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47章春風聞笛


    陳瀅向著蕭太後躬了躬身,開口時,語氣卻仍舊如水波流淌,不帶絲毫波動:“回太後娘娘,香山縣主誣陷我大姐姐偷盜,收買人證、損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哀家想聽的不是這個!”蕭太後陡然打斷了她,身上的氣息瞬間變冷,凝目看向陳瀅,語聲轉寒:“莫怪哀家沒給你機會。”

    言辭森冷,有若刀鋒。

    陳瀅抬起頭來,直視著蕭後。

    遲暮的美人立在蔥籠綠樹間,遍身華麗、珠翠滿頭,卻又顯得那樣地空虛脆弱。

    那種悲哀的感覺,再度湧上心間。

    山東連年大旱、西北蝗災頻發,大楚南北強敵伺立,遠還未到歌舞升平的時日。

    可是,隻要逃難的流民不曾出現在盛京,隻要那兵戈不曾逼進皇宮,在太後娘娘的眼睛,這一切便皆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她的眼中心,隻能容得下眼前那幾個人、那幾件事。

    站在權力最頂峰的太後,也就隻能做到這些了麼?

    “除了事實,臣女並沒有別的話可說。”陳瀅開口言道,仍舊直視著蕭太後,眸光平靜,沒有一絲畏懼。

    蕭太後亦回視於她。

    她頭一次發覺,這個看起來異常幹淨的女孩子,似乎一點也不怕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?”她問道,麵色變得越加地冷,身上凝聚起了令人膽寒的氣勢。

    周遭的空氣迅速冷卻,仿佛連天色都陰了幾分。

    陳瀅卻還是一臉地平靜,淡淡地道:“臣女為何要怕?就因為臣女說了實話麼?”

    她轉開眼眸,望向遠處的重樓疊宇,唇角邊綻出了一個真正的笑意:“從什麼時候起,誠實也變成了一種罪責?臣女以實證論是非,何錯之有?不去糾正錯誤,卻要令真實蒙塵。若這就是現下的世道,臣女隻能說,這世道,病得不輕。”

    蕭太後定定地望著陳瀅,眼眸深處蘊著一絲極微的怪異。

    她在奇怪,自己為什麼竟然不覺得生氣。

    這樣的言辭與態度,已經稱得上是冒犯了,可她卻偏偏並沒有被冒犯的感覺。

    她似是本能地知道,這個年僅十三歲的小女孩,不過是在她的麵前說了實話而已。

    一時間,她竟覺得恍惚起來。

    她已經有多久沒有聽到過實話了?

    她活過了兩朝,見識過各種各樣的人,與無數人打過機鋒,每天都要在許許多多的言語往來間揣測真相。

    而事實、真相以及實話,這樣一些尋常可見的事物,於她而言,卻漸漸成了一種奢望。

    蕭太後驀地扯動嘴角,說出了一句連她自己都吃驚的話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說一句謊麼?”她說道,發覺自己的語氣居然是無奈的,甚至還帶了幾分寬縱:“再怎樣說,哀家也是太後,你一個小丫頭,怎麼就不能順著哀家說幾句話呢?”

    陳瀅的嘴角動了動,卻並未作答。

    蕭太後似也不需她回答,隻微微搖頭,自嘲地扯開了一個笑:“哀家是老了,搞不懂你們這些小家夥在想什麼。”

    “皇祖母在想什麼呢,說出來也叫孫兒聽聽。”一道語聲忽然便響了起來,清越溫和、動人心魄,好似樹葉在陽光下隨風搖動,又若春日午後的長巷,有人吹笛。

    陳瀅循聲望去,便見一個穿玄色袞龍袍、身量修長的年輕男子,自蔥翠綠樹間緩步而來。

    遠山般的眉、澄空般的眼,一笑時,便似綻放了整個春天。

    那間,雲散霧收,長天如洗,燦爛的陽光撲上了身。

    陳瀅晃了晃神,連忙折腰行禮,同時在心底輕籲了口氣。

    美麗的人,天然就具有極強的殺傷力,陳瀅覺得眼睛被灼得不輕,借著俯身之機舉袖揉了揉。

    大楚朝能穿上袞龍袍的,不是太子就是皇子,而看這男子的年紀,必是太子殿下無疑。

    真真是個耀眼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陳瀅心下暗忖。

    怪不得興濟伯府夫人這麼使勁兒想把女兒塞過去呢,換了她是當媽的,她也要動心思。

    陳瀅微眯著眼,試著想象了一下太子殿下與陳並肩而立的畫麵,心底迸出了一聲讚歎。

    那真是極為登對的一雙璧人。隻可惜,陳生在了國公府,這畫麵怕是無緣欣賞得到了。

    陳瀅微覺遺憾。

    一見來人是太子,蕭太後身上的那種暮氣瞬間便沒了,麵上揚起一個怡人的笑來,問:“你怎麼有空過來了?是你母親叫你來的?”

    “孫兒是自己過來的,皇祖母安好。”太子殿下已然走了過來,笑著行了一禮,複又轉向陳瀅,伸手虛扶了一把,溫言道:“免禮,請起罷。”

    君子一言,如沐春風。

    那個那,陳瀅腦海中反來複去的,隻得這幾個字。

    以往在書中讀到描寫某人“給人如沐春風之感”,她總覺得虛辭太過。

    這世上哪有這樣的人?那春風又如何能夠經由人的身上體會得出?

    而此刻,陳瀅卻是深切地體會到了。

    原來,這世上真有這樣的男子,僅僅一句話、一個動作,便叫人打從心底溫暖起來。

    陳瀅緩緩起身,以眼尾餘光打量著眼前的高挑身影。

    細看下來,太子殿下其實神似元嘉帝,尤其一雙眼睛,光華內蘊,湛湛若秋水。

    隻這一雙眼眸,便能秒現代那些小鮮肉十八條街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在說什麼呢,也說來讓孫兒聽聽。”太子殿下說道,麵上的笑容十分溫煦,陳瀅立時轉開了視線。

    莫名地,她有點同情那些近身服侍他的人。

    如廝俊顏、如此笑容,每日都要與之相對,第一,眼睛怕是要瞎,第二,想來會止不住地心動。

    心動卻又不可得,隻能遠遠地瞧著,偏這的女子能夠接觸到的人與事又極為有限,沒有外物來化解,不抑鬱也要得相思。

    服侍太子殿下,委實是件勞力又勞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陳瀅心雜七雜八地想著這些,略略有些走神,並未聽見蕭太後又回了什麼話,直到一根保養得很好、戴著羊脂玉約指的白皙手指,陡地伸到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喏,就是這個小丫頭。”太後娘娘的語氣就像是在開玩笑,又像是在跟太子訴苦:“在哀家的跟前兒,這丫頭也不肯說兩句好聽的討個饒,真真強得跟什麼兒似的。偏她又是個嬌滴滴的丫頭,打也打不得、罵又罵不得,哀家這心呀,別提多難受了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14:12:22  ExecTime:0.1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