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絕色總裁的都市神王》全文閱讀

作者:他山石.CS  絕色總裁的都市神王最新章節  絕色總裁的都市神王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絕色總裁的都市神王最新章節074報複(18-02-14)      072你們兒子要去坐牢了(18-02-14)      071瘋狗隻能打死它(18-02-14)     

033你膽子很大麼


    作為附近這片有名的老大,喪彪也不是怕事的人,既然恐嚇沒有達到目的,那就依靠武力吧。

    隻要等會把那個林峰揍一頓,到時候看這個女人怕不怕。

    “如此美人,住在這真是浪費了,如果放到帝豪,肯定是個頭牌!”喪彪在一邊色眯眯的看著何孟玲,腦內轉著淫蕩的想法。

    看到喪彪的眼神,何孟玲不屑的哼了一聲,現在沒辦法對付你們,等小弟回來要那麼好看。

    林峰在特殊部隊何孟玲是知道的,對付眼前喪彪幾個人想來不費勁。

    很林峰就接了電話,聽到他冷靜的話,何孟玲內心的一點焦躁也不翼而飛,甚至有了閑心,泡了一壺茶,在那慢慢的品嚐起來。

    喪彪這時有點佩服何孟玲了,這個膽量真是夠大的,不知道是裝的,還是有什麼依仗,難道一會回來的林峰很厲害?

    喪彪回頭看看身後站著的手下,自信的點點頭,“來一個打一個,來一雙,打一對。”

    林峰這次直接打車,很就到了。

    村人看到林峰回來,都圍上來,七嘴八舌的說著話。

    “林峰,你進去看看,那個喪彪不是個好東西,你一會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麼,他要敢鬧事,我們一起把他打出去,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他不成。”

    林峰對他們點點頭,說了幾句感謝的話,從讓開大為通道進入院中。

    何孟玲在一邊坐著,閑庭信步一樣的喝著茶。沒出事就好,林峰鬆了一口氣。出事的話,林峰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,正應了那句話:我生氣起來,我自己都害怕!

    桌子一邊坐著個男人,麵帶凶相,身後站著幾個人高馬大的壯漢,看來是小弟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們幾個來鬧事的,說說吧,誰給你們的膽子來這鬧事的?”林峰看到何孟玲想站起來,對她露出一個微笑,微微偏頭,臉色直接變得冰冷無情,直接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喪彪聞言大怒,自己都沒說話,你竟然先發問,還這樣囂張的口氣,真是狗膽包天。

    喪彪站起來,目露凶光,舔舔嘴唇,身後幾個小弟知道老大今天發怒了,這是要動手的意思,不由得跟著向前走了幾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很裝逼啊,爺爺教訓你,你還想反抗不成。識相的就趕緊給大爺磕幾個頭,可能你還有救。”喪彪走到林峰身前,拿手指著林峰,嘴大聲的說。

    對於壞人,林峰信奉能動手,就不言語的原則。

    這幾人一看就是凶惡之徒,憑借自己現在的修為,再施展精神秘術恐怕起不了大作用,那麼就給他們一點肉體上的疼痛好了。

    喪彪的手都點到林峰的臉上,林峰一把抓住喪彪的手,順勢往外一擰,隻聽哢嚓一聲,食指和中指變成了麻花狀。

    喪彪是打架老手,眼睛一直在盯著林峰可能得動作,但林峰動作太了,一點蹤跡都沒發現,自己就被抓到手指,剛要使勁往外掙脫,就感到一股巨力襲來,緊接著就是鑽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喪彪趕緊用另一隻手去抓住,身子蜷縮向下,向一側彎下腰,嘴哇哇大叫,“你們眼瞎啊,給我揍死他啊!”

    林峰沒有等待,看到喪彪隻顧著喊疼,身子空門大開,抬腳向著喪彪的後腰踢去。

    喪彪向一邊一蹦,但那來得及,隻感到一股巨力襲來,然後就是自己騰空而起,一下子砸到手下的身上。

    三人都倒在地上,在地上滾了四五米遠,才停下來。喪彪感到自己受傷更重了,肋骨好像斷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兩個手下向著林峰衝去,隻見一道人影閃過,啪啪兩聲,二人就被踢到脖子上,倒在地上直接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真是踢到鐵板了,這位還是一個練家子!”喪彪看到林峰這麼凶猛,有點嚇破膽。

    自己這點本事,在普通人眼中很厲害,但在真正的高人眼中,那屁都不是,隻不過這類高人神龍不見尾的,沒想到今天真碰到一個。

    雇自己來的人肯定知道這個情況,他.媽的你給我等著!

    林峰都懶得罵他們,走上前去給喪彪的幾個手下每人狠狠踢了一腳,疼的他們滿地打滾,連連求饒。

    看到林峰走過來,喪彪也顧不上受傷的疼痛,想爬起來往外麵跑,被林峰一下踹到背上,身子一下撞到門上。

    喪彪感覺自己骨頭都碎了,再打下去,自己要死了,趕緊把手舉到胸前,做出投降狀,嘴大聲的喊著:“別打了,求您了!”

    何孟玲看到這幾個壞蛋被揍,心很舒暢,看你們還敢囂張,竟然對姑奶奶說下流話,因此看到林峰凶狠的動作,她沒有害怕,反而有點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這幾個人每個都帶了傷,看林峰的樣子,還想動手,何孟玲怕他惹下麻煩,往前幾步,輕聲說道:“小弟,好了,別鬧大了。”

    這些二流子一樣的貨色,就是欺軟怕硬,對普通人窮凶極惡,碰到惹不起的人點頭哈腰。這次你不把他們打服,下次就敢蹬鼻子上臉,勢必要讓他們留下深刻的“印象”。

    林峰也不管喪彪的求饒,走過去一腳踹倒他,抓著他的衣領,正反幾個耳光上去,“說說吧,誰讓你們來的。”

    這些人一看就是有目的的,自家和他們沒有發生過衝突,今天竟然強行來家收債,還是造假的收債,欠條都懶得偽造一份。要說他們沒人指使,鬼都不信。

    幾個耳光下來,喪彪感覺頭暈目眩,千奇百怪的聲音灌入耳朵,一時間根本沒聽清林峰在說什麼。

    使勁搖晃了一下腦袋,才又聽到林峰重複的問話,今天倒了大黴,碰到林峰這號練家子,喪彪心想著如何報複雇傭自己的人,但嘴卻一點不敢拖延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,隻是給了我一些錢,讓我來這搗亂。”喪彪嘴角腫的老高,說話都含糊不清了。

    為了錢,命都可以不要,竟然都不調查一下自己的情況,就敢帶三四個人上門,看來平時囂張慣了。

    抬手在喪彪頭上拍了一下,冰冷的聲音,林峰繼續追問,“是男是女,不要告訴我,這個也不知道,還有姓什麼,什麼長相。”

    喪彪感覺林峰的力量太大了,自己的頭好像撞到了一堵牆,知道自己有所保留的話,今天怕是沒法回去了。想想雇主今天坑自己,對他保密的那點信義被喪彪丟到了爪哇國,很就把自己知道的一切東西都告訴了林峰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20 07:53:43  ExecTime:0.1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