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絕色總裁的都市神王》全文閱讀

作者:他山石.CS  絕色總裁的都市神王最新章節  絕色總裁的都市神王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絕色總裁的都市神王最新章節074報複(18-02-14)      072你們兒子要去坐牢了(18-02-14)      071瘋狗隻能打死它(18-02-14)     

072你們兒子要去坐牢了


    辦公室的兩個“領導”也是第一次見林峰如此強大的武力,內心的那點領導權力立馬縮卵了,內心暗想自己今天這麼做是否太過分了,萬一林淼後麵被開除後,林峰會不會報複自己呢。

    內心踹踹的二人,互相看了一眼,覺得開除這事,還是後麵再議吧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,一人走進來,帶著好笑意味的口吻說道:“呦,還挺熱鬧的嘛!”

    “周校長,還有孫主任,這是怎麼回事,你們在幹什麼?”威嚴的聲音從隨後進入的人口中發出,一聽就是當家做主的人。

    這人看上去四十歲的樣子,穿著一身合身的休閑淺色西裝,帶這個大大的眼鏡,走路沉穩有力,給人嚴肅認真的感覺,他就是鎮初中的校長鄭澤發。

    “在政教處吵吵鬧鬧的像什麼樣子,當這是菜市場嗎?”厭惡的眼光看了下倒地上的兩人,之後示意林亮扶她們起來。

    馬金雲父母市井小人物,看到更大人物出場,震撼了整個辦公室,他們直接收斂了自己的臭毛病,諾諾的站在一邊。

    “孫主任,你來說說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鄭澤發就站在那,轉身對著孫小權,眉頭不注意的一皺。

    他不是以貌取人的人,但眼前的孫小權實在是長得太個性了點。

    孫小權心有鬼,本來想著今天帶著副校長出場,直接震懾住林淼,給她扣上大帽子,之後就隨自己揉搓了,可沒想到事情真是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不僅林峰跟著來了學校,現在校長都出現了,前麵說了要開除林淼,而且馬金雲的父母都在一邊看著,這時肯定不能強行更改說法,他有點抓瞎,抬頭看了周鼎一眼,想看看他有什麼“指示”。

    周鼎看著校長身後的幾個警察,覺得林峰的事,校長肯定清楚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那麼就不能再玩強行汙蔑抹黑了,要趕緊把自己摘出來,剛想說話,就看到孫小權眼巴巴的眼神,內心直接怒了,臥槽尼瑪,你看我做什麼,我看著你送禮的份,今天才昧著良心來幫你,你這時候可別拖我下水啊。

    豬隊友關鍵時刻如此不給力,孫小權也不敢得罪周鼎,畢竟是頂頭上司,但現在校長點名要自己說話,他也隻能硬著頭發說道:“林淼的哥哥無辜把幾個同學打傷,我們正在了解情況,之後對他進行教育。”

    鄭澤發臉上無光,剛才在門口他都聽到了,孫小權和周鼎一唱一和,學生家長醜陋的麵孔,他自己聽到都害臊,尤其是當著外人的麵,但按此時孫小權的說法,簡直太輕描淡寫了。

    旁邊的警察聽不下去了,不等所長發話,義憤填庸的說道:“你們剛才是這樣‘教育’的?不要張口就來,滿嘴胡說!為什麼我聽到的是你們要開除林淼,還要林峰當眾道歉,還那麼言辭鑿鑿?”

    臥槽,你都聽到了,那豈不是意味著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話說出口,讓當場心懷鬼胎的眾人,直接抓瞎了,抓耳撓腮者有之,皺眉苦思者有之。

    周鼎聽到這,直接嚇得心跳都漏了半拍,這被人直接抓了現行,當著校長和警察的麵,自己和孫小權陷害林峰,今天和孫小權一起來幹這事,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。

    眼睛亂轉,得想個法,盡把自己撇開關係,有了,周鼎開口說道:“我剛才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們剛才是說要開除我妹妹,你們都知道了,但我也有一份更詳細的證據。”

    林峰一直抱著除惡務盡的態度,孫小權和周鼎剛才那副吃人的樣子,想想就讓人生氣。

    現在被人揭穿,還在那強詞狡辯,真是罪無可赦,自己有必要給他們再來一刀。林峰從褲兜中拿出一個手機,輕輕一點,清晰的話音傳出。

    就像晴天霹靂一樣,一下擊穿了孫小權的大腦,他隻覺得猛一下天黑了,心知道自己完了。

    剛才的話,如果沒有錄音什麼的,自己事後完全可以不認,頂多丟一些臉麵,但現在證據確鑿,頓時有點抓瞎。

    不過他還有點心存僥幸:林峰昨天確實打人了,還是重傷,自己雖然有點袒護親戚,但出發點是對的。

    “林峰把人打成重傷,這我是十分肯定的,我覺得要嚴格懲罰他。”孫小權死鴨子嘴硬,咬著著僅有的“罪證”。

    “對,對,就是這樣,我也十分讚成孫主任的意見。”看到事情有轉機,周鼎趕緊跟上。

    鄭澤發對二人的表演,越來越失望,心想:“這兩人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,我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正想開口打斷他們,給他們留一點麵子,趕讓這事過去,可費子林不答應了,如此汙蔑自己的兄弟,那怎麼行,必須得給我個說法。

    咳嗽了一聲,費子林站出來道:“之前的事,你們了解嗎,清楚嗎?不清楚,我建議你們聽一下我們警察的調查。”

    孫小權看到昨天的警察發話,就知道不好,但他又不敢打斷。

    昨天事情的前因後果,他早打聽清楚了,自己的親戚馬金雲表白被拒,怒而調戲,還當著全班人的麵動手動腳。

    周鼎隻是聽了孫小權的描述,好像馬金雲和一個女人發生言語衝突,後來林峰打人,但聽到費子林的話,好像自己被孫小權給坑了?

    憤憤的盯著孫小權,恨不得咬他一口,內心暗罵:尼瑪,你這不是害人嗎,真是缺德貨一個!

    費子林揮揮手,示意手下宣布調查結果。不出人意料,事情的真相很公布於眾。

    走到馬金雲父母身前,費子林拿出一張紙,遞給他們看,說道:“這是我們的調查報告,其中女方家屬完全可以起訴你們兒子,當眾性騷擾,還有嚴重暴力傾向。如果後續調查成立,我想馬金雲可能要進勞教所!”

    馬金雲母親聽到這話,直接嚇壞了,有點不知所措的盯著孫小權,讓他想個辦法。

    馬金雲是家的一顆獨苗,四代人就這麼一個男丁,從小到大可是被寵的不得了。這次竟然被人打成這樣,具體什麼原因,他們也不在乎,隻想著怎麼教訓出手人。

    但聽警察現在的意思,兒子調戲女孩子,還想打女孩子,後麵如果被人給告了,有可能被抓緊監獄,這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市井小民的鬥爭經驗完全不頂用,也隻能指望在場的親戚孫小權了,但看過去,他們心一頓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20 07:54:23  ExecTime:0.1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