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44章愧疚之意


    “本案最令人疑惑不解之處,便在於其中流露而出的愧疚感。”陳瀅繼續說道,解釋著她當時考慮案情時的思路:“它給我的感覺不是邀寵,而更像是在最大程度地激起陛下心中的愧疚之意。”

    司徒皇後聞言,麵色立時一寒。

    陳瀅這話,讓她想起了元嘉帝聽聞喬修容滑胎時的反應。

    的確,在知道毒物乃是夾竹桃之後,元嘉帝當先便要皇後按下此事,不必再查,次之則是覺得對不起喬修容,讓她平白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縱然世人常言:君心難測。可是,所謂一國之君,再是如何高高在上,他也依舊是人,那些普通人的喜怒哀樂,皇帝亦在所難免。

    與其說那設下此毒計之人,其對元嘉帝的心思把握得極準,倒不如說,此人對人心的揣測與利用極為純熟,將每一步都算到了位。

    思及至此,司徒皇後的麵色越發森然,捏住帕子的手指攥得極緊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孝順,在這宗案子被充分地利用了。”陳瀅總結性地說道,躬了躬身,不再出聲。

    其實,元嘉帝對司徒皇後的愛,也體現在了這件案子。

    陳瀅早就聽人說過,大楚朝的這兩位帝後,乃是一對鶼鰈情深的愛侶。

    當年司徒皇後還是皇妃的時候,元嘉帝對她便極為寵愛。其後他登基為帝,雖然不能說是獨寵皇後一人吧,卻也一直等到太子年滿六歲之後,才陸續與別的妃子生下了幾位皇子並公主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元嘉帝對司徒皇後用情頗深。

    也正因有了這份深情,在發現事涉太後之時,元嘉帝便知道,皇後很可能也要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他應該不相信皇後會做這種事,但同時,身為帝王,多疑已經滲進了他的骨髓,這又讓他的愛變得較常人更為複雜。

    越是用情,則越怕觸之即碎。

    這種患得患失、複雜難言的愛,在本案中體現得極為清楚。陳瀅雖然隻是個外人,卻也能夠察覺得到。

    如果這一切真是安王餘黨所為,陳瀅認為,這些餘孽對元嘉帝的了解,也算是相當深刻的了。

    “聽了你的話,接下來的事情便容易猜了。”司徒皇後說道,神情已然複歸如初,依舊是溫婉親切的模樣。

    蕭太後便也跟著點頭,晦明難辨的眼風緩緩掃向陳瀅,複又轉向空闊的殿宇:“哀家這時候也想明白了,你與蔣玉生身上皆沾著羊躑躅的味道,可你二人卻都沒被迷倒,於是你便猜出這迷香不是為你們準備的。而皇後本就是從長秋殿過來的,她也無事,於是她也不在其列。剩下的人,除了哀家便是陛下,陛下的可能性自是更大些。”

    “太後娘娘明鑒。”陳瀅躬身說道,再一次覺得,太後娘娘在某些方麵表現出來的聰明,實是令人驚歎:“臣女第一時間想到陛下,正是因為那羊躑躅的味道是從喬修容的身體上散發出來的,而非一旁的香爐,所以臣女才會有了那些聯想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上座的兩位貴人互視一眼,麵色皆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後宮是個避忌極多的地方,想那喬修容才滑了胎,無論太後還是皇後,前去探望她時,那是絕對必須隻能隔得遠遠地瞧上幾眼,再說兩句泛泛的安慰之語,最後丟下一堆不會引起麻煩的禮物,方會離開。

    這幾乎是不成文的規矩,就連才進宮的小宮女都知曉,宮最忌諱不必要的觸碰,送禮時更忌香料與食物。縱觀整個後宮,也就隻有元嘉帝,才能夠毫不避嫌地與女子們親密接觸。

    “真真是算到了骨頭去。”司徒皇後說道,語氣中帶了一絲後怕。

    此計最厲害之處,便在於對人心的算計,看似無所用心,實則卻是步步不落空。

    “那幾個旁的本事沒有,就這些陰毒手段層出不窮。”蕭太後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縱然她不曾明言,可陳瀅還是認為,蕭太後口中的“那幾個”,想必就是那些死去的王爺或郡王。

    她確實沒猜錯。

    元嘉帝坐上龍椅的頭幾年,刺駕之事時有發生,僅蕭太後知道的就有五起,若不然她也不會總是覺得元嘉帝會是個短命皇帝。

    一個看似無用溫和的人卻榮登大寶,且位子又沒坐穩,底下的人怎麼可能白看著不管?

    如今看來,不安分的人想必還沒死絕,今日之事給元嘉帝敲響了警鍾。

    蕭太後的麵色變得極為陰冷,陳瀅瞥眼瞧見,想了想,還是開口道:“其實,依臣女所見,太後娘娘並皇後娘娘也不必太過恐慌。”

    蕭太後麵色微凝,撩起眼皮掃了她一眼,淡聲問:“此話怎講?”

    陳瀅便道:“從這件事上可以反證出一件事,便是建章宮一帶的護衛工作,做得極好。”

    建章宮是皇城的第二大建築群,其中包含太極、永延、高明、宣德等數座殿宇,是元嘉帝起居辦公之處。

    聽得此言,司徒皇後與蕭太後皆同時抬起了頭,兩個人都不曾說話,隻靜待陳瀅下文。

    陳瀅便又續道:“請娘娘們細想,若非陛下身邊守衛森嚴,讓喬修容根本找不到機會動手,她又怎麼會出此下策?這是其一;其二,行刺可非小事,豈容浮躁?那幕後之人理應等到喬修容真的有孕、抑或是詳細了解夾竹桃中毒後的反應之後,再行動手,才是萬全。可他(她)卻沒這樣做,想來這並非此人耐心不夠,而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,可見長秋殿之機於此人而言,是極為艱難才得來的,明知有漏洞,可他(她)還是隻能將就著做了。”

    上座二人聞言,麵上漸漸浮起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還有第三點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。”陳瀅繼續說道,如水般流暢的語聲回蕩在殿宇中:“刺客在宮的行動受到了極大限製,除了長秋殿,她去不了任何地方。也正因如此,喬修容才要千方百計地勾起陛下的愧疚之心,進而讓陛下駕臨長秋殿,以使得計劃得以實施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6:32:00  ExecTime:0.1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