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80章重要證物


    “免禮。諸位辛苦。”那高大男子隨意地揮了揮手,一個穿蟒袍的侍衛便突然現身,手拿著一份公文。

    “瞧清楚,這是移交案件的文書。”那高大男子漫不經心地說道,那個侍衛更是直接,一抬胳膊,就把公文塞進朱繼明的手,旋即步退下。

    朱繼明覺得,他今兒怕是把這個夏天的汗都給流幹了。

    他硬著頭皮接過公文,打開看了看。

    沒問題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符合規程,所有印章都蓋全了,這件案子從此時開始,已經移交刑部辦理,與他們盛京府衙,再無瓜葛。

    離開的時候,朱繼明的步子邁得格外地。

    他得趕到前頭書房找到謝紹,將此處發生的事情稟報於他。

    且不說這一群小吏是如何向上官添油加醬地一番交代,隻說這群來人,陳瀅一眼瞥見,麵上雖是神情不動,心下卻暗自訝然。

    那個高大的男子——刑部眾官員之首,正是那位與她有著一麵之緣的裴指揮使——裴恕。

    他怎麼會來?

    陳瀅萬分狐疑,總覺得這位裴恕有幾分神秘。

    刺駕一案有他出現,還能說他是禁軍指揮使,此乃職責所在。

    可是,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,且還變身成為刑部官員,更接手了一樁府衙的命案?

    一個人還能有兩重身份麼?

    陳瀅心中不住忖度著,自冪籬下悄然抬眸,看向了裴恕。

    這一回,她終於瞧清了他的長相。

    斜飛入鬢的漆黑長眉,鼻梁挺直周正,這張臉上最令人印象深刻之處,便在於此。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,則是那雙不大的單眼皮的眼眸,以及微薄的嘴唇。

    如果說,前兩者令這張臉近乎於俊秀,那麼後兩者,卻將這俊秀一筆抹去。而更叫人感到驚訝的,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彪悍與警覺。

    分明隻是隨意地站在那,手也沒拿兵器,可他的整個人都像是蓄勢待發,仿佛下一秒就能衝上去與人肉搏。

    也正因有了這樣的神情,讓這張臉有了極好的辨識度,隻消見過一次,便不會忘。

    陳瀅在陽光下微微眯眼,下意識地捏緊了手的金牌,思緒開始四處飄散。

    難怪裴恕從不穿侍衛常穿的蟒袍箭袖,原來是為了中和身上的氣勢。

    可以想見,穿上武服的裴恕,那一身的殺氣、煞氣與匪氣,在那座華麗的宮城,會顯得多麼地不合時宜。

    她有些出神地想著這些,驀地一管聲線傳來,似酒微醺,渡過耳畔。

    “陳三姑娘有禮。”裴恕向她點了點頭,語聲既不親切,也不疏遠,更沒因了官職在身而有所簡慢。

    與他身上那種強烈的氣勢相比,此刻的他,合乎禮儀得叫人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陳瀅抑住情緒,屈身回了一禮,用著與他相似的語聲平靜地道:“見過裴大人。”

    然後……便沒有然後了。

    兩個人各自站著,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微風徐來,拂過大片帳幔,“撲楞楞”作響。水麵上泛起一層又一層的波紋,碧荷在風中搖曳,似臨水的舞者,踩在那連綿的翠幕之上,翩翩若舉。

    美景如斯,實堪入畫。隻可惜,這臨水而立的兩個人,卻是一個殺氣騰騰、一個死氣沉沉,兩個人心中所思,亦與這周遭的旖旎相去甚遠。

    陳瀅想的是,刑部接管此案,到底有何目的?

    而裴恕則是麵色肅殺,負手而立,通身上下流露而出的,是排斥感,以及,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不必他開口,陳瀅便知道,對於自己的出現,這位裴大人,並不歡迎。

    然而,就算對方再是不願配合,她也一定要留下。

    她是鐵了心要走出後宅的。

    而隻要她持有這樣的念頭,便一定會麵對這樣的冷臉,以及嘲笑、譏諷、謾罵,乃至於比這更尖銳百倍千倍的衝突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。

    她的離經叛道,注定是在與一整個時代為敵。

    若是連這點兒冷臉都受不住,她又憑什麼去改變它?撬動它?喚醒它?

    “刑部……怎麼會派人過來?”良久後,還是陳瀅首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湊巧。”裴恕簡短地道,視線掃過她手中的金牌,毫不掩飾地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陳瀅立時就發現了,略忖了片刻,便將那金牌舉了起來,解釋地道:“這是祖父替我打的,木製,鍍銅。真正的禦賜之物,自然不能隨身帶著。”停了停,又道:“陛下已經知道了,也應允了。”

    裴恕怔了怔,似是有些愕然,旋即那嘴角便扯動了一下,點頭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一縷不以為然的神色,自他那雙單眼皮的眼眸中飛劃過。

    陳瀅心下明了,假作不見,轉首望向水麵。

    想要讓她知難而退?

    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命,我自然必須聽從。”陳瀅淡淡然地說道,視線掃過盛開的碧荷,語聲寧靜:“裴大人若是對此有異議,不妨自向陛下去提。”

    言辭間竟是一點兒沒客氣。

    裴恕的單眼皮向上一挑,似是有片刻的驚訝。

    然而,那也就隻是片刻罷了。很地,他便渾不在意地一揮手:“你查你的,我查我的,互不幹擾。”

    幹脆利落的回答,與那醇酒般醉人的聲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陳瀅心頭堵了一瞬。

    不過,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國公府的姑娘不說好好呆在家,居然跑到外頭查案子,怕是所有人都認為她在瞎胡鬧吧。

    “這是證物之一,如今便先交予裴大人罷。”陳瀅平心靜氣地說道,將團在手半晌的發絲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件案子,興濟伯府肯定不會委托給她,既如此,她便有義務也有責任,將證物交給被委托方——也就是刑部。

    亦即眼前這位裴大人。

    裴恕顯然有些驚訝,視線飛地掃向了她的手……套。

    他大約是沒見過這種怪模怪樣的東西,不大的眼睛已然虛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手套,戴在手上可以防止用手直接觸碰證物。”陳瀅認真地解釋了一句,一麵示意裴恕接頭發:“此乃證物之一,請收好。”...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2 22:51:59  ExecTime:0.1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