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48章忽爾蒼涼


    太子殿下聞言,不由朗笑起來,那笑聲亦如綠樹搖風般清越動聽:“怪道市井的人都說‘老小’、‘老小’呢,皇祖母如今越發像小孩兒了,跟個小姑娘也能置氣。”

    蕭太後被他說得也笑了起來,搖頭道:“你這孩子,淨拿你皇祖母開心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,她祖孫二人感情不錯,行止間有著自然而然的親近,絕非作偽。

    有了太子殿下在側,郭媛的事情,蕭太後便再不曾提及。

    到底那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,當著太子的麵兒,蕭太後也要顧忌一些。再將事情往深處想一想,往後郭媛若想要一生順遂,太子殿下這一頭,那是絕不能落下壞印象的。僅是因此之故,蕭太後就不可能做出任何不智之舉。

    隻得就此作罷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你母親叫你來的?”蕭太後又問了一句,略施粉黛的臉上,不見情緒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便作委屈狀:“皇祖母這是不相信孫兒麼?孫兒自己來瞧瞧您,如何就不成了?”

    清越的聲線略有些拖長,帶幾分殷勤討好,卻依舊動聽。

    蕭太後便揚聲笑了起來:“好啦好啦,是皇祖母說錯了,你也別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殿下聞言亦跟著一笑,周遭的宮人便也發出了參差不齊的笑聲。

    便在這笑聲中,蕭太後的眼底卻是微微一暗。

    司徒皇後自己沒出麵,卻特意派了太子殿下來給陳瀅解圍,由此可見她對成國公府的回護之意。

    再進一步說,這應該也不隻是皇後一個人的意思,元嘉帝怕亦有此意,否則太子也不會來得這樣。

    蕭太後便在心歎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非是她不願給女兒和外孫女撐腰,委實是陳瀅這回立下的功勞太大,而成國公府又實在表現得太好,不由得陛下不看中。

    說來說去,這皆是國公府自己爭氣,與之相比,長公主府在諸多事情上的表現,越發不上得台麵,也難怪元嘉帝這回沒站在自家人那一頭。

    明白了這一點,蕭太後便有些意興闌珊起來,沒說幾句話便命陳瀅告退了。

    陳瀅自是求之不得,說了兩句場麵話,便離開了花園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卻是一時未走,仍舊留下陪蕭著太後散步。

    此刻時辰尚早,那陽光也還不烈,園中花木扶疏,卻是個散步的好去處。

    祖孫二人一時皆未說話,漫步來到園中荷塘旁邊,卻見那池中恰有一朵早開的荷花,盛放在亭亭翠蓋間,一陣風來,便迎風點頭,別有意趣。

    蕭及後轉首看了看一旁的太子,半真半假地道:“人都走了,你的差事想也完了,還留在祖母跟前做什麼?”

    太子便作出一副冤枉的表情來,叫屈道:“孫兒真是來陪皇祖母說話的,皇祖母可不能就這麼趕孫兒走。”

    蕭太後慈愛地看著他,目中滿是歡喜。

    隻是,再過得數息,她似是想到什麼,驀地歎了口氣,神情一下子變得落寞了起來,轉首望向遠處,悵悵言道:“祖母是真的老了,些許小事,竟也覺得心有餘而力不足,歲月當真不饒人啊。”

    沒有了那個“皇”字前綴,她的這番話,便有了幾許蕭瑟之意。

    明著是感懷歲月,實則還是在埋怨元嘉帝不肯幫忙。

    太子聞言,漸漸地便也收了笑,與她一同望向盛開的荷花,和聲道:“皇祖母又何必如此傷懷?難道您不應該感到高興麼?”

    蕭太後看了他一眼,麵露奇色:“這話可奇,祖母為什麼應該高興?”

    這一回,卻是輪到太子殿下歎氣了。

    他長歎了一聲,用著與蕭太後同樣悵然的語聲,感慨地道:“世有君子,赤誠坦蕩。皇祖母身邊便有一個這樣的小君子,不肯以虛言迎和,隻願據實相告。此乃幸事啊,皇祖母為什麼要不開心呢?”

    蕭太後被他說得一愣,旋即幾乎失笑。

    太子竟是拿陳瀅比做了君子,簡直可笑。

    “小君子?真虧你給她臉上貼金。”蕭太後一麵笑一麵搖頭,很是不以為然:“你從哪瞧出她是君子了?難不成就因為她不肯向皇祖母低頭?你是不知道,她昨日連鄭朝珠都……”

    她忽覺失言,連忙住了口,麵上的神情也跟著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鄭朝珠的事情,不提也罷,說出來就又是一連串的麻煩。

    蕭太後再度歎了口氣,抬手撫向身畔山石,默然不語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本也不過是陪她解悶罷了,如今見她神色鬱鬱,便知道陳瀅其人不便再提,於是便轉過話題,挑了些蕭太後愛聽的趣事說了幾件,好容易哄得她老人家歡喜了,這才辭去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太子偶遇正要前往東宮傳話的賀順安,得知元嘉帝召見,於是便又中途轉向,來到了元嘉帝日常燕息的宣德殿。

    元嘉帝才與幾位閣臣議罷朝堂之事,正坐在禦案後頭吃著一碗燕窩粥,見太子來了,便吩咐賀順安:“賀大伴,給太子也送一碗去。”

    賀順安笑眯眯地應了個是,便親自下去安排了,元嘉帝擱下湯匙,笑著向太子道:“正要問你件事,你來得倒。”

    太子躬身道:“不知父皇喚兒臣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元嘉帝拿錦帕拭了拭手指,旋即站起身來,負手往旁踱了幾步,沉吟地道:“去看過你祖母了?”

    “兒臣正是從長樂宮過來的。”太子說道,略略直起了身,麵上帶著溫煦的笑容。

    元嘉帝點了點頭,不再就此多言,而是話鋒一轉,問起了喬修容:“喬家是怎麼個情形?”

    昨日遇刺一事,元嘉帝全權交給太子處置,既是讓他多些曆練,也是出於對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目前說來,這對天家父子之間的感情還是比較純粹的,並無契機讓他們走到君臣乃至於相忌的地步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聞言,麵色微肅,沉聲道:“兒臣從五軍營抽調了些人手去查,喬修容一家已經失蹤多日了。約在兩個月前,喬修容的那對養父母說是要回原籍走親戚,就此帶著喬小弟一去不歸,眾鄰人便也沒當回事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明天就要上架了,我就不開單章寫上架感言了,就在這一並說了吧。

    上架後的更新時間還是照舊,下午一點更一章、三點更一章,兩更保底,萬賞及以上會有加更,其實親們的正版訂閱就是對作者君最大的支持了,謝謝親們一直以來的支持。

    另外,剛上架當天也會有爆更。本來想多存點稿子的,隻是從一月底到現在,作者君沒有一天能夠真正地安定下來碼字,所以爆更的字數可能也不會很多,請大家見諒。

    現在,就讓我們和擰著嘴角怪笑的陳三姑娘一起踏上未知的探案之路、開啟一段為理想而作死……咳咳……奮鬥的旅程吧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1:04  ExecTime:0.1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