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派掌門人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黑田職高  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  邪派掌門人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第兩百八十四章 魚人國平定(18-12-15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三章 控水咒(18-12-15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二章 跟你們拚了(18-12-15)     

第一百八十八章 蓬萊海閣的報複

  沒想到蓬萊海閣的人,來得比丁義陽預想的要晚得多,整整三天之後,蓬萊海閣的隊伍才來到了火羽門外。
  火羽門的山門外,三層,外三層,圍了將近上千人,其中大部分是齊國國內的各個門派的弟子,實在是人多勢眾。
  上一次被洱水派率領六大門派,前來包圍門派的時候,火羽門的弟子並沒有太過於的擔心,雖說一開始也會焦慮,但是在丁義陽出現之後,他們都穩定了下來,因為麵對的對手之中,最強的人不過也就是元嬰期,丁義陽也是元嬰期,還有元嬰期的妖獸小火存在。
  這一次可就跟上一次被圍攻時候,火羽門所麵對的情況完全不同了,因為前來進攻他們的,是作為道門領袖之一的蓬萊海閣,同時也是整個齊國,以及東海一帶散修門派的,實際幕後控製者。
  這可是一支一千人的修士的隊伍,不是普通人組成的軍隊,對於火羽門的弟子來說,這絕對是讓他們畏懼的事情,就算是一向平和的子真都有點拿不準了。
  隻是聚集起一支一千人的修士隊伍,對於蓬萊海閣來說並不是難事,齊國境內和沿海,都有大小門派數十家,如果不是因為時間緊急的話,讓蓬萊海閣聚集個兩、三千人前來都是可以的。
  所以這一次火羽門的弟子都非常的擔心,也許在他們的眼中,這一次火羽門是真的完了,雖說不知道是為什麼,但是這一次肯定和自己的掌門丁義陽有關。
  蓬萊海閣可是修真界的巨無霸,他們對於這次能否幸免,幾乎都不抱希望了,甚至有兩三個弟子,已經在暗自在思考退路了。
  當蓬萊海閣的隊伍,在幾分鍾之前,出現在火羽門外的時候,丁義陽本來還在練功房修煉,不過因為靈氣正要運轉完一個大周天,所以他並沒有立刻結束自己的修煉,而是等著一個周天運轉完,鞏固了一下修煉結果之後,才走出了練功房。
  整個火羽門的護山大陣,已經被丁義陽先打開了,他早就已經接到了係統的警告,所以第一時間就打開了星宿四象陣。
  係統提示他蓬萊海閣進攻消息的同時,他還得到了一個支線任務,他已經很久沒有得到過任務了。
  任務名稱:蓬萊海閣的報複
  任務描述:宿主逃回火羽門過程之中,斬殺了蓬萊海閣四名元嬰期修士,蓬萊海閣攜眾報複,欲滅亡火羽門,請宿主想辦法保全火羽門。
  任務獎勵:視任務完成情況而定
  失敗懲罰:宿主強製死亡
  當看到強製死亡這幾個字的時候,丁義陽還是怕了,沒有幾個人真的會對死亡沒有恐懼,就算是長生不老的仙人,在麵對死亡的時候,一樣會有恐懼感,更何況是丁義陽。
  他從蓬萊海閣的人口中,再一次聽到了玉虛宮這幾個字的時候,就知道對方有可能,這一次是不抓到自己不會甘心的,最後很有可能要以命相搏,現在蓬萊海閣舉大兵前來,看來他想的一點都沒有錯。
  不過所謂天道十,九為天道極限,自有那遁去的一,這一便是一線生機,在經過了短暫的緊張和不安之後,丁義陽想起之前自己得到的一個東西,在和係統確認了功效之後,他已經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。
  丁義陽成竹在胸,這才放心的離開了練功房,他知道他自己臉上表情會代表的意義,因為如果說他不能夠保持自己鎮定的話,他的表情所透露出來的心緒,必然會對他的弟子們產生影響,好在現在已經平靜了,可以出去會會蓬萊海閣的人了。
  天下道門十大正道門派之一的蓬萊海閣,想想就很興奮呢!
  “師傅來了……”
  丁義陽出現的時候,還是修為最高的子真先發現的他,所有人都給他讓出了一條道路,畢恭畢敬的站在兩邊,迎接他的到來,並讓他能夠走到最前方去。
  “大家無需擔心,雖說這一次我們火羽門,麵對的是十大道門之一的蓬萊海閣,不過現在他們的目的並不明朗,我們先看看情況再說,之後我們再做計較不遲。”
  丁義陽說完之後,就像是給弟子們找到了主心骨一樣,使得這些年輕躁動的心,都相對平靜下來。
  這時從蓬萊海閣的隊伍走出來一個人,一個看起來年紀比較大的修士,他的實際年齡還不知道有多大,但是怎麼樣三、五百歲絕對是有的。
  “老夫乃是蓬萊海閣的大長老,僥幸能夠獲得返虛期的修為,這一次聽聞你們火羽門的掌門,乃是玉虛宮需要抓拿的通緝之人,我們蓬萊海閣作為同道,自然應該出幾分力,沒有想到在之前,你卻將我們門下的四位弟子全部擊殺,現在我們必須為自己門派的弟子討回個公道,同時也要把你給帶回門派之中,之後交給玉虛宮,自是少不了對你的責罰。”這個老家夥義正言辭的說道。
  丁義陽走到了老者的對麵站定,這才開口說道:“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丁義陽,你們門派的四個元嬰期修士,也確實是我殺的,但是你所說的玉虛宮的通緝者,我不能夠認同。
  我作為火羽門的掌門,也有數年的時間,與此同時,我的修為比你們要找的人高得多,你們或許是從哪得到的傳言,所以才要查看我的情況。
  但是這樣的傳言,誰都可以去說,我也可以說你是麒麟兒,這完全是無稽之談,我也可以隨便指認另一個人,是玉虛宮的通緝者。”
  丁義陽雖說義正言辭,但是不可否認在所有人麵前,他說的這番話有些狡辯的意味,就算是他自己都沒有想要達到什麼效果,隻是說說而已,畢竟蓬萊海閣這一回死了四個人,還都是元嬰期的大修士,他們是絕對不會罷休的。
  事實到底是怎麼樣的,玉虛宮找的到底又是誰,可不就是他丁義陽,他自己心知肚明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6 18:57:40  ExecTime:0.0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