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派掌門人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黑田職高  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  邪派掌門人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第兩百八十四章 魚人國平定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三章 控水咒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二章 跟你們拚了(18-12-14)     

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一個天級資質

  任何能夠在島上建立門派的小島,都至少有著一條溪流,沒有淡水,就算是煉神期的修士,都有可能會死在島上。
  而且在李析穎的帶領下,他在那片小山上,還瀏覽了一番整個島上的景象,結果發現整個島從形狀上來講,還真是像一條出海的蛟龍一般,而且還有頭有尾的,尤其是在那蛇頭的地方,看起來就像蛟龍在怒吼,怪不得會有怒蛟島這樣的名號。
  而且丁義陽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,那就是在船上看到的那隻妖獸,如此龐大的體型,而且李析穎還說它是蛟跟鯨魚結合的產物。
  蛟龍實際上是血脈並不純正的龍類,而龍姓淫,蛟龍自然也是如此,和其他的物種進行交配也算是正常。
  而且對於蛟龍來說,還有一點比較困難的,就是到哪去找到自己的同類,如果說一隻蛟龍孤獨的生活在海遊,一直無法找到同伴的話,他跟其他的物種交配也是不可避免的。
  不過不管怎麼樣,丁義陽現在都覺得,這怒蛟幫竟然起了這樣的名字,或許本身他們跟著蛟就有緣分,甚至是有某種關聯。
  在東海之上,各種大小門派林立,怒蛟幫能夠一直生存下來,自然有著自己的方法,要知道李析穎的母親,可是清靜派的弟子。
  清靜派是什麼門派?那可是道門的十大門派之一,她的母親出自名門,能夠嫁過來,這本身就似乎有些問題,難道說在怒蛟幫的身後,還有著更大的倚仗。
  丁義陽現在不想管這麼多,他隻希望能夠將這一次的旅行完整的完成,之後再將自己的師姐李析穎給帶回去,至於別的,以後能夠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。
  簡單的了解了島上的情況,他被帶到了怒蛟幫的門派大殿之上,此時之前見到的那個老人,已經坐在了左手邊第一的位置,而在大殿的正上方有兩張椅子。
  左邊坐著的竟然是一個,跟李渤韌長得幾乎完全相同的老者,丁義陽記得自己的師姐說過,他的爺爺還有這一個兄弟,應該就是他了,從他的氣息上來看,跟自己的實力差不多,但是他能夠坐在上麵,就代表著他比李渤韌要實力更強,估計應該再怎麼也是元嬰期二層。
  坐在右邊椅子上的是一個中年人,他的頭發半黑半白,看樣子為了門派也沒少操勞,此人的樣子堅毅挺拔,麵容看來依然還保持著,自己中年時候的樣子。
  每一個修士結丹的時候,都有一次改變自己麵貌的機會,有一部分人會讓自己變得更漂亮,但大部分的人還能保證自己的本來的麵貌。
  這個中年男人現在看樣子,應該是結丹期八層的實力,另外還有七個人坐在左右,這些人的實力全部都在結丹期,隻不過都屬於是中、低階,應該是門派之中的長老。
  有一個人倒是引起了丁義陽的興趣,那是坐在左邊最末尾的一個孩子,看樣子也才,十五六歲的樣子,但是卻已經到了築基期二層。
  要說這天才,能夠在十六歲之前築基,並不罕見,就比如說之前在玉虛宮,參加抓他的那一次比試的時候,同樣是十六歲左右的年紀,築基期一二層修士比比皆是。
  但是那些青年才俊毫無例外,全部都是各大門派的核心弟子,必然是從小就有各種資源加持,怒蛟島這樣的門派,自然是為了弟子不可能如此的。
  “係統,幫我看看堂上坐著的這些人的資質。”
  “宿主,那個孩子是天級資質,兩位老者和中年人都是黃級資質,其他人都是萬挑一。”
  “這怎麼可能,一個小小的怒蛟幫才多少人,竟然有這麼多高資質的修士,而且那個孩子實在是太恐怖了,竟然是天級資質。”
  “反正這是我檢測到的,你愛信不信。”
  丁義陽在隻道這些之後,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,他希望能夠將怒蛟幫的這些人,全部弄到自己的門派去。
  “這一次道友能夠來到怒蛟島做客,實在是怒蛟島的無上榮耀。”坐在主位上的那位老人,笑的跟丁義陽說道。
  “兄長,您不知道,之前李析穎這丫頭,就是白道友所救。”
  實際上他們來到怒蛟島,早就已經過了四、五天的時間,洱水派的人也都已經來了,所有的人都知道之前發生的一切的事情,現在這麼說,隻不過是引出一個話題。
  “舉手之勞不足掛齒。”
  “之前貴派和洱水派的衝突,我們也有所耳聞,白掌門能夠如此年輕,就有現在這樣的修為,而且麵對六大門派圍攻毫不慌張,舉棋若定,實在是讓人佩服。最後還能夠擊敗六大門派,使得他們降伏,老夫又實在是覺得拍案驚奇。”
  “長老謬讚。”
  “絕不是謬讚,雖說之後聽聞那萬俟商,已經達到了元嬰期五層的修為,他之前隻有元嬰期二層,也就是說他們洱水派的實力,其實跟我怒蛟幫大概是相同的。
  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他的修為能夠一日千,但是他達到那樣的實力,卻是實實在在的。
  加上另外五個門派,也多有元嬰期的高手,老夫自己自問,如果以怒蛟幫的實力,麵對這樣的局麵,怒蛟幫絕無全身而退的可能性。”
  “晚輩仗著門派大陣之威,倒是算不得什麼。”
  “你如此說法,就實在是太過於謙虛了,我聽聞那萬俟商就是被你親手所殺,怎麼能夠說是仗著門派大陣之威,是不是太謙虛了一些。
  我和舍弟還曾經談過你的事情,沒有想到一個元嬰期一層的修士,竟然可以在正麵對抗之中,不落下風,斬殺元嬰期五層的修士,這實在是有些駭人聽聞。
  在之前的曆史上,並不是沒有發生過同樣的事情,但是想要要跨四個層次,去挑戰比自己實力強大的修士,還已經是元嬰期之後的實力層次,這實在是讓人有些不敢想象。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5 21:35:18  ExecTime:0.0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