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27章暗香浮動


    陳瀅知道,這種積年老監久居宮闈,深知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道理,一見情形不對立馬就報上姓名,以顯示其真誠合作的態度。

    陳瀅也不為難包玉春,隻問:“今兒是誰給我搜的身?”

    “是兩個小宮女,奴才親自在外頭盯著的,準不會錯兒。”包玉春一點就透,又附贈了一句:“縣主沒告訴奴才來的是誰,奴才不知道您就是國公府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都知道她姓陳了,卻還說不知她的身份,看起來,郭媛在宮能調動的人手並不怎麼樣,說話都前後矛盾的。

    陳瀅又加了把子力氣,但見眼前的老樹皮直接皺成了老橘子皮,繼續問:“再問你,你們中間帶‘朝’字的是哪一輩兒?”

    宮的太監都是一輩兒一輩兒起的名字,包玉春就是“玉”字輩兒的,陳瀅想知道周朝貴這一輩的是高還是低。

    “朝字輩的前輩,正比老奴長了一輩。”包玉春終於痛得流下了眼淚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國公府家嬌滴滴的小姑娘,居然這力氣大得嚇人,他這輩子也算經過些風浪,想不到臨到老來,還被個小姑娘狠狠治了一回。

    “老奴錯了,姑娘饒了老奴吧。”包玉春終於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了起來,老橘皮立時成了發泡橘皮。

    陳瀅放開了手。

    別的她都能忍,唯髒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帶路吧。”伸手推開屋門,陳瀅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包玉春立時應是,聲音已經恢複了正常。

    陳瀅回頭看去,見這老太監一身整齊,眼淚鼻涕不翼而飛。

    宮的人,果然都很有一手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路,包玉春表現得十分小心殷勤,再沒出過半點兒蛾子,順順當當地把她送到了又一處宮門前,便停下了。

    一個看上去很體麵的年輕太監正在門邊兒守著,見他們過來了,便上前皺眉斥道:“怎麼這麼久?再晚就該遲了。”

    包玉春點頭哈腰地道:“吳總管見諒,吳總管見諒。”

    那吳總管明顯比他身份更高,也不理他,隻恭敬地向陳瀅要過腰牌,驗看過後雙手奉還,恭聲道:“陳三姑娘請隨奴才來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後跟著兩個提燈的小宮女,吳總管在前引路,兩個小宮女挑燈隨侍,將陳瀅引進了門中,而包玉春則躬立在門外,大氣不敢出。

    陳瀅越發覺得有趣。

    香山縣主找來的幫手,居然連禁宮的第二道角門都挨不上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許老夫人有句話還真說對了。

    今時不同往日,永寧長公主在陛下心的分量,很可能沒那麼重。

    天色漸漸地亮了起來,這一路花木扶疏、亭台軒麗,讓陳瀅真正感受到了皇家園林的氣派。

    過了禦花園,再走了一小段路便是長樂宮,太後娘娘便住在此處。據許老夫人介紹,長樂宮是皇城最大的一所宮殿,由此可見,元嘉帝是個孝順的皇帝。

    陳瀅來得很準時,才一到長樂宮的門口,便有一個麵熟的太監迎了出來,正是去陳家傳口諭的那一位,陳瀅記得他叫蔣玉生。

    吳總管停在宮門外,那兩個小宮女更是退到了後頭,蔣玉生向吳總管略點了下頭,便轉身在前親自帶路:“太後娘娘已經起了,正等著陳三姑娘呢。”

    他生得濃眉大眼,形貌英武,還有一把很好聽的聲音,吐字間有若清泉般動聽。

    陳瀅打起精神,微微垂首跟在他身後,走過寬敞的宮道,踏上高闊的台磯,進得殿中。

    宮殿點著許多燈籠,照得四下如白晝般一般,腳下是綿延的薄錦青氈,視線的兩側時而掠進來月白色的紗羅,一縷淡淡的香氣在鼻端回轉。

    那是月支香的氣息。

    陳瀅又有些恍惚起來。

    現實中的她,理應並不知道這種香。然而在夢,在偵探先生破獲的一起案件中,她卻對這種香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原來,月支香的來處,是在大楚朝。

    據陳瀅所知,這種香產自邊陲小國月支國,因產量稀少,極為珍異,“燒之百,九月不散”,其香幽、沉、靜、深,最宜於消夏。

    思緒輾轉間,腳下的青氈便到了盡頭,陳瀅停下腳步,在蔣玉生“跪、叩、起”的聲音,完成了拜見太後娘娘的大禮。

    “哀家當是誰來了,原來是陳三姑娘。”仿佛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了一個聲音。

    是上了年紀的美人的聲線,帶著些微的沙啞,尾音拖得長而婉轉,好似美人描著長而彎的黛眉,那似有若無的停頓,便是轉盼多情的回眸。

    陳瀅起身,恭恭敬敬地道:“臣女見過太後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抬起頭來給哀家瞧瞧。”太後的聲音淡淡的,聽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陳瀅遵照禮儀抬起頭。

    短暫的安靜過後,太後娘娘輕輕“嗯”了一聲:“罷了,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陳瀅又垂下了頭。

    “聽說你會斷案?”蕭太後看起來是個直脾氣,說話也不拐彎兒,直來直去的:“哀家還聽說,你還會審問人犯?”

    陳瀅垂首回道:“是,臣女確實會。”

    蕭太後沒說話,但陳瀅卻能感受到落在身上的視線。

    很迢遙、很遼遠,仿佛與她隔了千山萬水,讓人覺出一種永遠不能企及、隻好仰望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就是所謂的赫赫皇權之威。

    陳瀅這樣想著,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皇權果真這樣強大嗎?

    個人的權力,真的能夠大到左右一個國家的命運?

    陳瀅不敢苟同。

    社會主義價值觀告訴她,皇帝也不過是眾多職業中的一種罷了,權力大了些,但絕沒大到那種程度。

    再是雄才偉略的皇帝,也離不開朝廷的支持,更無法獨自轉動國家這部龐大的機器。

    蕭太後想要靠這麼點兒聲勢讓人生出敬畏之心,從另一個角度看,似乎也是皇權本身並不自信的結果。

    “用過早膳了麼?”蕭太後終於又發話了,這問題倒是很接地氣。

    陳瀅便點頭:“謝太後娘娘垂愛,臣女用過早膳了。”

    耳邊傳來了太後的一聲輕笑:“你們國公府早膳可用得真早。”

    既不像是諷刺,也不像是開玩笑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14:12:30  ExecTime:0.1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