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92章貴客登門


    陳瀅翻來覆去地端詳著,有點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她並不懂得欣賞雕塑,卻也能夠清晰地感覺到,雕出此物的人是用了極大的心思的,因那上頭不隻刷了朱漆,且還上了好幾層的桐油。

    也正因有了這幾層保護,加之這塊小木雕是被死者牢牢握在手中的,於是才能在漫長的歲月,較為完整地保存了下來。

    陳瀅支頤而坐,望向窗前的重重碧影,顰眉沉思。

    那位無名的女死者,在臨死前還緊緊握住這塊木雕,這是否表明,此乃凶手所有?而隻要找到木雕的主人,就能找到凶手?

    當然,這也隻是其中的一種可能。也或許,這是死者生前最珍愛的物件兒,於是至死也不肯鬆手;或者再離奇些,這其實是凶手塞進死者手的,出於某種目的抑或是什麼宗教儀式。

    總而言之,可能性極多,也因此而更叫人費盡思量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數日,陳瀅的心思都放在了木雕上。

    她頂著酷暑出了幾趟門兒,找去木器店、寺廟或道觀中打探消息,若不出門,她便會去藏書樓中翻書,一呆就是半天,查閱了大量相關書籍,卻是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尋尋覓覓間,已是浹旬過去,天氣越發地炎熱起來,每一天皆是晴空高照,整座盛京城熱氣蒸騰,燠熱難當,連呼吸都仿佛能擦下火花兒來。

    自然,國公府是不太受這天氣攪擾的,各房頭每日皆有份例的冰塊,這酷暑便也不再難熬。

    李氏的病症已經基本穩定了下來,也不大咳嗽,隻她還是沒什麼精神,鎮日隻躲在屋中取涼,唯每天晨起時,才會在陳瀅的陪同下,在院子散一會兒步。

    這一日清晨,陳瀅起床之後,便見那天色有些微陰,推窗視之,那階前還餘了幾痕水漬,似是昨夜落了雨。

    趁著天氣不算太熱,她早早去了堆錦軒,完成了一日的功課,正要去李氏那請安,忽見那花在圃家的急急走了進來,麵上帶著罕見的焦色。

    陳瀅彼時正在洗筆,見狀頗為訝然,便隔窗笑問:“花嬤嬤這時候怎麼過來了?可是出了事?”

    花在圃家的乃是積年老仆,通常情形下,她是不會如此變貌變色的。

    花在圃家的走得一頭的汗,一壁拿帕子拭著,一壁便拾級而上,進屋後也不及說旁的,隻躬身稟道:“回姑娘的話,劉寶善家的過來了,立等著姑娘去呢。”

    陳瀅含笑點頭:“我知道了,馬上就過去。”說著便招手喚過知實,吩咐她:“你叫個人告訴尋真,讓她替我備齊衣裳,將浴房也先備著。”

    知實忙應了個是,便自下去的,那花在圃家的便在一旁賠笑道:“姑娘還請著緊些,我看那劉家的像有急事,姑娘的衣裳最好挑些好的來穿。”

    這話在別的姑娘麵前她可不敢說,唯這位三姑娘,向來在這些方麵不大講究,且又最討厭人說話夾三帶四的,於是便直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陳瀅果然並沒介意,還謝了她一聲,旋即加速度收拾完畢,回房沐浴過後,便換了身幹淨的衣裳,還特意戴了件新首飾,這才去了正房。

    劉寶善家的果然正在階前相候,見陳瀅來了,麵上立時露出了又喜又急的神色,忙不迭上前見禮,禮畢也沒走,而是圍著陳瀅轉了半個圈兒,便笑道:“容奴婢說句打嘴的話,姑娘這身兒衣裳怕是不行。奴婢記著上個月府才打了幾副頭麵,又裁了新衣,姑娘怎麼不換上?”

    見她如此鄭重其事,陳瀅倒訝異起來,便問:“這是怎麼了?從花嬤嬤到劉媽媽,這一個個兒的都說我穿得不成,莫不是出了什麼事兒?”

    劉寶善家的往左右看了看,也不說話,隻親自打起湘簾,滿臉是笑地道:“姑娘進屋兒說罷。”

    這是明顯有秘事要談,陳瀅越發訝然起來,便將尋真等人都摒退了,隨她進了屋。

    李氏正坐在明間兒,麵色倒還安然,眉目間甚至還隱了幾分喜色。一見陳瀅進來,她立時便笑道:“我的兒,你可算回來了,為娘等得都急了。”說著招手便喚陳瀅近前。

    陳瀅走上前去,道:“這是出了什麼事?母親如何這樣歡喜?”

    李氏隻是笑,卻不說話,劉寶善家的便在一旁道:“可不是好事兒麼?方才宮才來了人,說是太子殿下要來呢,指明了要見姑娘。”

    陳瀅一愣。

    好端端地,太子殿下見她作甚?

    見她一臉怔忡,劉寶善家的便笑了起來,那滿臉都像是開了花兒,燦爛無比:“太子殿下是奉陛下之命來的,說是要找姑娘要什麼冊子還是名錄來著。”

    陳瀅忖了片記得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這是來討要她的探案記錄來了。

    這的確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麼回事。”陳瀅照常笑了笑。

    即便心下歡喜,她的笑容卻還是十分古怪,道:“沒想到陛下竟還記著這事兒。我前幾日還想著要不要問問祖父該怎麼把東西呈上去呢,不想陛下倒先一步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隻要皇帝陛下對案件表現出濃厚的興趣,則她往後行事便越少阻滯,她自是樂見的。

    因要麵見太子殿下,陳瀅便又在李氏的催促之下,回房重新換了簇新的衣裳頭麵,全身上下皆收拾得無懈可擊,這才來到明遠堂。

    許老夫人今日沒在東次間起坐,而是端端正正坐在明間兒,見陳瀅到了,便趁著她見禮之機,將她上下端詳了半晌,隨後便搖頭:“你這孩子,也太簡素了些。雖說這天氣熱,不好打扮得太過,卻也大可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仍舊是嫌棄陳瀅穿得不夠好。

    陳瀅便老老實實地道:“要不孫女再回去換一身?”

    “罷了,這一來一回的,別再弄出一身的汗來。”許老夫人拒絕了她的提議,複又喚來劉寶善家的,開了庫房,現給陳瀅添了兩隻華麗的鑲寶石金絞絲雙鸞銜果釵子,又將原先那條蔥綠的裙子換成了豔麗的銀紅紵絲裙,這才滿意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2:53  ExecTime:0.1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