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60章海棠閑話(柳仲嚴盟主加更)


    因時氣好了些,那幾日李氏的身子不再像往日疲憊,便在明間兒親自接待了楊媽媽,又是賞座兒又是賞茶,態度十分客氣,過後還賞了她兩個銀筆錠兒,隻說讓她家小孫子拿著玩兒。

    楊媽媽笑著謝了,複又狀似無意地提及,說那沈氏得了許老夫人的一整套赤金鑲紅寶石首飾。

    “怪道她不鬧了呢,原來也得了好處。”打發走楊媽媽後,李氏便笑著向陳瀅如是說道。

    說這話時,她與陳瀅正坐在紅香塢的海棠樹下乘涼。

    湘妃竹的小榻放在石桌旁邊,桌上擺了四隻青瓷蓮葉碟,一碟子糖漬桃仁兒、一碟子鹽津梅肉、一碟子新鮮蓮子、一碟子才切的香瓜,另還有清茶兩盞,母女二人相對而座,倒也愜意。

    “那頭麵怕也值個百八十兩的,倒是與那水田差相仿佛。”李氏吃著茶,閑閑地道。

    陳瀅便揀了一粒桃仁丟進口中,笑道:“三嬸嬸是個簡單的人,祖母這是投其所好。”

    李氏便伸出一根蔥管般的手指,向陳瀅額上輕輕一點,笑道:“你倒為人說好話。”

    “這應該不算是好話。”陳瀅看著她道,清澈的眼中似有水波流轉:“我隻是客觀地說出我的看法而已。心思簡單之人,未必就會是好人,這完全是兩碼事。有時候,越是心思簡單的人,做出來的事便越可怕。”

    心思簡單的人,往往便不擅權衡,而不擅權衡的後果就是衝動。

    激情犯罪,這可是極易造成惡性後果的一種犯罪形式。

    李氏自是想不到這些的,她隻是一臉欣慰地看著自己的女兒,麵上的笑容格外溫柔,探手輕輕摸了摸陳瀅的頭發,道:“我們阿蠻長大了,懂得看人了。”

    陳瀅便向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隻有在李氏並陳浚的麵前,她才會不自覺地有這種真正的笑意,而每當她麵對外人時,她便隻能調動臉部肌肉,做出“笑”這個動作,於是那笑就格外古怪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慢慢地說著話兒,不一時羅媽媽走來,將陳瀅請了去,卻原來是二房新裁的衣裳到了,又有許老夫人賞的幾件頭麵,需要陳瀅去前頭過目。

    陳瀅去後,李氏便獨自坐在樹下閉目養神,忽爾便聞有小丫鬟輕聲稟報:“二爺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張開眼睛,笑道:“我倒一時忘了,今日正逢他休沐。”又忙忙道:“把那井水的西瓜提起來,二爺最愛個涼。”

    國子監每月皆有兩日的假,今日恰適假期。

    陳浚很便過來請安,李氏命他坐了,那西瓜也送了上來,陳浚吃了兩片,再要吃時,李氏卻不讓了,怕他壞了肚子,隻叫人沏了溫溫的茶來喝。

    母子在樹下說了幾句話,李氏便揮退了從人,轉首看向陳浚,目中似隱著些情緒。

    陳浚不如陳瀅細心,對此卻是一無所覺,仍舊在那吃茶。

    靜了些時候,李氏驀地便道:“浚兒,你說……若是我們離開國公府,可好?”

    陳浚一愣。

    離開國公府?

    此話怎講?

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他驀地抬頭望向李氏,麵上有著明顯的震驚。

    李氏見了,忙笑著道:“你也別多想,我不是說真的離開,隻是……想要去外頭住段日子。”

    陳浚醒悟了過來,心頭一鬆,渾不在意地笑了笑,道:“我還當怎麼著了呢,原是此事。這又有什麼?去外頭住便住去,總在一個地方呆著,也確實是悶。”

    李氏微蹙了眉心,將聲音放輕了些,道:“我的意思不是去外頭小住,而是……去外地,離開京城,到別的地方,長久地住上幾年。”

    陳浚怔了怔,旋即便問:“母親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李氏分明就是有了什麼打算,否則也不會突然說出這些來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不過這麼一說罷了。”李氏似是並不想往細說,將手擺了幾擺,笑道:“還是沒影的事兒呢,隻是我心有這麼個想頭。”

    陳浚略略頷首沉吟了片刻,便抬起頭來展顏一笑,道:“如此也好。恰好國子監我也呆膩了,去外頭遊學卻也不錯。”

    這回卻是輪到李氏訝然了,問他道:“國子監準你們遊學?”

    “自是準的。”陳浚一臉篤定,慢悠悠地啜了口茶,玩笑地道:“行萬路,方為昂藏七尺之男兒。”

    這話引得李氏笑了起來,正欲再說,瞥眼卻見那門縫忽地閃過一個人影,忙止住話頭,提聲問:“外頭是誰?”

    她話音還沒落,那門就被人推開了,卻原來是花在圃家的走了來,身後還跟著個提著食盒的小丫頭子,李氏便笑:“喲,花嬤嬤來了,有事麼?”

    花在圃家的忙陪笑道:“廚下送了兩樣新鮮點心,姑娘叫給夫人送些嚐嚐。”說著便從那小丫頭手上接過食盒,啟蓋給李氏觀瞧,那頭果真是兩碟子精致點心,還冒著熱氣兒呢,顯是新做的。

    有了這麼件事兒,這個話題就此擱下,李氏留下了點心,仍舊與陳浚閑閑說話,在此略過不提。

    水田之事告一段落,時序便也轉至了五月。

    五月被稱為惡月。依大楚民俗,這個月是不作興宴飲取樂的,因此,國公府便也過得相對平靜,端午節時,隻簡單地闔家小聚了一次,過後所有人便都老老實實地呆在家中,就連陳浚也是一放假就回家,絕不往外跑。

    好容易捱過了這難熬的一個月,才一到六月,國公府就接到了十幾張邀宴的帖子,而這其中最顯眼的,莫過於興濟伯府的壽宴請箋。

    興濟伯夫人程氏今年四十有三,雖算不得整壽,可伯爺對這個續弦夫人向來愛重,便打算辦個壽宴好生熱鬧熱鬧,據說長公主並附馬爺都將到場,香山縣主也會去。

    拿著那張燙金熏香大紅的帖兒,許氏便犯了愁,想著這事兒到底不小,便叫來丫鬟流影,吩咐她道:“你來替我梳頭。”

    流影忙應聲上前,一麵將許氏挽的家常纂兒打散了,一麵便從鏡中覷著她的麵色,輕聲道:“夫人這是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2:09  ExecTime:0.1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