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95章尋聲夢憶


    陳與太子一定見過麵。

    陳瀅立時做出了如上判斷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平常很少外出赴宴,而高規格的宮宴,陳這種無職少女,通常是不能參加的,除非得到了特別的邀請。

    亦即是說,陳與太子的會麵,應該是在某種偶然的條件下發生的,且時間也應該並不算遠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地,陳瀅便想起了陳這半個月的變化。

    從參加興濟伯府壽宴那時候起,陳就與以往不同,多愁善感、神不守舍,總像是有什麼心事。

    隻是,陳瀅再不曾想到,陳的心事,居然是太子。

    “殿下如今還在前頭麼?”陳的話聲響起,打斷了陳瀅的思緒。

    陳瀅便道:“是的。殿下如今正在正氣堂與祖父、祖母他們敘話呢,我離開的時候,殿下還不曾走。”

    陳半垂著眼睛點了點頭,腳尖兒輕輕地蹭著磚地,麵孔越發地紅,捏著扇柄轉啊轉,好似那被風兒吹動的風車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這陣春風,也不知撩動了多少女兒家的心腸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太子殿下……有沒有同你……問起我?”陳的聲音比蚊子哼還輕,若非陳瀅耳力不錯,隻怕還聽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殿下並沒有問起大姐姐。”她答道,根本就沒去問此言的由來,亦未去想這話是否合乎規矩,回答得很是公事公辦:“我和殿下攏共也沒講幾句話,主要是祖父在說話。”

    陳聞言,那臉一下子便紅到了脖子根兒,咬唇道:“妹妹你可輕聲些,莫要……莫要叫人聽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的,我的聲音並不大。”陳瀅的回答仍舊是筆直的,彎兒都不帶拐一個。

    陳“嗯”了一聲,站在那踟躕半晌,又細著聲音問:“那殿下……是瘦了,還是……胖了?”

    越往下問,便越涉於私。

    如果陳瀅本著國公府姑娘的身份,此時就該加以製止,或以他言引開話題,又或者以穿越者的眼界與見識,隱晦地對陳予以告誡,讓她斷了這份兒心思。

    可她卻沒有。

    兩度人生、三段記憶,讓她從根本上改變了對事物的看法。

    陳不過問了幾個問題而已,並沒有來征求陳瀅的意見,也沒做出更多更出格的舉動。

    事實上,就算她有更出格的舉動,陳瀅也不認為自己有資格橫加幹涉。

    她陳瀅又不是神,更沒有未卜先知的本領,她憑什麼去幹預別人的人生?

    誠然,她擁有比同齡人更豐富的閱曆,也具備了穿越者的眼界與見識。可越是如此,她便越不該以高高在上的姿態,去對別人指手畫腳。

    陳沒有錯。

    情竇初開的少女,對俊美的少年生出了相思,何錯之有?

    錯的分明是這個以封建禮教吃人的時代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見諒,我沒注意到殿下是胖還是瘦。”陳瀅終是說道,仍舊給出了最直接的回答。

    陳“嗯”了一聲,麵色已是紅得像火,遂將扇子舉起半掩了,輕聲道:“我就知道,三妹妹……絕不會笑話於我的。”

    陳瀅便道:“大姐姐問我問題,我揀著知道的回答了,也不是什麼大事。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見她一臉正色,陳反倒覺得自己似是有點太過矯情了,旋即卻又覺得,陳瀅這樣的舉動,不知何故,很是讓人熨帖。

    “妹妹到底還小,還不懂呢。”她柔聲說道,放下了扇子,麵色已經不像方才那樣地紅了,唇邊的笑容卻很甜蜜。

    縱使並不能與“他”見上一麵,但是,她到底聽到了他的消息,知道他就在前院坐著,與她不過百步之遙。

    僅僅隻是如此,她心的歡喜就已經滿得要溢出來了。

    原來,那詩中所謂的心悅,居然是如此地簡單,甚至都不需讓對知曉,隻要自己知道自己的心,便已經足夠樂。

    陳上前一步,拉起了陳瀅的手,麵上的笑容仍舊甜蜜:“我同妹妹回去吧,我想再多與妹妹說說話。”

    看著她歡喜的笑臉,陳瀅自是說不出拒絕的話,於是,姐妹二人便相攜著漫步轉過了遊廊。

    陽光濾過繁密的藤蘿,曲廊飄來不知名的花香,那少女的步伐輕且軟,好似踏在她自己的心事上,歡喜著、逶迤著,宛然而去……

    翌日午初時分,裴恕自刑部下了衙,便依約前往四宜會館。

    才一轉出東樓巷的巷口,便見那會館門外停著一張精致的小車,油壁青幄,兩匹馭馬更是皮毛光滑,雖不張揚,但卻有種極內斂的富貴氣象。

    “陳三姑娘定是已經到了。”跟在一旁的郎廷玉便說道,又偷偷拿眼睛去瞧裴恕。

    裴恕“嘖”了一聲,伸出根手指捅了捅頭上青笠,挑起的一條眉毛好似能戳破天:“好大的太陽!非要約在此時,什麼脾氣!”

    語罷,搖頭、歎氣。

    郎廷玉沒說話,嘴角卻撇到了一邊兒。

    嫌這嫌那的,有本事你別來啊,還不是巴巴兒地跑過來了?

    死要麵子,嘴硬得要命,可又管不住自己的腿。他們家小侯爺這個別扭的性子,真是不知道隨了誰。

    他二人一個想著東,一個想著西,打馬走在小街上,不緊不慢、勝似閑步,陳瀅立在二樓雅間的窗前,隔著一街白亮的陽光,隔著那行柳落下的餘蔭,望著樓下二人,神情有些怔忡。

    這是她與裴恕的第四次會麵。

    而就在昨晚,她終於弄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,她的確曾經聽過。

    在夢,那位偵探先生便是以這樣的音色,與旁人說話的。

    在憶及這一點的最初,陳瀅的感覺簡直無比怪異。

    她居然從旁人的身上,聽到了記憶深處的自己的聲音。

    而後,她又花了差不多半個上午的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,最終得出了一個的結論:

    平白多出來的那段記憶,很可能並不屬於她。

    她確定自己並沒有真的變成男人活過,她隻記得兩次死亡的經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則出現在她夢的場景,或者說,是她以第一人稱的視角所感知的那個世界,很可能是因為夢境的扭曲作用,而被異化了的幻象。

    有極大可能,她並非那個世界的主導者,而隻是一位旁觀者,因為參與其中,所以便在夢中不自覺地易地而處。

    目前看來,這是唯一能夠讓那段記憶合理化的解釋。

    看書就搜“書旗吧”,!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14:13:09  ExecTime:0.1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