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54章探案記錄


    見陳瀅居然連句謙虛的話都沒有,直接就認了“神探”二字,元嘉帝越發忍俊不禁,也越發覺得這位陳三姑娘實在有趣,終是仰天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準了。”大笑聲中,這位皇帝陛下龍手一揮,非常幹脆地便應了陳瀅的要求。

    就當是逗這孩子玩玩兒罷,這麼有趣的小姑娘,實在難得一見。

    元嘉帝如是想道,心情變得越發輕,越看陳瀅越覺得順眼。

    陳瀅聞言,自是大喜過望,連忙躬腰謝恩。

    這塊禦賜的“神探”金牌,便是她走出宅門的最大倚仗,更讓她朝著自己的目標邁進了一步。

    元嘉帝笑眯眯地走回禦案,將那張紙置於案上,說道:“一會兒朕就叫人去給你做這塊金牌去。”停了停,又問:“你說的那道口諭,莫非也與這金牌相關?”

    陳瀅立時頷首道:“是的,陛下。如果陛下願意的話,還請陛下降一道口諭,允許臣女自由查案。”

    “自由查案?”元嘉帝笑聲一頓,立時便揪出了這話中最關鍵的一點,忖了片刻,搖頭道:“此事怕是不妥,朕應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答應得幹脆,回絕得也同樣幹脆。

    陳瀅並未覺得意外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貴族之女,想要走出深宅、自由自在地四處查案,那是絕對不可能的。就算皇帝有心想答應,也必須要考慮到國公府的臉麵。

    不過,陳瀅的本意也並不在此,這不過是她拋出來的幌子,用以和皇帝討價還價的罷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,臣女一時心急,沒有把話說清楚。”她不疾不徐地說道,麵色仍舊十分平靜:“臣女其實是想說,若是臣女偶然遇到了什麼案件,還請陛下允許臣女幫著查探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她的語聲變得越發平緩,吐出的每一個字都是既清晰、又平穩:“臣女出入的皆是各府後宅,接觸的也都是各家女眷,往後就算遇到什麼案子,應該也是在內宅女眷當中的。臣女便想著,這類案子,雖然京府衙或刑部的人也能來查,但終是事涉內宅,總有許多不便。而臣女身為女子,卻是比這些官員們多了許多便利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元嘉帝挑了挑眉,若有所思地打量著陳瀅,一時未語。

    陳瀅便又補充了一句:“若是陛下不棄,臣女願在探案時記錄下案件詳情、人員口供、分析脈絡等等,定期呈給陛下過目。”

    元嘉帝仍舊沒說話,眼神卻變得有些幽暗,也不知在想什麼。

    陳瀅心頭不免惴惴,麵上卻還是一派鎮定。

    她得承認,她是在誘導元嘉帝。

    雖然她沒做過皇帝,但在現代時她也學過曆史,知道所謂的皇帝,其實都是孤家寡人,越是威重令行的皇帝,便越孤獨。而為了維係這種高高在上的神秘感,他們還必須與所有人保持距離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臣子看皇帝固然神秘難測,而皇帝看臣子,卻也同樣如雲如霧。

    這難免讓這些天子們心下不安。

    誰不希望對臣子了若指掌?哪個皇帝不想看一看臣子在背對著自己時的真正麵目?

    皇帝之難,便在於君臣之間時時刻刻無所不在的揣摩與猜測,這也算是君王心頭之疾了。而陳瀅話中之意,卻是正正切中帝心。

    她願意提供的探案記錄,或許,便是為這位皇帝陛下撕開了濃霧的一角,讓他得以窺探這些臣子的真實麵目。

    所謂管中窺豹,即便陳瀅能夠提供的內容極其有限,卻也不啻於讓皇帝多了一個了解臣子的渠道。

    “這倒也有趣。”元嘉帝終是開了口,語中不辨喜怒。

    陳瀅微微垂首,恭聲道:“啟稟陛下,臣女自小便對查案子極有興趣,也為此學習了不少東西,掌握了不少探案知識,臣女斷案的手段想必陛下也早就聽說了,臣女就不在此自吹自擂了。臣女隻想說,雖然不是男兒,但臣女卻也希望學以致用。萬望陛下允準。”

    這是給出了一個明麵兒上的理由,把話頭送到了元嘉帝的跟前。

    元嘉帝沉吟了片刻,便將食指在禦案上輕輕一叩,淡聲道:“既如此,便瞧在你救駕有功的份兒上,朕準了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陳瀅大鬆了一口氣,再度躬腰謝恩。

    無論元嘉帝是對她的提議動了心,還是隻是單純地覺得有趣好玩兒,這一句口諭,無疑又讓她多了個走出閨閣的理由。

    自然,對於自己呈上的探案記錄,她並不是特別擔心。

    她隻答應元嘉帝記錄案件詳情,並沒應下別的。到時候她呈給元嘉帝的,也隻會是與案件相關的內容,而其餘無關的部分,她絕不會記錄在冊。

    至於她記下來的那些東西,會不會讓元嘉帝從中得到他想要的,那就不是陳瀅能夠左右的了。若是真有官員貪贓枉法,陳瀅也不介意負起舉報之責。

    現在的她,不僅是國公府三女,更是一名偵探。

    禦賜的。

    有了這重保障,她的天地、她身外的那麵圍牆,是不是能夠就此得以拓寬一些?而她要做的那些事,是不是亦能夠就此多一重保障?

    陳瀅不知道,也無法預料。

    她正走在一條從不曾有人踏足的路上,前途未卜,隻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辭出宣德殿後,仍舊是由孫朝禮陪著同,一行人按原路而返。

    許是心願得償的緣故,回去的這一路,陳瀅隻覺得陽光明麗、風色溫柔,處處皆是風景,就連那千篇一律的夾道與宮牆,此刻瞧來也覺美好。

    一行人安靜地自夾道中而出,便踏上了那條植滿垂楊的寬敞宮道。

    由此處往前再轉兩個彎,便是那道側門,而隻要出了這道門,陳瀅今日的進宮之行,便也算是徹底地結束了。

    她無聲地籲了口氣,正自徐步前行,忽見前方轉角處現出一行人,打頭的男子著一襲玄色袞服,長身玉立、俊美耀目,正是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陳瀅先是一怔,旋即停步避立在道邊,耳聽得靴聲橐駝,越行越近,最後停在了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陳瀅依照禮儀屈身行禮,一旁的孫朝禮並幾名宮人也都深深地彎下了腰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1:12  ExecTime:0.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