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燃熱血年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止天戈  重燃熱血年代最新章節  重燃熱血年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重燃熱血年代最新章節第三百四十六章年會終(18-06-20)      第三百四十五章能者多得,賢者上位(18-06-20)      第三百四十四章誘人的年終獎(18-06-19)     

第三十九章原來哭的人不止他一個


    下午的時光,韓櫟都在陪著母親在校園麵走。母親顯得很高興,每到一個地方,都會要韓櫟給她拍照,有時候還會拽著韓櫟讓路人幫他們合影。

    看著那麼多活躍在校園中的身影,讓韓櫟也是一陣感歎,年輕真好。

    和母親在學校的食堂隨便吃了點晚飯,韓櫟將她送回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等回到宿舍後,發現除了還有一個人沒有來,剩下的四個人都在。而此刻家長們也都不在,所以宿舍的氣氛顯得有些活躍。

    “回來了。”趙子俊衝著韓櫟笑著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嗯,剛把我媽送去酒店。”韓櫟笑著回道,然後將目光投在那位他下午沒有見到的舍友身上。這是一位比他矮了一點的男生,身材比較勻稱,不算太胖,但是也沒有吳毅那麼瘦。

    見韓櫟看他,這個男生衝著韓櫟笑道:“哥們兒,我叫張易陽,來抽煙。”

    這小子給韓櫟遞來了一根煙道。

    “韓櫟!”韓櫟接過他的煙笑著問道:“下午沒看到你,都收拾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這麼點東西,有什麼可收拾的。”張易陽笑著回了一句,然後衝著眾人道:“話說這最後一位哥們兒什麼情況,怎麼還沒有來報道。要是他來了的話,咱們宿舍六個人就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估計應該是明天來吧。”吳毅搖了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話說,咱們都是一個班的嗎。”韓櫟剛回來,還不了解情況,所以看著幾人問道。

    張易陽搖了搖頭笑道:“沒,趙子俊和朱鳴是藝術設計,吳毅是工業設計。我是數字藝術設計,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也是數字藝術設計。”韓櫟有些意外道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這樣咱們上課也有個伴。”張易陽眼前一亮道。

    韓櫟坐在床邊換上拖鞋道:“你們都洗澡了,今天跑了一天,身上全是汗。”

    趙子俊點了點頭道:“我傍晚的時候在宿舍洗的,水不涼,衝澡剛好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張易陽也點頭道:“這時候學校澡堂洗澡的人肯定多,咱們就別去湊這個熱鬧了,直接在宿舍衝一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韓櫟點了點頭,也知道澡堂現在肯定爆滿。於是將自己的體恤脫掉,從床底下拿出臉盆和毛巾等洗漱用品道:“那我先衝衝澡,總感覺身上沾著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哥們兒,身材不錯啊。”看到韓櫟那小有成就的健身結果,張易陽調侃道。

    “。”韓櫟笑了笑,然後走進洗手間。試了試水溫可以接受,韓櫟就開始衝起澡來。

    待他衝完澡出來,發現張易陽正坐在桌前玩筆記本電腦,其它三人正在後麵圍觀。見韓櫟出來,吳毅拿著早已經準備好的洗漱用品,鑽進了洗手間。

    “呦,帶電腦過來了。”韓櫟見狀笑道。

    張易陽邊玩邊衝著韓櫟笑道:“這不是想著上了大學後咱們這個專業遲早會用的嗎,所以在暑假就提前買了。哥們兒,你帶電腦了嗎,咱們聯機。”

    韓櫟搖了搖頭道:“沒,這不是打算上了大學再買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早點買,我聽說咱們這個專業必須要用到電腦。”張易陽看了韓櫟一眼繼續玩遊戲道。

    “,這個不急,等這幾天忙完了,我在去賽格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張易陽點點頭道:“那你到時候得叫上我,這一塊我算是比較熟,能幫你還還價什麼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先謝謝了。”韓櫟笑道。

    張易陽擺了擺手道:“一個宿舍的兄弟,謝什麼。”

    換上幹淨的衣服,韓櫟這才走了過來。發現張易陽正在玩DAOTA,於是笑道:“你這是在打單機電腦嗎?”

    “嗯,宿舍沒網。我問了一下宿管,要開網,必須要找後勤部。”

    張易陽回完然後衝著韓櫟道:“哥們兒,反正你過幾天就買電腦,要不咱們先一起花點錢把網開通吧。”

    韓櫟點了點頭看了其他兩個人一眼,然後道:“行,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。你先去問問,看這個網怎麼開。花多少錢到時候給我說,我給你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張海洋點了點頭道:“要不,你來玩一局。”

    韓櫟搖了搖道:“你玩吧,我看看就行。”

    因為大家都剛接觸,所以聊起了還是有些拘束。韓櫟和眾人聊了聊天,看了一會兒電視後,就到床上睡著了。

    隻不過大家好像都忘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沒買蚊香,蚊帳或者是花露水之類的東西,以至於半夜眾人被蚊子叮的醒來了好幾次。

    到了早上剛能睡一會兒,卻被大家所定的鬧鍾給吵醒了。因為今天體檢,所以大家都不敢賴床,於是一個個沒精打采的起來了。

    梳洗一番的五個人開始向醫務室走去。沒想到等他們到了的時候,發現前麵已經排了長長的隊伍。

    為了驗血,所以從昨天晚上開始大家都沒有吃東西,所以此刻幾個人的肚子都是咕咕再叫。但是沒辦法,這醫務室的效率就這麼高,隻能是慢慢的等下去。

    期間,韓櫟接到了母親的電話。母親已經退房準備過來和韓櫟吃個飯然後準備回家了。聽到韓櫟還在排隊,母親楊芳說去附近的超市轉轉,給韓櫟和宿舍的舍友買點水果零食什麼的。

    用母親的話說,就是剛跟人家接觸,還是大方一點,搞好關係。畢竟不出意外的話,要在一起住上四年呢。

    等輪到韓櫟他們的時候,已經到十點多了。

    抽血,胸片,五官科檢查。在韓櫟看來有些檢查根本就是在走過場,隻要有著流程就行了。想吐槽的是,抽血的護士好像是什麼隔壁大學醫護專業的學生,所以紮針真的很痛。

    “抽完血後,五個人算是暫時分開了。”其他人有其他人的事情,而韓櫟要去找他的母親楊芳。

    兩人吃了一頓早飯後,母親就要急著走。本來韓櫟還打算讓母親在這多玩幾天呢,沒想到母親楊芳很著急回去。說隻留韓櫟父親一個人在家,她不是太放心。

    無奈,韓櫟將母親楊芳送上了準備去火車站接新生的校車。本來,韓櫟打算親自送去火車站的。結果母親看到學校有校車送家長,於是直接拒絕了韓櫟。

    用楊芳的話說,這麼熱的天,就不要亂跑了。

    看著母親上車的身影,韓櫟的眼眶真的是不由自主的含滿了眼淚。那種不舍,那種心情,真的很難受。

    校車開走後,韓櫟趕緊擦了擦眼淚,害怕被別人看到。畢竟一個大男孩舍不得家長流淚,說實話還是很丟人的。但是沒想到,他環視四周,發現很多人的眼睛都是紅通通的,有個別人還蹲在那小聲哭啼呢。

    原來,哭的人不止他一個啊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1 03:10:41  ExecTime:0.17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