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96章四宜會館


    思緒飄渺間,那門外便響起了剝啄之聲,羅媽媽上前開門,讓進了一身長衫的裴恕。

    陳瀅舉眸看去,心下再度生出了幾分怪異。

    她好像就沒見裴恕穿過官服。

    每每相逢,這位裴大人要麼是一身青衣,要麼就是一身玄袍,一如此刻,他又是一身煙灰色直身袍,腰束寶藍革帶,抬手取下頭頂青笠,便露出了發髻與束發的玉簪。

    陳瀅到現在都沒搞清他的官職。

    一位不穿官服的大人,頂著侯爵的名號,能夠輕鬆地禦前行走,連三品大員見了他也是客客氣氣地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什麼來頭?

    二人互相見了禮,隨後揮退從人,各自在案前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今日在此處約見裴大人,實是我有事要請大人幫忙。”陳瀅一開口便直奔主題。

    原本她還想打聽一下他的官職,想了想,卻還是放棄了。

    官位與權力之間並不一定對等,這世上有些人,官職不高,卻手握實權,比如那群六科給事中,一群七品小官兒,卻有權力封還皇帝敕書。裴恕的官職,說不定也與此相似。

    此刻,聽得陳瀅所言,裴恕便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隻要不笑,這位陳三姑娘看著倒也沒那麼古怪。

    “不知本官有什麼能幫得上陳三姑娘的?”他問道,伸臂端起了茶盞。

    盞中茶水色作淺碧,香氣氤氳而清,是上好的碧螺春。

    四宜會館名頭甚響,舉凡茶食點心,皆極精致。

    陳瀅沒急著說話,卻是自袖中取出木雕,在裴恕眼前晃了晃,輕輕往案上一擱:“這是從那無名女屍的手骨掉出來的,請裴大人過目。”

    裴恕端茶的手頓了頓,未曾說話,隻將另一手伸過去,拿起了木雕。

    陳瀅可以保證,在那個瞬間,她在裴恕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了然,雖然沒說話,但那種明顯的“我就知道你會這樣”的神情,還是一點沒落地傳達了出來。

    陳瀅麵不改色地坐著,也端起茶盞喝茶。

    這一頓所費不貲,因是她提的約會,自然由她出錢,她可是把攢了幾個月的月例銀子都帶出來了,自不會浪費這上好的名茶。

    此刻,裴恕已經把那木雕從頭到尾看了個遍,卻沒還給陳瀅,而是拿在手把玩著,單眼皮的眼眸,陡然射出了如鷹隼般銳利的視線:“此物乃是重要物證,陳三姑娘如何私下就昧了?”

    陳瀅凝視著盞中的茶水,語聲安靜:“我怕我交了出來,這東西就再也找不著了。”

    裴恕的眉毛便又挑起了半邊兒,將那木雕拿在手上一上一下地拋著,勾唇問道:“東西到了刑部手上,還能弄丟了不成?”

    陳瀅抬起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,認真地看著裴恕:“除了裴大人,我在刑部並無一人可信。而據當日的情形來看,這樁案子……如今怕是已經不在裴大人手上了罷?”

    裴恕一把接住了木雕,定定地看向陳瀅。

    那個瞬間,他的眼睛似乎擴張了一圈兒。

    而即便如此,他的眼睛也還是不太大。

    隨後,裴恕便將那木雕擱回了案上,略顯粗糙的手指在其上摩挲了片刻,點頭道:“陳三姑娘說得極是。這案子如今確實不在我手上了,因此……”

    他略略拖長了聲音,語中似藏揶揄:“姑娘將證物交予我,我也無權收取,隻能再還給姑娘保管了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長臂一推,便將那木雕推到了陳瀅麵前。

    陳瀅立時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裴恕肯定被那個曹子廉給調開了,也肯定會與她一條戰線,果然,這一切皆未出她的預料。

    “裴大人且收著便是。”她很是大方地說道,伸手又把木雕給推了回去,麵上有了一個真正的淺笑:“我交予大人的也隻是一件仿品,真品我已經收好了,不到用時,定不會拿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裴恕看了陳瀅一眼,麵色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這位陳三姑娘行事之滑頭,倒是挺出人意料的。

    他信手收起木雕,再開口時,醇厚的聲線,又像是帶了能叫人微醺的酒意,笑道:“我會留心去查的,陳三姑娘如此重托,我自不可輕負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侯爺說錯了。”陳瀅一臉正色地糾正他:“這是死者的托負,並非是我。侯爺還是分輕主次為好。”

    這話委實不太客氣,而奇怪的是,裴恕竟也不曾生惱。

    他收了笑,若有所思地看了陳瀅良久,忽然便問:“本官其實有件事很搞不懂,想請陳三姑娘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請說。”陳瀅說道。

    裴恕難得地顯出了幾分遲疑,停了片刻,便問:“何以陳三姑娘對查案一事如此執著?有原因麼?”

    難道是因為她的父親陳劭失蹤,於是才會專注於此?

    他看向陳瀅的視線,在這個瞬間變得有些深邃。

    “首先,這是因為我長於探案。”陳瀅想也未想地說道,並不去看裴恕瞬間有了變化的麵色:“其次,父親的事對我確實也有影響,我也的確想要去查。隻是,現在還不是時候。”

    言至此,她終是正視著裴恕,向他問起了同樣的問題:“小侯爺想必是有軍功在身,為何不直接去禁軍效力?我聽太子殿下曾喚您指揮使,如今您顯然已經不是指揮使了,刑部的官員想必不如指揮使更顯赫。小侯爺舍高就低,有原因麼?”

    話音落地,裴恕麵上的一切表情,便盡皆褪了去。

    他淡淡地看著陳瀅,就像那個玩世不恭、漫不經心的小侯爺,與他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。

    陳瀅平靜地與他對視著。

    裴恕出現在興濟伯府,對發生在伯府的案件如此感興趣,陳瀅覺得,這應該不是單純的巧合。

    隻是,看裴恕的表情,他似乎並不想回答她的問題。

    陳瀅決定再試一試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或許我可以幫您的,小侯爺。”她打破了沉默,伸手指了指他的衣袖,神情坦率:“如果當時我不在現場,這個小木雕此刻想必已經落在了旁人手,也可能會被當作無用之物扔掉。而現在,我們手多了一樣重要的證據,而對方卻一無所知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3:02  ExecTime:0.1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