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派掌門人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黑田職高  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  邪派掌門人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邪派掌門人最新章節第兩百八十四章 魚人國平定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三章 控水咒(18-12-14)      第兩百八十二章 跟你們拚了(18-12-14)     

第四十二章 西遼國火靈教

  “原來是仙師呀!仙師大人,此地名為蠍子嶺,因為整座山像是一隻蠍子故而得名,此處乃是西遼國最南邊的地帶,往北走就是我們生活的河邊鎮了。”
  “如此便謝過二位了。”丁義陽對這兩個人做了一個揖手,就向著山下走去了。
  看著丁義陽已經走得很遠,而且消失無蹤之後,其中一個樵夫咽了一下口水,對著另外一個非常小聲的說道:“喂,你說這個人從昆侖山而來,他會不會是火靈教所說的,玉虛宮要通緝的那個人?”
  其實這個樵夫他也不想想,丁義陽作為一個修仙者,其五感比常人不知道要強到哪去,就算他小聲說話就有用嗎,就不會被對方發現嗎?
  “我看你是想錢想瘋了,從昆侖山過來的就是火靈教要找的人嗎,你也不想想南邊的昆侖山那是什麼地方,那可是傳說中的靈獸穀,其中各種妖獸橫行,什麼人進去都不能夠活著出來,你以為剛剛那個仙師是傻子嗎?
  其次海捕文書上的那個仙師,樣子隻有十五、六歲,眉目清秀,而且上麵明確說了穿的是一身布衣,但是你看看剛才那一位仙師的樣子,怎麼樣也是30歲左右的人,而且他穿的那一身道袍怎麼看都是寶貝。”
  “說的也是,走吧!老老實實砍柴,耶律老爺家還等著我們的柴火呢!”
  但兩個人走遠了之後,丁義陽從旁邊的樹林中閃身出現,他剛剛根本就沒有走遠,隻是加快了自己的腳步進入林中,偷聽了兩個樵夫的對話,現在他對於自己這一次的易容,他還是比較滿意的。
  那兩個樵夫沒有能夠看出自己的樣貌,看來可以去鎮子那試一試,其實那兩個樵夫並不知道如果剛剛他們在說什麼錯話,丁義陽是絕對會出手將他們殺掉的,現在為了隱藏自己的行蹤,他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。
  河邊鎮並不大,那隻是一個位於邊陲的小鎮,不過這所說的邊陲指的是西遼國和昆侖山的邊界,而不是兩國邊境,所以隻要不出現強大的妖獸,這個鎮子還算是安寧和諧,平時的時候這並沒有什麼駐軍,或者是留守的道人。
  但是現在如果你想去河邊鎮則不同,為了響應玉虛宮的號召,火靈教首先是通過自己在西遼國內的影響力,在南邊靠近昆侖山的邊緣,布下了重兵把守,同時調配自己教內的精英弟子,有幾名長老親自帶隊,在各個城鎮內駐紮,檢查過往的所有人物。
  河邊鎮雖說是一個小鎮子,但是最靠近昆侖山,自然是這一次檢查的重點地段,在城門處至少有三百名西遼國的軍人,同時還有著十多名火靈教的弟子,這些火靈教派出來的弟子基本上實力都在煉氣期五層左右,一個隸屬於玉虛宮的勢力,能夠有這樣的弟子規模實際上已經是很不錯的了,否則也不會成為西遼國的國教。
  河邊鎮原來不會出現像現在這樣的樣子,現在隻是城門口就已經堆起了近百需要進出城池的人,這其中就包括已經稍微改變樣子的丁義陽。
  現在等待衛兵盤問的是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的女人,丁義陽看得清楚,在城門的地方至少有五十名士兵,還有幾名穿著紅色道袍的普通修士,看樣子都是煉氣期等級的。
  那些城門口的百姓麵對這些軍爺都是戰戰兢兢的,這些當兵的都是例行公事,基本上沒有什麼表情,但是那些火靈教的弟子都有椅子坐著,旁邊的桌子上擺著茶水、水果,這待遇絕對算得上是不錯了。
  “從哪來的?”
  “我就是河邊鎮的人。”
  “住在哪啊!”
  “鎮子東頭的大槐樹下,我們家是耶律老爺家的傭人。”
  “進去吧,下一個。”
  丁義陽看了一下發現,這些士卒對河邊鎮的普通人也會問幾個問題,隻要核對了他們的身份,馬上就會放進去,對於從別的地方來的人,那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,不問十幾個問題,基本上別想進去,因此進城的速度才會這麼慢。
  出城的時候同樣會問一些問題,隻不過相對來說出城的時候會容易的多。
  這個時候丁義陽已經有些後悔到河邊鎮來了,早知道自己走鄉下小路,雖說得不到什麼太多的補給品,至少不需要接受這樣的調查,而且看樣子火神教在這應該會有厲害的修士坐鎮,自己這簡單的易容能不能夠混得過去還是個問題。
  等排到他的時候已經是小半個時辰之後了,看到他一身道士的裝扮走過來,早就已經引起了坐在城門口的幾個火靈教弟子的注意,他們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的時候,丁義陽也已經注意到他們了,隻是他並沒有任何的反應。
  本來兩個士卒準備上前盤問丁義陽的,那幾個火靈教的人全部都站起身子,並且走了過來,畢竟丁義陽是這幾天以來,第一個看起來有嫌疑的人。
  “敢問這位道友從何而來呀!”這幾個修士之中最強的那一個,看起來有些像師兄的人對著丁義陽問道。
  丁義陽對著他看了一眼,實力在煉氣期八層,剛剛他已經隔得遠遠的看過了海捕文書,上麵不但有自己樣貌,真還有點像,還寫著自己的大概裝扮,同時也寫著自己的實力在煉氣期七層到八層之間,看來玉虛宮的準備工作做得還是非常不錯的,連自己即將突破煉氣期八層,他們都已經考慮了進去。
  “我來自東海,算是一個散修,無門無派。”丁義陽回答的很配合,他說話的時候還故意將自己的聲音變了一下,無論從長相還是聲音來說,確實都像一個30歲的人。
  打頭的那個修士看到丁義陽的時候就顯得有些驚訝,因為按照丁義陽的說法,其實和玉虛宮的描述是很相近的,因為他們要追捕的那個人就來自東海的清靜派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5 22:15:59  ExecTime:0.0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