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55章何以微醺


    “陳三姑娘這是才見過父皇麼?”太子殿下的聲音響了起來,依舊清越動人,似春風拂過耳畔。

    陳瀅垂首回道:“是的,殿下。陛下召見,賞賜了些東西。”

    太子殿下“唔”了一聲,轉向身後一人笑道:“這便是你要找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陳瀅不由有些奇怪,正想著太子這是在跟誰說話,猛不妨一把醇厚的聲線便撞進了耳中。

    “原來這便是‘那位’陳三姑娘了,失敬。”那人說道。

    陳瀅的心髒陡然劇烈地跳動了一下,如同被這聲音狠狠擊中。

    若是聲音也可以拿來吃的話,這道聲線,無疑可以作酒,飲之使人欲醉。

    陳瀅努力凝住心神,低垂的臉上,劃過了一絲訝異。

    這聲音竟是格外地耳熟。

    可是,她從小到大見過的男人極為有限,這分明應該她是頭一次聽見的聲音才是。

    這種莫名的熟悉的感覺,從何而來?

    “這位是裴指揮使,他正在查著那刺客的來曆。”

    太子殿下的語聲再度響了起來,如空穀蛩音,立時便令陳瀅自那種詭異的情緒中抽離而出。

    她屈身行了個禮。

    喉頭似是堵了一團棉花,酸脹哽塞,一時間竟是無法言聲。

    這一刻,她無比感謝這個時空繁複的禮節,給了她不必開口的理由。

    果然,對於陳瀅的沉默,太子與那位裴指揮使皆不曾在意。

    女孩子嘛,通常都是很害羞的,尤其在突然見到陌生男子時,更是會羞澀難言。包括他二人在內的所有人都是這樣認為的。

    “在下裴恕,陳三姑娘有禮。”那醉人的聲線第二次響起,聞之幾令人微醺。

    這一回,陳瀅終於找回了走失那的神智。

    劇烈的心跳飛止息,呼吸也變得暢,喉頭的堵塞感亦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她緩緩抬頭,視線掃過太子的身後,望見了一個比太子要還高出半個頭的男人。

    匆匆一瞥。

    因是逆著光,陳瀅的視野一片幽暗,待重新垂首時,她隻記住了對方那醒目的高挺的鼻梁。

    “既是偶遇,在下倒想問一問陳三姑娘,可還記得那刺客動手時的情形?”裴恕第三次開了口。

    太子並沒有出聲阻止,甚至還將專注的視線投在了陳瀅的身上。

    陳瀅立刻便有了兩個判斷:

    裴恕與太子殿下的關係應該很不錯。第二,裴恕是個很務實的人,甚至務實到了不分場合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刺客……用右手,握刀時拇指朝前,姿態有些怪異,且是正手出刀。”陳瀅盡可能地回憶著當時的情形,腦海中又現出了那個刺客瘦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活了三輩子,那是她第一次見到所謂的刺客,坦白說,很失望。

    既不會高來高去,也不存在以一當十,更不曾像武俠小說中描述的那樣神出鬼沒。那個刺客無論從哪個角度看,也不過就是個比尋常人敏捷一些、決斷力強一些的普通人類罷了。而其在箭陣前的脆弱,更是讓陳瀅驚丟了下巴。

    她一度以為這個刺客身手不怎麼樣,甚至她擲出去的點心都能打歪對方的劍勢,直到聽五衛軍的那些侍衛們說那小宮女身手不錯時,陳瀅才終於明白,這個時空的江湖豪俠,與她在影視作品中看到的那些,有著根本上的不同。

    雖然落差很大,但陳瀅還是覺得,真正的武功應該就是這樣的。至於那些神乎其技、違背科學原理的超自然現象,不過是藝術的誇張表現手法而已。

    “還有別的麼?”裴恕的語聲再度響了起來,拉回了陳瀅的心神。

    她略略思忖了一會,搖頭道:“很抱歉,彼時我的注意力並沒完全放在刺客的身上,也就隻觀察到了這幾點。”

    裴恕沒說話,向太子殿下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太子便微笑著道:“陳三姑娘見諒,因五衛軍那提供的消息有限,裴指揮使便多問了幾句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太客氣了。”陳瀅語聲鄭重,“此事畢竟重大,臣女有義務將所知的一切信息提供給朝廷,這是臣女當做的。”

    大約沒料到她能把話說得這麼正式,太子殿下聞言倒有些吃驚,旋即便又溫溫一笑:“陳三姑娘能這樣想,那自是最好了。”說罷他便向孫朝禮點了點頭:“孫總管,好生送陳三姑娘出去罷。”

    孫朝禮躬身應是,太子便帶著裴恕一行人離開了,看他們行進的方向,應該是去往宣德殿的。

    借著轉身之機,陳瀅不由自主地又往身後瞧了一眼。

    除太子外,這一行人皆穿著侍衛蟒袍,唯那個裴恕一身玄青直身袍,束大紅革帶,發上無冠亦無帽,隻以一根玉簪貫住。

    既不是文臣服色,亦非武官打扮。

    縱然這不倫不類的一身由他穿來並不難看,但是,太子殿下分明喚他指揮使,那他就是有官職在身了。

    一名朝廷官員,怎麼能夠穿成這樣前去麵聖?莫非這裴恕不隻與太子殿下關係不錯,元嘉帝對他也另眼相看?

    這些念頭在陳瀅的心盤旋著,她便沒怎麼在意接下來的諸事,直到聽見羅媽媽說“到了”,她才發覺自己正坐在馬車上,而車窗之外是青牆朱門、樹影婆娑,卻原來竟已經到了國公府。

    停車上轎,再落轎步行,垂花門前柳樹成行,不出意外地,在那片濃蔭底下,許氏溫婉的笑臉,出現在了陳瀅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這就回來了,當真好。”她在樹蔭下向陳瀅招了招手,麵上的笑意柔和而恬靜。

    陳瀅扶了羅媽媽的手上前行禮,問道:“大伯母怎麼守在此處?是在等著侄女嗎?”

    許氏便笑了起來,道:“可不是麼?你祖父等得急了,便著我出來瞧瞧。”說著她又仔細地盯著陳瀅的臉端詳了一會,輕聲地道:“瞧你這樣子,事情想是很順利罷?”

    這是在問求聖上賜一句承諾的事了。

    陳瀅露出了慣常的笑容,卻未出聲。

    許氏也知道自己這問得有點心急了,便溫溫一笑,微含歉然地道:“瞧我,這會子就問起來了,三丫頭莫怪大伯母心急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母言重了。”陳瀅的語聲十分客氣:“侄女還要多謝大伯母關心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2 22:51:28  ExecTime:0.2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