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七十九章城主費慶


    城主府位於凝襄城最中心處。

    占地廣闊,府中亭台樓閣,應有盡有,九曲回廊,美輪美奐。

    到了城主府,就隻有金衣合體期修者一人,帶著林暮,向著一座豪華大殿行去。

    林暮一路沉默。

    金衣修者畢竟不是掌事之人,他從金衣修者口中,也是難以探聽到什麼。

    他還是將心思放在如何脫身上。

    飛仙殿,是一件很長久的事情,以後絕非是三年五載,他盡量不要得罪這的城主。

    當然,這個前提是,他要擁有自由。

    若是被剝奪了自由,關了禁閉,那也就顧不上那麼多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了。”在林暮沉思間,金衣修者就是將林暮帶到大殿跟前。

    林暮向大殿中望去,豪華壯麗的大殿麵,隻有一個人站在麵,穿著一身樸素的青袍。

    “城主在麵等你。”金衣修者向林暮說了一聲,就是轉身告辭。

    林暮望一眼大殿,眸中光芒閃爍。

    凝襄城中,隻有一位城主不假,但也是有幾位副城主,用來牽製城主,以免城主做出一些錯誤決斷,或者是被人收買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若真的是很大的事件,應該是城主和幾位副城主一起定奪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這個空曠的大殿麵,隻有城主一人。

    看來事情有很大轉機。

    麵對一群人,和麵對一個人,這完全就是兩碼事了。

    隻是看到城主一身樸素青袍,麵容也是頗具威嚴,又不像是隨意就能收買,糊弄過去的人。

    心中想法紛雜,林暮麵上卻是帶著笑容,迎了上去,“見過費城主!”

    早在來到凝襄城後,林暮就是打聽過凝襄城的城主和幾位副城主,以及幾個大勢力,對於城主費慶,他也是有所耳聞。

    “久聞林少俠英名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。”費慶麵上帶著笑容,迎了上來。

    見麵就是恭維,倒是讓林暮心沒了底。

    費慶對於此事到底是何態度,他也是摸不準。

    畢竟,這樣的事情,無關勢力存亡,隻是個人恩怨,說起來也是可大可小。

    分寸都是掌握在費慶手。

    哪怕是關禁閉,也有數年和數十年之別。

    這個決定權,都是在費慶手中。

    “初來乍到,就是給費城主惹了麻煩,實在過意不去。”林暮說笑著,直接切入正題。

    他不喜歡拐彎抹角,想要直接探出費慶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這次我直接相邀,有些唐突,還望林少俠莫要見怪。”費慶滿麵笑容,邀林暮在大殿中坐下。

    兩人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費慶客氣得有些過分,林暮實在摸不著頭腦,不知這家夥葫蘆到底賣的什麼藥。

    “我能見怪什麼?”林暮笑道,“早就想來拜訪城主,隻是一直忙於私事,脫不開身,還望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見費慶如此客氣,林暮反倒不好再多說什麼,隻得與他客氣寒暄道。

    現在主動權都是在費慶這,費慶一臉笑容,和和氣氣的樣子,林暮心卻是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但他也隻好忍著,麵上不露痕跡,一直掛著淡淡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聽說你在出售接引玉簡?”費慶好奇問道,“還賺了很多靈石?”

    “你聽誰瞎說的?”林暮笑著連連搖頭,“都是謠傳。今天是飛仙殿開張第一天,剛剛賣了片刻功夫,就是有人前來阻擾,怎麼可能賺到很多靈石。”

    對於費慶這種不直接切入正題,卻是顧左右而言他的行為,林暮從心底感到鄙視,但卻又沒有辦法,隻得應付著。

    “聽說飄渺仙境,很神奇,還能淬煉神識修為?”費慶緊跟著問道,一副很有興致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這個倒是一點不假。”林暮笑著道,“在飄渺仙境麵淬煉神識,神識修為提升的速度,要比外麵好上許多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其他好處麼?”費慶不由問道。

    “修者進入飄渺仙境,若是運氣不錯,還能獲得高階功法。”林暮微笑道,“甚至不乏秘術,八品心法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的好事,一枚接引玉簡隻要十萬塊下品靈石?”費慶問道。

    “靈石倒都是次要的,我主要目的,是能夠借助自己之力,造福一方。”林暮笑著道,“若是凝襄城中,人人都購買一枚接引玉簡,獲得高階功法,數十年,數百年後,凝襄城的整體實力,都能提升不少,成為整個錦繡界有數的幾個大城之一,也是有很大希望,這對你來說,也算是一件好事吧?”

    林暮笑著反問道。

    他開始想方設法,替自己壯勢。

    “這麼說起來,真的很好,若是事成,你功德無量!”費慶由衷道,“你有這樣的胸懷,我也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哪,哪,都是應該的。”林暮笑著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,沒有好處的事情,沒有幾個人會去做,你這麼做,固然對萬千普通修者,有莫大裨益,想必你自己也是能從中獲得不菲好處吧?”費慶話鋒一轉,反問道。

    林暮心一驚。

    莫非是費慶猜到了什麼?

    飄渺仙境目前為止,對他來說,真正的好處,也是最大的好處,就是能夠積累神識底蘊,凝聚地品凝神珠,供他溫養淬煉法寶,提升自身修為境界,關鍵時刻,還能發動神識攻擊。

    這是飄渺仙境最大的隱秘,絕不能讓其他人知曉。

    要知道,隨便一件絕世靈寶,都是能讓一界的合體期修者瘋狂不已,展開血腥爭奪。

    若是讓人知道,飄渺仙境隻要發展順利,以後可以源源不斷溫養出絕世靈寶,整個錦繡界的所有合體期修者,都是沒人能坐得住了。

    他現在就是有了兩件絕世靈寶,這個消息也是不能走漏。

    好在,他早已想好說辭。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。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,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私心,我自然也是不能免俗。”林暮麵上沒有什麼波瀾,依舊笑道,“出售接引玉簡,最直接的好處,就是我能賺到很多靈石,十萬塊靈石一枚,若是人手一枚,單是在凝襄城,我能賺到多少靈石,想必你比我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隻清楚凝襄城的修者數目,對於你能賺到多少靈石,我可算不上來呢。”費慶開著玩笑道,“有很多人都比我清楚多了,今天不就是有人眼紅妒忌不已,衝到飛仙殿去了麼。”

    林暮苦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過,以你的修為和才智,想要賺取靈石,大可不必如此麻煩,費心費力,吃許多不必要的苦頭,受許多不必要的委屈,輕輕鬆鬆就能把靈石賺了,大可不必如此大動幹戈。”費慶人老成精,“恐怕你還有其他目的吧?”

    林暮心中暗歎,費慶果然不是那麼好糊弄的。

    對於這個問題,他可以選擇不回答,但費慶對他的觀感,必然會急劇下滑。

    看費慶現在樣子,似乎事情有很大回旋餘地。

    但他若是不配合,到頭來吃虧的還是自己。

    隻是費慶見多識廣,隨便編織一個理由,是很難過關的,比不說還要更讓人覺得可恨。

    林暮感覺有些為難。

    他麵上也是同樣露出了為難之色。

    費慶不由道,“我也隻是好奇,你若是不方便說,就莫要說了。我們接下來就談談正事吧,你這次擊殺了兩位合體期修者,情況可謂是十分嚴重。”

    林暮聞言,頓時有一種想要罵人的衝動。

    剛見麵他直入正題,費慶卻是拐彎抹角,怎麼也不肯開口說正事。

    現在卻是主動提起正事,看似是光明磊落,實則根本就是在威脅他。

    若是他不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,費慶恐怕就要拿他開刀了。

    費慶話中有話,林暮聽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這人絕不是什麼善茬,不要想著他會網開一麵,輕易就放過自己了。

    林暮暗暗告誡自己。

    “修者在世,除了追求成仙之外,在我看來,最重要的,巨莫過於是名利雙收了。”林暮笑著道,“成仙畢竟虛無縹緲,古往今來,能有幾人?追求名利,更為現實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心發展飄渺仙境,除了能賺到很多靈石,獲得不菲利益之外,另外一個目的,就是為了名了,漫漫一生,誰甘心平庸,默默無聞?”林暮誠摯道,“至少我是不甘心這樣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跟真的一樣,接著道,“飄渺仙境,能讓很多修者獲益,將來我的聲望,必然會隨著時間流逝,隨著進入飄渺仙境的修者越來越多,我的聲望也會越來越高,屆時我也可以組建勢力,攪動風雲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不出我所料。”費慶麵上浮現一抹笑容,點頭讚道,“有雄心壯誌是好事,以你的天資,更應該有雄心壯誌。”

    林暮見他如此高興,話中似乎還是別有意味,不由一陣詫異。

    莫非費慶還有什麼其他目的不成?

    “你能理解,實在是我的榮幸。”林暮一臉苦惱道,“隻是我一時衝動,犯下大錯,聽人說有可能要關禁閉,再大的雄心壯誌,也是無處施展了。”

    林暮再度想要探出費慶的意圖。

    費慶有什麼目的,他並不是很關心。

    他最在意的,是自己這次能不能安然無恙,平穩渡過這次難關。

    “你莫要擔心,你這件事,可大可小,我自己就能決斷。”費慶開口道,“你隻要答應我一件事,現在就能回飛仙殿。”

    “當真?”林暮欣喜問道,“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什麼事,我先不告訴你,但我保證,將來不會讓你為難便是,到時若是你覺得不妥,也可以拒絕不做。”費慶微笑道,“不過,為了掩人耳目,你這次要交給我二十億靈石,算做是這次的處罰,想必對你來說,這不算難吧?”

    “盡管我算不出,四百萬修者全都購買你的接引玉簡,你能賺到多少靈石,但我知道,二十億靈石,對你來說,絕對不難!”費慶開著玩笑道。

    林暮二話不說,當即就是取出一個儲物袋,遞給費慶。

    二十億靈石,能換回自己自由身,這算是很劃算的買賣了。

    至於費慶讓他答應的一件事,費慶自己也說了,將來若是覺得不妥,可以拒絕,想必費慶也不會讓自己太過為難,若是能做到,那就幫下忙便是,算不上什麼大事。

    “現在你就可以走了!”費慶接過儲物袋,開玩笑道,“接下來我要忙著清點靈石,沒空招待你了。”

    這就完事了?

    林暮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但他很就是反應過來,忙和費慶告辭,轉身離開大殿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8 06:18:39  ExecTime:0.27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