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68章果是好物


    陳瀅手捧著托盤,從容地道:“諸位請看,這托盤約有尺許見方,而茶盅卻隻有巴掌大小,兩下體積……大小的差異極大。而諸位方才也瞧見了,被我那樣狠狠絆了一下,阿霞也沒潑出多少茶水來,尋真的身上便也沒怎麼淋濕。我想,尋真身上這麼點兒茶水,不必換衣裳也使得的。”

    的確,尋真身上真的也就濺上了幾點茶,基本就看不出來,且這天氣又熱,一時便能叫風給吹幹了。

    眾人雖然瞧得清楚,可卻還是一臉茫然,不明白陳瀅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沒大懂陳三姑娘的意思。”又是郭凝當先開口,一麵說話,她一麵已是緊緊蹙著眉心,滿臉不解。

    陳瀅並未急著回話,而是又回到了王敏蓁的麵前,指著她的裙角說道:“諸位再看王大姑娘,她裙子的前頭基本上都潮了,這是整整一碗茶都合在了她身上。在此,我要請諸位細想,那茶盅是放在托盤上的,就像方才大家瞧見的那樣,茶水若是潑出來,也隻會先灑在托盤上,再由托盤濺去外頭,而茶盅也絕不會落地,而是會仍舊留在托盤上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她便舉起了手中的茶盤,以便讓眾人瞧清。

    眾人凝神細看,便見果如她所言,那茶盅倒在托盤上,滿盤子皆是茶水。

    陳瀅又將手指向石案,續道:“再請諸位瞧瞧這隻托盤,方才那個小鬟就是捧著這個托盤走向王大姑娘的,這盤子上頭卻幾乎沒有茶水。”

    眾人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,果見那茶盤頭差不多就是幹的,隻有幾粒水星。

    到得此時,眾人的神情便都有了幾分變化。

    陳瀅停頓了片刻,便又說道:“為什麼兩個托盤會有如此區別,其實也不難理解,我再來做個驗證。”

    她一麵說話,一麵便又從旁邊的丫鬟手取過一個新托盤,再取了盞茶放在了托盤上。

    眾人注意到,她沒有像方才那樣,把茶盅放在托盤中央,而是將之放在了極靠前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如果茶盅放在這個位置,那麼,隻消手一歪,整盞茶就會倒下來,茶盅也會落地。”她語聲平靜地說道,示意一旁的尋真過來,將托盤交給了她,隨後輕聲地道:“你往後站兩步。”

    尋真自來是不會對陳瀅的話有任何質疑的,聞言後,立時便往回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陳瀅便轉向一旁的王敏芝,衝她擰了擰嘴角:“勞駕,你去後頭推尋真一把。”

    王敏芝瞬間便明白了陳瀅的意思,不由心下大是感激,也不多言,走到尋真身後便用力一推。

    兩步的距離可算極近,尋真收勢不住,如方才阿霞一樣,合身便撲在了陳瀅身上。

    於是,又是“豁啷”一響,茶盅直接便從托盤上墜落下來,茶水直潑了陳瀅滿裙子,複又“骨碌碌”在地上滾了幾滾。

    陳瀅目注落地的茶盅,真心誠意地讚道:“這茶盅,甚是耐摔。”

    郭家姐妹的臉上頓時一陣紅白。

    真正的粉彩茶盅哪有這麼結實?陳瀅這話聽著像是好話,實則卻是在暗諷興濟伯府用不起上好的粉彩瓷器。

    姐妹三人幾乎同時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陳瀅若是知曉她們此刻所思,怕是要喊一聲“冤枉”。

    她方才的讚美純是發乎於心,是真心地覺得這茶盅極為耐用。

    “貴府丫鬟上茶的時候,皆是把茶盅擱在這麼危險的位置上麼?”王敏芝的語聲驀地響起,打破了亭中略顯尷尬的氣氛。

    此刻,她的臉已經完全沉了下去,眉間壓著一層薄怒:“枉我還當這是伯府好心待客,卻不想原來竟是算計人來了。”說著她的視線便向下一溜,譏諷地道:“這茶盅倒真是結實得很,果然好物。”

    郭家姐妹的臉上又是陣紅陣青,簡直堪比顏料坊。

    “茶盅好不好的咱們兩說,隻三妹妹這裙子卻是毀了。”一旁的陳此時便接了口,說話之時,她淡淡的眼風掃過郭冰姐妹,複又掠向了遠處。

    此時,香山縣主郭媛正坐在池塘邊的石凳子上,與幾個姑娘熱熱鬧鬧地說著話,並沒有往這個方向瞧。

    陳遙遙地打量著她,唇角忽地一勾,便勾起了幾許諷意,上前幾步一拉陳瀅:“三妹妹,走罷,我陪你換衣裳去。”言罷,又將視線往遠處掠了掠,不冷不熱地道:“難不成我們國公府也要一起被算計在頭?”

    興濟伯府郭家,正是長公主的婆家,若按輩分算,郭媛的父親——附馬爺郭準——與郭冰她們乃是同父異母的兄妹,在郭冰的麵前,香山縣主是要開口叫一聲“姑姑”的。

    王家與長公主府的那點過節,如今已是人盡皆知,而王敏蓁為什麼會被人潑了一裙子的茶,原因也幾乎就在明麵兒上。

    到得此時,場中唯一不曾事涉其中的,便隻有顧楠。

    說她不曾事涉其中,倒也不盡然。畢竟,武陵春宴之時,她就曾夾在長公主府與國公府之間左右為難。不想,此時此刻,她又成了夾在中間的那一個。

    顧楠清秀的臉上,漾起了一絲苦笑。

    她這是走了什麼背運?武陵春宴那陣歪風才刮過去沒幾日,她怎麼就又招惹上了這群姑奶奶?

    恨隻恨這時候她還不能就走,隻得幹站在一旁,兩眼盯著那油綠的碧欄杆猛瞧,似是對那上頭的漆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    “陳三姑娘做的這什麼驗證,也並不能說明什麼。”好一會兒後,郭冰方才開了口。

    她的麵色微有些發青,與旁邊麵頰漲得通紅的郭凝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“不過是小丫鬟失手罷了,陳三姑娘就再是個什麼神探,也不能就這麼把罪名往我伯府頭上扣。”郭冰的語氣有些重,轉眸深深地看了陳瀅一眼。

    陳瀅拿到了一塊禦賜神探金牌的事,已經在京傳遍了,郭冰她們自也早有耳聞。

    “郭大姑娘這話好笑。”王敏芝搶先接了話,眉心緊蹙,麵色不虞:“陳三姑娘並不曾指名道姓,郭大姑娘切莫自說自話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2:32  ExecTime:0.1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