其實沒有辦法進行修行,他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將自己身上的傷給養好,借助這個地方蓬勃的靈氣,他相信自己用不了幾年時間,就能夠將身上的傷全部都給治愈,到時候他的實力將重新提高到飛升期,甚至是直接飛升上界。
  在這幾年的時間,抽出幾天時間,給下麵的其他靈獸進行講道,也算是跟它們結一個善緣,到時候或許還能夠用的上這些小家夥。
  如果自己讓它們實力提高的,這些靈獸毫無意外,必然會對他有著一定的恭敬之情,到時候他想再去籌劃一些什麼的時候,讓它們幫助自己就有可能。
  隻是他這個時候,心中有意無意的將小火的存在給忽略了,小火才是整個靈獸穀的主宰,這在之前是丁義陽親自定好了的。
  之前的火羽門後山的山穀,所有的生靈也都接受了這個事實,現在相柳來的時候,雖說實力強勁,其實仍然沒有能夠改變這個狀況,小火畢竟是丁義陽的幹女兒,在門派的靈獸穀之中,有著一些特權也是完全可以的,畢竟幹女兒……
  小火的資質其實比相柳更好,相柳隻不過是先天道體,占得優勢隻不過是它之前洪荒時期的實力積累,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優勢。
  小火是朱雀的直係後裔,身上流的是神獸的血脈,他已經不隻是資質超過了相柳,而且在各種傳承的功法上,那可都是最適合朱雀一族的修行法門。
  朱雀僅僅隻是血脈本身的力量,本來就已經占有很大的優勢,兩方優勢一疊加,或許以後她修為提高的速度將會更快,遲早有一天她的實力會超過現在的相柳。
  不過其實相柳也有自己的優勢,他在被打下凡間之前,實際上已經擁有了真仙的修為,這是已經比飛升期要高了三個層次的修為,尤其是跨過了普通的妖和大妖,互相轉換的這麼一個門檻。
  他還是上古時期的大妖,參加了數不盡的戰鬥,還和黃帝進行過交手,所以從各種經驗上,他比小火也豐富得多,這才是他有些無視小火存在的原因。
  不過相柳將這些因素,全部都盤算了一遍之後,他發現至少教導山穀的所有的生靈,一些修煉的必要法門,對他並沒有任何的壞處,除了需要浪費一點點時間之外。
  所以相柳馬上看向了丁義陽,堅定地回答道:“丁義陽小子,你的要求我接受了,不過之前我說的也還算數,講道的時候,它們必須自己來到北麵的小山上,到時候我會建起一座道宮,他們要進入道宮之中進行詢問。”
  “如果是這樣過,就太謝過相柳前輩了。”丁義陽笑著說道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5 21:45:49  ExecTime:0.09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