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56章不速之客


    許氏笑著頷首,眉梢卻微微向上一挑。

    依照她的估算,陳瀅此行必會惹來元嘉帝的不滿,沒準兒還要遭到申斥。自然,因為國公爺隻是要了一句話做賞賜而已,這說來也不算犯了大忌,因此元嘉帝應該在斥責陳瀅之後,再小小地賞賜些東西,權作補償,於是此事便也就此過去。

    而國公爺這一頭見陳瀅無功而返,自會責二房辦事不力、怪陳瀅說話太滿。如此一來,陳瀅借著陳的名聲得來的這些榮耀,便也會就此湮滅,他們長房便也不必總被二房拿來做由頭了。

    可此刻,陳瀅卻是空手而回,歸來時麵色如舊,不見分毫變化,那豈非表示,那句“賞賜”,居然真的被她要來了麼?

    不僅沒犯錯兒,且還立下了大功,二房踩著長房向上走,竟也一路走得如此風光。

    許氏提起帕子來向額角按了按,似是拭汗,實則卻是籍此動作,掩去了眸中的一抹冷意。

    不過,放下帕子時,她的麵上依舊是笑意款款,柔聲對陳瀅道:“既是你回來了,便去大伯母那坐坐去,大伯母正有事兒要與你說呢。”

    陳瀅聞言,嘴角便習慣性地動了一下:“大伯母太客氣了,侄女不敢當。”

    許氏笑得越發柔和,上前攜了陳瀅的手,親親熱熱地便將她拉著去了。

    到得水鑒軒,兩個人依舊是在抱廈安了座兒,許氏叫人擺上茶點,這才揮退了眾人,端著茶盞慢條斯理地道:“大伯母叫你來,是想跟你商量商量那京郊外頭的十來畝水田,老太太想是之前都與你說過了吧?”

    這事陳瀅倒確實知道,於是便點頭道:“是的,大伯母,祖母曾叫劉媽媽知會過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許氏笑道,淺淺啜了一口茶:“既是你知道這事兒,那就且將田契拿去吧。伯母昨日叫外頭管事送了進來,因怕一時事多給忘了,便想著趁早一總兒給了你便是,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“喲,這是打量著我不在,你們自個兒商量事兒呢?”一個聲音突然就響了起來,一下子打斷了許氏的話。

    她一臉驚訝地抬頭看去,便見沈氏滿臉怒容地立在門邊兒,一把推開打簾子的小鬟,昂著頭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三弟妹,你怎麼這時候兒來了?”許氏起身招呼道,笑容顯得有些勉強,又問:“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就不能來了麼?”也不待人相讓,沈氏一屁股就坐在了旁邊的扶手椅上,拿帕子在臉旁邊扇著,陰陽怪氣地道。

    “三弟妹當真是說笑了,有事無事,你來我便歡喜。”許氏麵上的笑容自然了一些,示意小鬟倒茶。

    “大嫂太客氣了,小妹豈敢哪?”沈氏涼颼颼地說道,拿眼睛剜了陳瀅一眼,語聲越發地涼:“嘖嘖,二房看來是真沒人了,竟叫個小丫頭站在頭。”

    一席話夾槍帶棒,把長房與二房都給罵了。

    陳瀅麵色不動,端著茶盞喝茶,許氏則苦笑道:“三弟妹這又是在做什麼?有什麼話好生說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要好聲好氣地,隻架不住有人背後做些見不得人的事兒。”沈氏的語氣越發恨恨,仰脖兒一口氣將茶喝幹了,又揮退了小丫鬟,自己動手倒茶,冷笑道:“我這是不請自來,大嫂這的茶說不得我也得好生喝上幾碗。”

    這話說得益發惹人發笑,偏她麵上的神氣卻是又惱又恨,竟真的自己動手倒了茶,又是一口喝幹,倒有幾分那男子喝酒的架勢。

    許氏雙唇微抿,麵上的神情仍舊是柔和而淡然的,舉首往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那跟進來服侍的小鬟見狀,悄無聲息地便退了下去,臨走前將那門扇也給闔上了。

    許氏這才提著帕子揩了揩手指,淡然地道:“三弟妹少安毋躁,有話也不妨好生說。我這個做大嫂的旁的沒有,聽你兩句話兒的空閑總歸有的。”

    沈氏自來是被許氏轄製慣了,方才也不過是仗著一時之勇闖了進來,如今見對方麵色淡淡,她便又想起了過往十幾年來屢戰屢敗的情形,心下不由得先怯了三分。

    隻是,再一想打聽來的那個消息,才將熄下的火苗便又“蹭”地冒了上來。

    她重重地擱下茶盞,拿著帕子向嘴上一抹,質問地道:“既然大嫂這樣說,那小妹我也就直話直說了。你這時候把三丫頭叫過來,所為何事?之前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弟妹這話說得好笑。”許氏突然便開了口,截斷了她的話,慢條斯理地道:“我這個做伯母的與侄女坐下說話,這還不行了麼?”

    沈氏被她說得一愣,陳瀅便趁此機會站了起來,攏袖道:“大伯母與三嬸嬸想是有事兒要說,侄女不打擾了。”說著便欲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這舉動來得突然,沈氏與許氏皆是一愣,旋即那沈氏便冷笑了一聲,道:“遇事兒就當了縮頭烏龜,躲在人後頭攪風攪雨,當誰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三弟妹,你說什麼呢?”許氏立時低喝道,看了陳瀅一眼,越發壓低了聲音,沉聲道:“當著孩子的麵兒,你也消停些。”

    沈氏早便是一頭的火,許氏越是相勸,她那火氣便越大。她抬手就將許氏的手給撥開了,拔高了聲音道:“我這話怎麼就說不得了?怎麼著,就許別人調三窩四,就不許我們這心直口的說個明白?”

    語著她便將腦袋一揚,露出滿臉的不屑來,不陰不陽地道:“嘁,我還就瞧不上這樣的人了。鎮日就知道病歪歪地做個病美人,把自己家閨女當了擋箭牌,麵兒上安靜,背底淨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,還真以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嬸嬸為了那十幾畝水田,也真是拚了老命了。”陳瀅陡然打斷了她的話,轉身向她笑了笑,笑容古怪而又安靜,仿佛並不認為她這樣做有什麼不對:“三嬸嬸若是想要水田,光明正大地開口討要便是,何必指桑罵槐做個潑婦?我母親病不病的不與這些相幹,我鳴風閣的家事也不勞三嬸嬸置喙。三嬸嬸管天管地,還是先管好自己這張嘴再說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3:13  ExecTime:0.1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