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深夜書屋》全文閱讀

作者:純潔滴小龍  深夜書屋最新章節  深夜書屋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深夜書屋最新章節第四百二十章騙鬼,騙人?(18-09-04)      第四百一十九章小蘿莉和小女童(18-09-04)      第四百一十八章給你個驚喜(18-09-04)     

第四百二十章騙鬼,騙人?

  
  “呼…………呼…………呼…………”
  窗外的風,不停地吹動著簾子,像是有一道道黑色的影子,不停地在外麵徘徊。
  夜幕之下,窗子外麵,到底站著誰?
  或許,
  大部分人小時候都有著這種揣測,也都有類似的疑惑。
  朱勝男睜著眼,躺在床上。
  她有自己獨立的房間,
  自己的大床,
  自己的衣櫃,
  自己的梳妝台,
  她有,
  一個條件很好的家。
  整個中國,叫勝男的女性,如果做一個統計的話,數目會是一種驚人的多。
  家長們自己或許不覺得如何,
  但這個名字,本身就帶著一種壓抑,哪怕是頂著這個名字的主人,也會下意識地厭惡自己的名字。
  仿佛自己的出生,仿佛自己的性別,
  對於自己父母家庭來說,
  是一種無奈,
  是一種不得不認命的唉聲歎氣,
  想要個兒子,
  卻生出個女兒,
  萬般無奈之下,起個“勝男”的名字,
  算是父母家長的一種“自欺欺人”。
  人類,因為倫理道德的建設,讓自己得以區別於禽獸,得以從萬物序列之中慢慢地脫離出來;
  但任何事情,都是有兩麵性的,倫理道德的扭曲,往往會成為副作用,開始去傷害人類本身。
  現在是早上五點,
  朱勝男早早地醒來,
  卻又不知道要去做什麼。
  她今年六歲,原本正是上幼兒園的年紀,但家並沒有讓她去上幼兒園,而是請的私教在家教導她。
  她沒反抗,也不懂得去反抗。
  睡不著,天又還沒亮,
  她不會吵,也不會鬧,
  她有一個家,
  但這個家,光色有點暗。
  她不知道在這個點自己可以去做點什麼,
  看電視?
  看漫畫?
  去自己父母的房間,鑽進他們的被窩撒嬌?
  她隻是靠著床頭,坐著,一直,坐著。
  一直坐到天色開始放明。
  樓下,傳來了腳步聲,應該是自己的奶奶起床了,正在給一家人準備早餐。
  她也起來了,
  穿衣服,
  洗漱,
  把自己收拾得妥當之後,
  慢慢地走下了樓。
  “勝男啊,來,吃飯。”
  “好的,奶奶。”
  勝男沒有坐到餐桌邊,
  而是站在客廳拐角處的小房間門口。
  奶奶端著一個托盤上來了,托盤上,放著粥和碗筷。
  所謂的吃飯,
  並不是喊她孫女一起吃早餐,
  人吃不吃無所謂,人餓不餓也無所謂,
  菩薩絕對不能虧欠。
  奶奶小心翼翼地把貢食放上去,擺放好,然後在前麵的蒲團上跪下來,虔誠地磕頭。
  在朱勝男的記憶,奶奶是不信佛的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開始信了。
  跪拜完之後,
  奶奶站起身,伸手,抓住了朱勝男的手腕。
  針頭,被奶奶拿了出來,對著朱勝男的手臂就紮了進去,抽了半管的血。
  緊接著,奶奶把孫女的血注入燈芯。
  朱勝男不知道這是奶奶從哪學來的辦法,但她很喜歡,因為比起抽血,其他的一些方法,自己會更難受一些。
  奶奶又跪伏了下來,她又開始跪拜了,不過,這一次,她跪拜的是供桌下麵的那幅畫。
  畫中,
  兩個鬼差,前麵則是一個男娃娃。
  奶奶嘴念念有詞地禱告著,無比地虔誠。
  朱勝男看向那幅畫,這幅畫,她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  很多個日夜,奶奶拿著鞭子,或者爸爸拿著煙頭,又或者,幹脆讓自己打自己,
  就在這幅畫麵前,
  意思就是讓這幅畫的兩個鬼差看見。
  說,
  隻要自己這樣,
  爸爸就能有兒子了。
  對的,
  爸爸想要一個兒子,
  奶奶也想要一個孫子。
  他們想要話的那種男娃娃,
  下麵的構造,和自己不同。
  朱勝男清楚,自己在這個家,完全是一個多餘的角色,從自己一出生開始,就多餘到了現在。
  她忘記自己到底有沒有哭過,
  也模糊了自己到底有沒有鬧過,
  如果這是一座圍城,
  那它根本就沒有讓你進出的門。
  城外的人,看不見麵,
  城的人,也去不了外麵。
  人,無法決定自己出生於哪個家庭,一旦出生,你就別無選擇。
  菩薩吃完了,
  就該人吃了。
  朱勝男坐到了飯桌邊,奶奶給她盛粥。
  桌上,還有小包子和鹹菜,雞蛋牛奶這類的更是不會缺。
  除了在那個小房間,
  奶奶對自己都是很好的,
  關心自己吃,
  關心自己穿,
  很護自己,
  很體貼自己,
  就像是在悉心照顧自己的心肝寶貝,
  朱勝男記得,
  奶奶以前是養豬專業戶出身,這才供起爸爸上大學出來工作。
  爸爸下來了,他坐在桌旁,對朱勝男笑了笑,然後問道:
  “菩薩吃了麼?”
  “吃過了。”奶奶回答道。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爸爸隨便吃了點,就起身要去上班了,走之前,他特意道:“今晚我不回來了。”
  “嗯,別回來了。”
  朱勝男知道,爸爸今晚要去住到其他女人那。
  這一件事,
  奶奶也是知道的。
  他想要兒子,
  她想要孫子,
  母子倆,目標是一致的。
  媽媽第一胎生下了自己,
  之後連續三胎做B超時都是女嬰,就都流產了。
  其實,在很久以前,國家就規定,做B超時不允許醫生透露嬰兒性別。
  但規定永遠是好的,上麵初衷也永遠是好的,
  然而,
  執行規定的不是機器,而是人。
  哪怕規定如此,但每年得知自己妻子肚子懷的是女兒而打算做人流的例子,絕對是數不勝數。
  這或許,
  也是一種幸運。
  那些女嬰,如果降生在那種如果知道是女嬰就會人流的家庭,其實,真的不如早早地離開,去等待下一個輪回。
  幹幹脆脆地在一開始就結束,比起她們降生後會遭受的待遇和不公,仿佛也不是什麼壞事。
  但朱勝男清楚,
  爸爸在外麵有好多個女人了,
  好幾個女人都懷孕了,
  卻仍然都是女孩,也都打掉了。
  爸爸是個牙醫,
  他讓自己的女人墮胎,和自己給病人拔牙,一樣的幹脆利落。
  沒有兒子,生再多的女兒,對於他們母子倆來說,都沒什麼意義。
  這是一種執念,
  一種在外人看來很匪夷所思地執念。
  在爸爸走後,媽媽下來了。
  媽媽頭發有點亂糟糟的,
  精神不是很好。
  朱勝男有點怕自己的媽媽,
  尤其是在自己和媽媽坐在一張桌子時。
  “啪!”
  “好燙!”
  媽媽被粥燙到了嘴,
  把粥碗打翻,滾燙的肉粥撒在了朱勝男的身上。
  朱勝男身體微微一顫,沒喊疼,甚至,沒去理會。
  媽媽是故意的,
  她知道,
  媽媽不喜歡自己,恨自己。
  她覺得,造成自己家庭如今這個樣子的罪魁禍首,就是朱勝男。
  如果自己是個男孩兒,媽媽就仍然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。
  “這個掃把孩子,一看到就來氣!”
  媽媽拿起筷子,對著朱勝男抽了起來。
  朱勝男就坐在那兒,不動,任她抽。
  抽吧,
  筷子抽在身上雖然疼,
  但比起拿煙頭拿剪刀拿小刀在自己身上刮,
  就算不了什麼了。
  奶奶就坐在那,安靜地咀嚼著嘴的饅頭,
  此時的奶奶,
  像是紅樓夢的賈母一樣,
  高高在上,看著下麵的打打鬧鬧。
  早餐結束了,
  媽媽又上樓去了,連續三次流產,讓她無法繼續懷孕,也讓她的精神遭受了巨大的打擊,她整天就把自己關在家。
  而她自己也知道,
  她的丈夫,
  還在為了一個男孩兒,
  在外麵,
  在別的女人的身上,
  辛勤耕耘著。
  人們在看電視劇時,往往會感覺荒謬,總覺得現實不可能有這種事發生。
  但事實上,
  現實所發生的故事,往往會比電視劇更像是電視劇。
  人類的很多下限,比藝術家的瘋狂,來得更加可怕。
  私教老師來了,
  白天,
  就是上課。
  等到晚上時,
  私教老師走了,
  奶奶喊她:
  “吃晚飯了。”
  朱勝男下來了,她乖乖地站在小房間門口。
  奶奶打開門,和她走了進去。
  奶奶手出現了一個刀片,
  她脫掉了自己的衣服。
  身上,又多出了一道傷口,鮮血,開始流出來。
  奶奶跪在地上,開始哭,抱著她哭。
  “我這苦命的孫女兒唉,
  老天爺你開開眼唉,
  我這苦命的孫女兒唉,
  我這心肝兒寶貝唉…………”
  奶奶經常哭,
  她覺得,靠哭,可以感動菩薩,感動畫的那兩個人。
  就像是農村辦喪事時哭靈,之前還談笑風生喜笑顏顏的妯娌們進去,馬上就能哭出個“驚天動地”,奶奶也繼承了這個技能。
  她說菩薩事兒多,你不喊高一點,她聽不清楚。
  如果她聽不清楚,就不會理你了。
  朱勝男看了看抱著自己跪在地上的奶奶,
  又看了看前麵。
  倏然間,
  她看見畫的兩個人,像是動了一下,是的,動了一下。
  其中一個,像是還在對著自己笑。
  她馬上喊道:
  “奶奶,畫的人動哩。”
  她是開心的,
  甚至是雀躍的。
  或許,
  當爸爸和奶奶的事情辦成了,
  自己也就能脫離這麻木的生活吧?
  最難澆滅和最難扼殺的,往往是幻想。
  “啪!”
  奶奶一個嘴巴子抽在了朱勝男的臉上,
  斥道:
  “死娃子,騙誰呢,瞎說什麼鬼話!”
  

Snap Time:2020-11-28 21:30:10  ExecTime:0.0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