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派掌門人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黑田職高  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  邪派掌門人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第兩百八十四章 魚人國平定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三章 控水咒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二章 跟你們拚了(18-12-14)     

第一百四十七章 成就元嬰

  現在丁義陽有三個丹田,分別代表了自己的精氣神,每一個都必須要按照順序,完成以上的步驟,這也增加了一些難度。
  不過本身他對於九轉玄功已經有了一些了解,在調動了九轉玄功之後,隻要按照順序將代表精氣神的東西注入到假嬰之中,馬上就能夠起到成效,我會有特別大的困難。
  氣海之中的假嬰在以上的步驟完成之後,馬上活了起來,那是一個金色的小人,他慢慢的睜開了眼睛,先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腳,並且慢慢的站起來,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。
  他看著周圍的情況,他感覺到似乎有什麼在窺視著自己,因為他已經跟丁義陽連為一體了,所以他忽然意識到,看自己的是自己的本尊,於是馬上在氣海結成的蒲團上麵,對著頭頂位置一拜,算是給他見禮了。
  之後是膻中穴的假嬰,當這個假嬰被激活的時候,同樣也是對著他一拜,但是他卻發現了兩個假嬰之間的不同。
  兩個假嬰是不一樣的,如果說非要說出一個子醜寅卯來,第一個代表著人“神”的假嬰,看著更加的沉穩一些,而且眼光更加的內斂。
  代表“氣”的假嬰,顯得非常的靈動,在對著自己一拜之後,沒有像之前的那個假嬰之一樣坐在那,老老實實的吸收靈氣開始修煉。
  這個假嬰在膻中穴之中上下飛舞,顯得非常不老實,但仔細看的話,卻發現他同樣也是在吸收,穴位附近的靈氣,卻顯得不老實。
  百會穴的第三個假嬰同樣有自己的不凡之處,他代表的是“精”,他不像第一個假嬰的沉穩,也不像第二個假嬰的靈動,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非常睿智的老者一樣,左右的打量著,之後閉上眼睛,似乎一切已經了然於胸。
  三個假嬰全部都變成真正的元嬰的時候,也就代表著丁陽已經成為了元嬰期的修士,由後天之軀變成了先天道體。
  而且因為他具有三個丹田,所以是真正的先天道體,而不是普通的先天之體,看似隻有一個字的差別,卻代表著實力上的巨大的不同。
  後者體內隻有一個丹田,就算是天縱英才,和先天道體相比,也還是存在著非常大的差距,更上一層天地間的強者,沒有哪一個是先天之體,想要達到更高的境界,就必須要達到先天道體。
  當丁義陽走出練功房的時候,一時之間沒有控製好自己的氣息,使得整個門派之內,都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,許多弟子驚慌的看著他站著的方向,就連後山的小火都化作流光,筆直的衝了過來。
  “鏘鏘……”
  他馬上將自己的氣息收斂了一些,周圍的弟子這才反應過來,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  “恭喜師尊成就元嬰期修為。”
  小夥發現是丁義陽的時候,非常歡快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,又蹦又跳,用自己的頭蹭了一下他的臉,以表示親密,丁義陽也用手撫摸了一下他的頭。
  “沒有事,剛剛是我突破了,不是敵人,我現在也已經達到了元嬰期,你也要努力了。”
  “鏘鏘……”
  就在這個時候李惜月和皮修兩人跑了過來,並且跪在了地上。
  “你二人怎麼了,何事要行如此大禮。”
  “師尊,一年之前我們參加泰山論劍,在回來的路上子真和子平兩位師兄,都被一個神秘人給抓著。”李惜月說道。
  “你說什麼,一年之前的事情?”
  聽說他們兩個被抓走,丁義陽就如遭雷劈一般,因為這兩個人可是他最看中的弟子。
  “是的,因為師尊在閉關,所以沒有人敢打擾你。”皮修說道。
  看著丁義陽黑著臉,皮修馬上將自己手拿著的雞腿背在了身後。
  “他們兩個是在哪被抓走的?”
  “泰山派以北濟水河畔。”
  “是什麼人做的?”
  “那個人說自己是黃海幫幫主林一飛的師傅。”
  “林一飛的師傅。”
  丁義陽心一震,林一飛是元嬰期的修為,他的師傅又會強到什麼樣,而且林一飛使用的是九轉玄功,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,肯定不簡單吧!
  難道說這個人是為了自己的徒弟來報仇的,如果是這樣的話,整個火羽門都會有麻煩的,甚至是自己和小火聯手,都不會是這個人的對手。
  但是他轉念一想,又有一點奇怪,那就是林一飛僅僅隻是得到了九轉玄功,並沒有得到太多的指點,這個人隻不過是傳授了他功法,卻並沒有對他進行指點,能不能算他師傅還是個問題。
  如果說他真的想要找火羽門來報仇的話,為什麼要把子真和子平帶走呢,如果要說得過去的話,應該直接殺掉更好一些,另外兩個人也絕對不會活著回來。
  也就是說這次的事件並非沒有轉機,隻是這個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呢,要知道被擄走的弟子是自己現在門派之中資質最好的兩個弟子。
  看來自己隻能夠過去一窺究竟了,一定要弄清楚他到底是怎麼想的,目的又是什麼。
  濟水是齊國境內的一條重要的水源,滋潤、澆灌著河流兩岸的土地和百姓,這濟水離齊國的都城臨淄也很近,還有著一定的運輸功能。
  丁義陽來到李惜月之前說的地方,發現那是兩座小山中間的一個山道,之前他的兩位弟子就是在這被擄走的。
  他仔細的向著兩邊看了過去,如果說放在突破之前,就算是結丹期大圓滿,他也絕對不會發現在左麵山上,山壁位置有著一個用法力遮掩起來的洞口。
  那肯定是一個洞口,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那的障眼法,雖說想要感知非常的困難,那絕對是一個非常高級的功法,絕對是非常厲害的人布下的。
  丁義陽小心的摸索到了那個洞口,並且左右看了一下,發現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況,才稍微安心了一些。
  “看來你已經發現這了,小家夥。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5 22:18:50  ExecTime:0.0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