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64章半生傳奇(柳仲嚴盟主加更)


    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,程氏這一路上就沒斷過笑,生生將她那張容長臉兒笑成了彌勒佛,那滿頭的金釵在陽光下晃呀晃地,時不時地便要閃一閃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說起來,程氏這半輩子也堪稱傳奇,其命運以婚事為臨界點,分作了鮮明的兩極。

    未出嫁前,程氏隻是長平伯府極不起眼的一個庶女,過的日子堪稱淒慘,那長平伯夫人在京是出了名地苛待庶出子女,據說程氏那時候連件新衣裳都落不著手,偶爾還要挨頓餓。而長平伯府也是落魄得厲害,族中子弟無一成事,從伯爺往下數,竟是齊齊整整一溜兒的紈,長平伯府破落戶兒的名號也是人人皆知的。

    程氏之所以能嫁進興濟伯府,起因還是一場算計。

    彼時,興濟伯郭重威發妻薑氏病故,膝下隻留了一子,便是如今的附馬爺郭準。

    興濟伯老夫人見郭重威形單影隻,子息又單薄,便想要給兒子再續娶一房妻室。可是,因郭重威身邊接連死了兩房妾室,“克妻”名聲漸漸地便傳開了。

    那郭重威本就是個平庸之輩,興濟伯府那時候也在走下坡路,再加上這麼個克妻的名聲,想要續弦竟是難於上青天,直把興濟伯老夫人愁得不行。

    長平伯夫人聽說此事,便動起了歪心思,將已經要熬成老姑娘的庶女程氏一腳踢進了興濟伯府,就此換取了好大一筆銀錢,幾乎就跟賣女兒一樣。

    可誰能想到,自嫁給郭重威後,程氏也不知走了什麼運,不僅沒被克死,反倒格外受寵。而程氏自己也很爭氣,一連生了兩男兩女,牢牢站穩了腳跟兒。

    雖然比郭重威整整小了一輪,可這程氏卻頗有幾分手腕,很便將整個伯府握在手中。彼時因辦了一場婚事,興濟伯府家底幾乎耗光,興濟伯老夫人生病時,甚至連人參都吃不起。可是,就是這樣一個等同於破落戶的伯府,硬是在程氏的精打細算之下,一點一點地有了起色。

    反觀長平伯府,卻一直在走下坡路,十年前終是因過被削去爵位,一家老小全都回鄉下種地去了。

    所謂世事難料,那長平伯夫人可能到死都想不通,她一心算計著要弄死的庶女,最後反倒成了長平伯府最風光的一個,反倒是她一心巴望著好的幾個嫡女,卻幾乎個個過得都不怎麼樣。

    “許久沒見老太太了,老太太素常可好?”興濟伯夫人程氏一麵往前走著,一麵便與許老夫人寒暄,語聲十分柔和:“我記著您每年夏、秋兩季,各要靜修半個月來著,因此這些時候便沒敢打擾您。”

    她生得彎眉秀眼,年輕想必姿容頗盛,如今雖上了幾歲年紀,那一顰一笑便有了種難言的風韻,與年輕姑娘們的好看又是兩樣。

    許老夫人便笑道:“到底你年輕,記性就是好,不像我們年紀大了,好些事兒前頭記著,轉臉就給忘了。”

    這話引來了一陣笑聲,興濟伯世子夫人夏氏便在旁湊趣兒:“老太太若說記性不好,我們這些笨手笨腳的可又該往哪站著去?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,又是一陣地笑,說話間那敞軒便也到了,陳瀅舉眸望去,卻見那頭倒沒坐多少人,大多以有年紀夫人們為主,姑娘們卻是一個不見。

    沈氏見了,頭一個便笑了出來,揶揄地道:“喲,怎麼竟是沒多少人?難不成我們這是來得遲了麼?該不會郭夫人自己偷偷兒把好酒好菜都給吃了罷?”

    當著外人的麵兒,沈氏說話還不算太過分,這句玩笑縱然不算太好,卻也並無不妥。

    程氏聞言,便彎著細細的一副眉眼,先向她點了點頭,方轉向許老夫人,笑著解釋道:“好教老太太知曉,我們園子的碧荷開了花,真真好大的一片呢,我叫兩個丫頭領著姑娘們賞花兒去了。”說著又笑:“我那兩個丫頭是閑不住的,沒的叫她們幹坐在這,她們不安生,我們也給鬧得不安生。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,便又笑了起來,許老夫人亦笑道:“喲,早聽說你們家的碧荷是京中一絕,可惜這些年都沒機會瞧上一瞧,今兒可巧,你這做壽,那廂花兒就開了,這花兒也挑著時候給你賀壽呢,可見這是老天也來湊趣兒來了。”

    這話說得很是吉祥,程氏直笑得眉眼都眯了起來,笑道:“老太太這是笑話兒我呢,我可不依。過會子可得好生灌老太太幾杯才是。”

    幾句話一說,那敞軒的氛圍便越發融洽,待眾人各自歸了座,許氏、沈氏並柳氏三人,便帶著國公府的小輩們上前,一起一起地給程氏拜壽,無外乎說些“壽比南山”之類的吉祥話兒,許老夫人又命人將壽禮抬了過來。

    程氏顯得十分歡喜,笑眯眯地受了禮,又拉過陳瀅等人,挨次誇了一遍,過後便按著人頭予了見麵禮,敞軒直是好一陣熱鬧。

    好容易走完了這個過場,陳瀅回到座中,正想著從旁邊兒小圓幾上挑塊點心嚐嚐,猛不防胳膊肘被人碰了碰,她一轉頭,便瞧見了陳那張清麗的臉。

    “三妹妹,我們去外頭走走可好?”陳輕聲地說道,眉尖微蹙著,似有輕愁薄怨。

    陳瀅委實不明白她這是怎麼了,也未作他想,隻頷首道了一字:“好。”

    這地方她坐著也不舒服,倒不如去外頭散散步,欣賞一下自然風景來得自在。

    陳聞言似極歡喜,笑著“嗯”了一聲,便上前向許氏說了此事。

    許氏似是樂於見到她和陳瀅走得近,遂含笑同意了,那廂沈氏見了,眼珠子轉了轉,便也喚了陳湘幾個過來,笑道:“姐兒,今兒個要勞你受累,把她們幾個都帶去開開眼。清姐兒這是頭一遭來,不認識道兒,你這個做大姐姐的可得多幫襯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陳的眉心仍舊蹙著,仿佛有點神魂不屬,隻隨意地點頭應下了,姐妹幾人便出了花廳,自有伯府的丫鬟在前領路,前往花園荷塘賞花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1:05  ExecTime:0.1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