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出閨閣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姚霽珊  出閨閣記最新章節  出閨閣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出閨閣記最新章節第096章四宜會館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5章尋聲夢憶(18-03-14)      第094章此心萌動(夜如胖和氏璧加更)(18-03-14)     

第004章雪花桃酥


    陳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將那股陡然泛起的厭惡給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惡意往往會披著善良的華裳;狠毒也總會以天真為憑;而傷害與侮辱,更是時常在長輩們“她還小、不懂事兒”的縱容之下,變得堂而皇之。

    這正是她所處的時代。

    “陳三姑娘莫非是想要在你家長房跟前賣個好兒不成?”郭媛充滿嘲諷的聲音再度傳來,一句話便挑破了成國公府幾房之間的關係:“素日你連話都說不全,這會子倒曉得出頭了。”

    這話成功地讓四周的笑聲變得更大了些。

    陳瀅是成國公府二房嫡出的姑娘,在家行三,而二房在國公府的地位一直比較尷尬。陳瀅的父親陳劭失蹤數年,生死不知。一個沒了男主人庇佑的房頭兒,那是根本立不起來的。此外,陳瀅本人也不擅言辭,在貴女圈兒默默無聞,這時候她卻突然替陳出頭,這不是討好長房又是什麼?

    幾乎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。

    “我隻是來陳述事實而已。”陳瀅像是沒聽懂郭媛的話,平靜地回了一句,然後上前幾步,指向地上跪著的桃枝:“你袖子上沾著什麼?”

    與她的出現一樣,這話問得突兀而又奇特,場中笑聲頓時一輕。

    桃枝怔了怔,連忙低頭查看衣袖,隨後小聲而恭敬地回道:“回陳三姑娘的話,婢子的袖子上沾了點兒糖霜。”

    陳瀅於是舉起了左手。

    眾人這才發現,她的左手托著個裝著點心的碟子。她盡量將手舉高,以便讓更多的人能夠看見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沒記錯,今日飯後一共上了三道茶點,卻隻有這一道‘雪花桃酥’是帶著糖霜的。顧二姑娘說是不是?”她轉向了一旁的顧楠。

    顧楠有些茫然地點了點頭:“正是,這是我們家最近才製出來的點心。”

    陳瀅“哦”了一聲,嘴角往一個奇怪的角度擰了擰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後,顧楠才後知後覺地明白,陳三姑娘這是在……笑?

    她挑了一下眉頭。

    這個笑還真是挺……特別。

    陳瀅並不知道自己的笑給顧楠帶來的困擾。

    她踏前兩步,順手將碟子放在郭媛麵前的桌上,又轉身說道:“雪花桃酥是一刻之前上席的,顧二姑娘應該也能證明這一點,對不對?”

    顧楠愣了片刻,再度點頭:“嗯……是的。一刻前是我下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因為香山縣主最珍愛的玉碎了,顧楠特意叫人端上雪花桃酥以緩和氣氛,結果桃枝突然告發陳,兩邊兒就這麼對上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桃枝姑娘,你唯一能夠接觸雪花桃酥的機會,隻有在一刻前把點心端上桌時的那一小會兒,我說的應該沒錯吧?”陳瀅的聲音分明像水一樣平靜,可卻讓人有種將要被水衝走的感覺。

    無論哪家擺宴,菜品或茶點上桌後,府的丫鬟們便會退下,那些添茶倒水近身服侍的活計,各府主子的貼身丫鬟會接手,不會假手於旁人。這也是不成文的規矩。

    桃枝不安地挪了挪身子,很小聲地道:“應該……是……是的。”

    陳瀅擰擰嘴角,一抬手,“刷”地從袖中抽出了一張紙。

    一個穿著青衣的小丫鬟不知從哪冒了出來,默默地雙手接過紙張,高舉給眾人觀瞧。

    “請大家看這張地圖。”陳瀅手上不知何時多了根樹杈兒,看著像是臨時從什麼地方撅下來的,樹杈上還殘留著一片孤零零的葉片兒。

    她舉起樹杈,在地圖的各處點了點,嘴角一擰:“這地圖我畫得粗陋了些,大家見諒。”

    眾人凝目看去,見這所謂的地圖的確畫得簡陋,幾個正方形分別標注著淨房、花廳、廚房等字樣,每個方塊之間以或直或曲的線條相連,應該是表示路徑。

    陳瀅首先指向了淨房:“淨房位於花廳的北側,直線距離……嗯……離花廳並不遠,但這段路卻很繞,至少要拐五個彎兒。我方才叫人速地跑了個來回,從花廳來回淨房差不多需要半刻鍾左右。桃枝姑娘方才說,她親眼瞧見我大姐姐去淨房的準確時間,是在兩刻不到之前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沒有人回答她的問題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默認了她的表述。

    桃枝此前言之鑿鑿,且還說了兩遍,這花廳的每個人都是人證。

    陳瀅收回樹杈,轉頭看向了桃枝:“桃枝姑娘,你在兩刻不到之前瞧見我大姐姐去了淨房,還一路跟在她身後,親眼目睹了她摔玉的經過,最後又返回花廳。做了這麼些事兒,你總共用了多長時間?”

    花廳越發地安靜起來,所有人的視線都看向了陳瀅,這其中有幾道視線格外地明亮。

    陳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她目光灼灼地看著陳瀅,頭一次發覺,這個從來不愛說話的三妹妹,似乎並不像她表現出來的那樣木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婢子……婢子……記不清了。”桃枝囁嚅地開了口,答案卻是含糊的。

    “你記不清了。”沒有質疑、更未發怒,陳瀅隻是平靜地重複了一句,旋即話鋒陡轉:“可是,你袖子上的糖霜卻表明,最遲在雪花桃酥上桌之時,也就是一刻之前,你就已經回到了花廳,否則你無法解釋這糖霜是從哪兒來的。我這樣說可對?”

    桃枝低垂的眼睛速地眨動了幾下,卻沒回話。

    陳瀅仍舊沒有繼續逼問,而是舉起樹杈在地圖上花廳與淨房這兩處來回劃動了一下:“桃枝姑娘,假定你兩刻不到前跟蹤我大姐姐去淨房並目睹了事件的全部經過,並於一刻之前回到花廳,剛好趕上端點心上桌。那麼,從你跟蹤我大姐姐到你回到花廳的這段時間,肯定不夠一刻,最多大半刻,我這個推測沒錯吧?”

    陳此時已經有點明白這個三妹妹的意思了,立時轉首看向桃枝,口中吐出兩個字:“說話!”

    聲音雖然不響,語氣卻很重。

    桃枝身子一抖,仿佛十分害怕,好一會兒後,方用很低的聲音道:“回……回陳三姑娘的話,婢子想……應該……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想應該是這樣的。”陳瀅專注地看著桃枝,語聲平淡:“可是,我想的卻是,這事情一點兒也不應該。”

    她有著一雙點漆般的眼珠,眼白泛著極淡的微藍,看著人時,眼神幹幹淨淨,如水波一般清澈。

    分明並不是如何厲害的眼神,可桃枝卻陡然有了種被人一眼看到底的感覺,忍不住又瑟縮了一下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14:12:19  ExecTime:0.1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