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85章奇異觸感


    再度垂眸,裴恕望向陳瀅,那雙單眼皮的眼眸中投射而出的視線,介乎於銳利與冷淡之間:“陳三姑娘,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聲線如酒,醇厚磁沉,帶有極大的迷惑性,讓人下意識地就想放鬆警惕。

    陳瀅嘴角的弧度略略加深了一分,轉首看著不遠處盛放的亭荷,絲毫不為所動:“這份口供,想必是大人在前頭書房與伯爺或世子爺會麵時,從他們的手中拿到的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她忽地拓開了一筆,說道:“我方才就在奇怪,何以大人獨自來到後院,而伯府卻連個管事都沒派。以大人的身份,世子爺至少該在旁陪著才是。現在我終是明白,這並非伯府不識禮數,原因麼……還是出在大人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她側首看向裴恕,幹淨如水的眼睛,似是漾著一點笑意:“我推斷,大人定是拒絕了伯府之人相陪,甚至很可能嚴令他們不許出麵。您希望單獨斷案,閑雜人等不得打擾,以免影響了您的判斷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衝著裴恕晃晃手的供詞,嘴角擰去了常去的那個位置:“這份供詞如此完美,足夠交差了,若是大人想要息事寧人,自可以拿著這份供狀離開。而剩下的撈屍之事,交由伯府自行處置也未為不可。可現在,大人卻出現在了此處,伯府的人,反倒一個不見。”

    言至此節,她便意味深長地止住了話頭。

    裴恕親自帶人撈屍,還讓有經驗的吏員仔細勘驗屍身,這便表明,他不僅不相信這份供詞,甚至還對伯府抱有極大的懷疑。

    陳瀅有了一種莫名而來的欣慰。

    這世道,總算還有救,至少還有像裴恕這樣的官員,秉公辦事、不循私情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根據伯府給出的反應,陳瀅還推斷出了另一件事:

    這位裴大人的身份,一定相當不俗,否則也壓製不了興濟伯父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興濟伯府的背後可還站著個長公主呢。

    陳瀅的視線,長久地停落在裴恕的臉上。

    裴恕一直沉默著,從她的位置看去,也隻能望見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二人沉默地站了數息,裴恕忽地偏過頭,棱角分明的下巴有規律地向上一起,複又向下一合。

    陳瀅的眸光,在這個瞬間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是個點頭的動作!

    裴恕是在回複她之前的那些疑問。

    他果然不相信這份供詞,也果然不惜得罪興濟伯府,也要趕走閑雜人等,以不受幹擾地斷案。

    幾乎就在得出這個結論的同時,始終堵在陳瀅心頭的那股鬱結,漸漸消散開去,她甚至生出了一種跡近於惺惺相惜的感覺。

    敢於懷疑任何人,這也是一種信念。

    她萬沒料到,在這個異時空的古代,居然還能找到一個與她持有相同理念的人,這讓她覺出了幾許難以言喻的欣慰。就仿若在煢煢獨行的路上,驀然現出了一位同行者。

    當然,或許……不……應該是有極大的可能,她與裴恕不會始終同路。

    但是,僅僅隻是這片刻的同行,亦彌足珍貴。

    略微平定了一番心緒,陳瀅舉起了手中的那遝紙,淡然地道:“這份口供,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也隻說了這一句,便沒了下文。

    即便明知是假,可是,隻要有了這份口供,嬌杏的案子,便就隻能以投湖終結。

    至少在目前,陳瀅找不出翻案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陳三姑娘,不想親自審問那幾個人證?”裴恕的眼睛看著前方,隻以眼角的餘光往陳瀅的方向掃了掃。

    陳瀅聞言,嘴角微微一動:“就算有人來問我一個月之前的事,我都未必能記得清,何況是三個月前?”她搖搖頭,抬手放下了冪籬上的垂紗,語聲寧靜:“隻消一句‘不記得了’,便能將所有矛盾與不合理之處,盡皆模糊掉。若是跑去審問這些人證,隻會讓案子陷入僵局,於大局不利。”

    那個叫小臻的丫鬟,才是關鍵。

    與其在那幾個“證人”身上浪費時間,引起對手的警覺,倒不如先行結案,以此麻痹對手,再暗中追查線索。

    在偵探先生的世界,他便曾不止一次用這樣的法子,誘得凶手露出了馬腳。

    “我已著人去尋小臻了。”低沉的語聲糅在風中,徐徐而來,好似將那風色亦染作微醺。

    陳瀅無聲地舒了口氣,隔著冪籬看向裴恕,真心誠意地讚了一句:“裴大人高見。”

    這個裴恕,不僅與她一樣對本案存疑,且還做出了最明智的決斷。

    隻要抓住小臻這根線往下查,假以時日,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。

    陳瀅的心底鬆了鬆,同時亦再次覺出,裴恕其人,在刑名一道上,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她從不會帶著成見看人。

    即便裴恕對她的態度始終不大友好,她也並不會就此看低了對方。

    說到底,她並不是來找朋友的。她需要的,隻是一個有著同樣目標的合作者而已。而裴恕,顯然初步符合了這一要求。

    這委實是件幸事。

    裴恕既在刑部供職,且還出現在了此案之中,這便表明,他所涉及的案件與陳瀅會有部分重合,甚至很可能會全部重合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有一位值得信任的合作者,便顯得猶為重要了。

    在心中細細地思忖著這些,陳瀅便舉起了那疊供詞,打算將之還給裴恕。

    此刻的裴恕,同樣也有一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再度停落在了遠處,那小舟已經在原地泊了許久,兩個撈屍人還在不斷地潛入水中,又浮出水麵,打撈的速度遠比方才要慢得多。

    裴恕便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郭家隻提及了嬌杏一人,亦即是說,這水底沉屍,應該隻有一具。可現在卻突然多出來了一具屍體,原因何在?

    興濟伯府到底是知情不報,還是……另有隱情?

    他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緒中,直到指尖傳來了異樣的、有別於紙張的細滑觸感,他才猛然回神。

    轉首望去,卻見他的手指正自供詞的表麵越過,剛好觸著了一根纖細的指尖,那陣奇異的感覺,便是由此而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1:14  ExecTime:0.1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