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50章一句承諾


    元嘉帝聞言,不由哈哈大笑起來,道:“所以說這小姑娘有意思,心思也細密,竟想著拿點心打人,隻這份兒周全便極難得。也難為她練得一手好準頭。”

    太子殿下麵上的笑意亦盛了幾分,說道:“兒臣聽說,那點心是陳三姑娘從長樂宮一路拿過去的,想來那時候她也是一時順手罷了。真真是個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元嘉帝笑而不語。

    國公府的姑娘還能缺兩塊點心吃?

    這分明就是預料到了可能出現的危機,於是提前做好準備。

    此外,能當暗器用的東西不知凡知,路上揀塊石子兒都行,可陳三姑娘卻挑了硬度最軟的小點心,這便表明她的目的不是擊潰或殺傷對手,而是意在阻撓。

    她顯然並不認為自己有能力與刺客周旋,同時亦考慮到了長秋殿寢宮的情形,甚至連刺客可能的出手位置都做了預判,所以才會在以元嘉帝的安危為第一要務的前提下,投擲點心用以撓敵。

    可莫要小看這一塊小小的點心,其間所展現出的縝密周詳以及急智,普通人可未必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“這孩子,朕總是要見上一見的。”元嘉帝笑語道,神情間很是歡喜。

    雖是才遭行刺,且還險些被殺傷,但他卻並沒有太把這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自登基以來,他經曆過的大風大浪實在太多了,昨日的行刺,不過是為他過往的曆險又增添了一筆而已,相較於此前那無數次的刺殺,長秋殿之事根本提不上筷子。

    見他心情頗好,太子殿下微微垂首,無聲地舒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幾乎與此同時,走在通往水鑒軒的路上,陳瀅也無聲地籲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她才剛剛回府,便在垂花門前見著了等候多時的楊媽媽。

    楊媽媽是許氏跟前最得用的管事媽媽,她一早等在門前,隻說許氏相請,陳瀅便未及回院兒,而是轉道去了長房所住的院子——水鑒軒。

    水鑒軒,顧名思義,借足一個“水”字,從院門外頭便可見一彎清溪如玉帶,繞著重重院落,盤旋而去,潺潺流水中,時有紅鯉躍出水麵,又有田田蓮葉,風物極佳。陳瀅一路走來,隻覺涼風盈麵,一掃夏時潮悶,心情自是不錯。

    尋真卻是左右四顧,兩眼直冒光,滿臉垂涎地望著那水中遊魚道:“這魚兒好生肥美,味道定然不錯。”

    陳瀅便彎了彎眸子:“要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非問非答,在前領路的楊媽媽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二房不隻主子怪,丫鬟也怪。

    尋常人見了這魚兒,誰不會讚一聲好看?誰會上來就想到吃?誰會煞風景地說什麼下雨不下雨?

    二房的人,真是叫人摸不著頭腦得很。

    進得院門,踏上台磯,楊媽媽親手挑簾,許氏早便迎到了抱夏的扇前,笑微微地道:“這天氣怪熱的,難為你跑這一趟。”

    陳瀅屈身見禮,客客氣氣道:“大伯母這風涼得很,侄女並不熱。”

    “進來吧,坐下說話。”許氏笑著招呼她進屋,又吩咐楊媽媽:“把那香妃竹麵兒的繡墩搬去窗下,那迎著風。她們小姑娘家家的,經不得熱,不像我們年紀大了,就怕吹風。”

    楊媽媽笑應了個是,忙叫人去搬繡墩,陳瀅掃眼看向窗邊,便見那雨過天青的細紗攏著窗格兒,窗子支起了一半,能聽得見院子東角山石上流水的聲音,泠泠地,帶來幾許涼意。

    一時那繡墩安置妥當了,陳瀅便在窗邊落了坐,轉首便見許氏正張羅著叫小丫鬟倒茶。

    許氏今日穿了件家常半舊的珠紫夏布衫子、下係著月白馬麵裙,發上也沒插戴簪釵,隻挽了個家常纂兒,一舉手一投足,恰似臨水照花,淡雅閑逸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別忙了,歇一歇吧。”陳瀅客氣地說道,視線往旁轉了轉,便見楊媽媽將手一揮,便把一眾小丫頭子都給帶了下去,而許氏則在旁端坐著,隻字未出。

    看起來,她是有重要的話要說。

    心下如此思忖著,陳瀅便端起了茶盞,淺淺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清芬的香氣在唇齒間繚繞,饒是她向來不大懂茶,也知道這茶定是不俗。

    許氏此時也坐了下來,卻是一時未曾開言,也自端著茶盞喝茶,抱廈異常地安靜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賞賜,可能過不了幾日就要下來了。”良久後,許氏終於打破了沉默,含笑說道,“這可是給咱們國公府增光的好事兒,三丫頭這回真真是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陳瀅遵循著回話的規矩,謙了一句:“謝大伯母誇獎。”

    隻此一言,再無下文。

    許氏的麵色仍舊極為溫婉,眉心卻是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陳瀅此刻的態度,委實不能算是客氣。

    許氏喝了一口茶,低垂的眉眼間便湧起了幾分哂然。

    不過就是機緣巧合罷了,如今竟還擺起了譜兒,蹬鼻子上臉的,說的就是這種人。

    隻是,回想著國公爺此前的那些交代,許氏卻又覺得,陳瀅這態度倒是正合適。

    “你祖父要給你傳句話兒。”不想再與陳瀅打機鋒,許氏索性便挑明了意圖,麵上的笑容依舊柔和:“你祖父得了個準信兒,因你立下大功,陛下很可能會讓你自己挑個想要的物件兒作為賞賜。你祖父的意思是,讓你向陛下討一句話兒。至於這話具體是什麼,你祖父叫你先空著,隻說等到了時候,請陛下別忘了賞一句話兒就成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許氏便垂下了眼睛,專心打量著手中的茶盞,仿佛那茶盞長出花兒來了似的。

    因她低著頭,陳瀅並看不見她的表情,不過卻可以猜出,許氏一定是在忍笑。

    國公爺做事向來顧頭不顧尾,他讓陳瀅跟元嘉帝要的,其實是一個未來的承諾。

    換言之,他是希望這句空白的承諾,會在將來的某一天,為國公府擋去一劫。

    這和向皇帝討要一塊免死金牌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陳瀅簡直不知該說什麼才是。

    試問這世上誰會好端端地向皇帝要免死金牌?那豈不是在明著告訴皇帝“我將來一定會犯下死罪”嗎?

    國公爺這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,怎麼會想起這麼一出來?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2:45  ExecTime:0.1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