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40章紫藤花香


    一個才失去了孩子的妃子,看見她的皇帝夫君來了,總是要哭一哭、訴訴衷腸,抑或是把眼淚當作武器,期待著能夠得到君王的些許愛憐,這些皆是常情,宮的妃子們幾乎都會這樣做,而元嘉帝也從最初的不適應,到後來的習以為常,再到如今的身心兩用。

    比如此刻,當他的雙手被喬修容緊緊拉住之時,他的神情與身體動作都極盡溫柔,如同所有愛憐妻子的夫君,正用著最大的耐心與包容,傾聽妻子的講述。

    可與此同時,元嘉帝腦中想的,卻是朝會上談起的山東災情,並將可能的官員一個個篩選了一遍,繼而斟別出派去賑災的禦史人選。

    這是一項複雜的工作,要求一心兩用、身心分離,元嘉帝也是花費了不少時間,才熟練掌握了這門技藝。

    就在他將提名禦史的人選範圍縮小到五人時,他的心頭,忽然微微一刺。

    那感覺極為微妙,就仿佛正有人將一柄利劍,對準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馬上就清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元嘉帝算得上是個馬上皇帝。

    在他還是皇子之時,他就曾經率領軍隊與北疆人打過仗。而登基之後,他又兩度禦駕親征,親身經曆過無數危險,由此鍛煉出了遠比一般人更為敏銳的直覺。

    幾乎就在清醒過來的一瞬間,他就已經本能地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腿卻軟得像是兩根麵條兒,竟無法支撐起身體的重量。

    “撲通”,重重一聲,他重又跌坐在了床邊,無力的感覺瞬間彌漫全身,鼻息間充滿了一股使人渾身發軟的、甜蜜的香氣。而那香氣最深的來源地,便在那個正軟軟地靠過來的身體之上。

    喬修容便如小鳥依人一般,軟倒在他的懷中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都像是放慢了,就仿佛時間流動的速度在這一刻被人特意調緩,以便讓人更清楚地了解此時的狀況。

    小宮女的手自迎枕下抽了出來,一柄短刀出現在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她的神情冷漠到刻板,握刀的姿勢帶著江湖人特有的熟稔,好似那刀子是她的手延長出來的一部分,雪亮的刀尖閃著寒光,刺穿濃鬱了香氣,也刺透了幽沉的光線。

    元嘉帝動作遲鈍地側了側身。

    那一刻他並沒意識到,他的手正被另一雙冰涼纖細的手,緊緊地包裹住。

    求生的本能使得他這個側身動作的力道極大,在那個瞬間,他甚至生出了幻覺,覺得自己正沉在水底的漩渦之中,被無邊糾纏的力量阻滯著,他必須用盡所有的力氣,才能往上遊動半分。

    這奇異的幻覺般的本能,在關鍵時刻,為他爭取到了寶貴的一息。

    喬修容被他大力拉轉了過來,刺客刺出的第一刀,正中她的後心。

    元嘉帝的臉與喬修容的臉挨得很近。

    他清晰地看見,喬修容那張楚楚動人的臉,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地變成了青灰色,她的兩個眼珠死魚般地往上翻,身體抽搐著,不受控製地倒向後方。

    這個曾經嫋娜婉轉的美人兒,在臨死前醜陋得一如惡鬼。

    刀上有毒!

    元嘉帝有些恍惚地想著這些,兩手用力掙脫,意圖脫離那雙纖手的包裹。

    然而,旖旎的香氣已然侵襲肺腑,原本應該很容易完成的動作,在這濃鬱的香氛之中,變得格外艱難。

    喬修容終於朝後倒去,整張臉已經完全地變成了灰黑色。

    而她失去控製後的這個無意識的動作,為元嘉帝,爭取到了寶貴的第二息。

    “護駕!”一個尖利的聲音突兀地響了起來,如閃電穿破重重陰雲。

    刺客飛地拔出陷在喬修容身體的短劍。

    然而,她已經沒有機會刺出第二劍了。

    大批侍衛湧了進來,撤開的屏風給了他們更寬闊的視野,瘦小的執刀宮女正站在元嘉帝的對麵,二人中間,隔著喬修容的死屍。

    刺客比所有人都更早意識到了這一點,她沒有轉身逃跑,而是合身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的任務就是殺死元嘉帝,不惜任何代價!

    侍衛們有了那遲疑。

    不能放箭,那樣太危險,很容易誤傷元嘉帝。

    可是,若要往前衝,時間卻明顯來不及。

    刺客的短劍一定會在他們趕到之前,刺中陛下!

    時間變得越發緩慢起來,所有一切都如同在深水中劃動,每個人的動作,都像是能夠帶出一層層的波紋。

    驀地,一樣東西疾飛而至,箭矢般襲向了刺客

    準確地說,是襲向刺客持刀的手。

    刺客並沒有揮刀格擋。

    那一刻,短劍離元嘉帝的咽喉隻有一指,她甚至能感覺到這位天子口中噴出的熱氣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手臂卻忽然一歪。

    劇烈的震蕩與疼痛,讓短劍幾乎脫手。

    刺客淡漠的臉上,第一次劃過了驚異之色。

    那擲來的東西,不啻戰場上弓箭手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短劍立刻失去準頭,“嗤”地一聲,第二次劃過了喬修容的身體,就像是刺客掄圓了胳膊要把她推向一旁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賀順安終於不顧性命地撲了上來,以身體護住了元嘉帝,將他撲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長箭破空之聲瞬間響徹寢宮,刺客在一息間幾乎被射成了刺蝟。

    “護駕!護駕!”氣急敗壞的呼喝雜以窗扇碎裂的刺耳聲響,讓方才還緩慢得如同停滯的時間,在片刻間重新恢複了流速。

    新鮮的空氣湧入房中,元嘉帝時間腦中一清。

    那種綿軟無力的感覺仍舊還在,但已經漸漸失去了漩渦般的拉扯力。

    “陛下!陛下!陛下可有受傷?”賀順安麵孔青白,雙唇發紫,張到極致的眼睛暴突出來,頭布滿了恐懼的紅絲。

    方才的那個瞬間,他根本就不及反應,等到他恢複行動力時,剌客的劍恰好在元嘉帝的身前劃了個半圓。他嚇得魂飛魄散,在撲上來的那一,他甚至以為,他撲倒的會是一具噴血的屍體。

    可神奇的,元嘉帝竟然毫發無損,甚至連一滴血都沒濺上。

    看著賀順安恐懼到變了形了臉,元嘉帝沒說話,隻安撫地拍了拍他。

    隨後,皇帝便察覺到,手指似乎是碰到了什麼東西。

    他本能地將那東西抓在手,並且很就記起,方才在短劍刺來的瞬間,一樣東西正好飛了過來,打歪了那致命的一擊。

    “扶我起來。”他溫和地說道,看見賀順安的老臉上已經淚水縱橫,便又拍了拍他:“你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說著他便抬起了右手,以便讓賀順安瞧見他手的那樣東西,隨後咧嘴笑了笑:“還有它。”

    賀順安哆嗦著腿腳好容易爬起來,擦幹淚水看向皇帝的掌心。

    透過模糊的視線,他看見,在那隻布了繭痕的手掌,攤放著一塊早就看不出形狀的點心,點心散發出的紫藤花的香氣,就算隔得遠些,也能聞見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14:13:21  ExecTime:0.1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