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七十八章禁閉風險

  
  林暮麵色一滯。
  當真是好事多磨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令人頭疼。
  好不容易解決掉兩位合體期修者,獲得喘息時間,以為可以安然出售接引玉簡了,誰成想這幫城衛又是匆忙趕來。
  林暮眉頭緊鎖。
  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,他剛剛立下威名,這是最好的發展時機,勢頭良好。
  這個勢若是斷了,再想續上,就難了。
  林暮當即和金衣合體期修者商量道:“不知能否通融一二,待到明天,我自己就會前往城主府,甘願受罰,你看如何?”
  “不行!”金衣修者斷然拒絕,語氣嚴厲,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。
  見林暮麵色一變,金衣修者語氣不由緩和下來,也不好太過嚴苛,畢竟這可是一個殺神,剛剛當著眾人之麵,擊殺了兩位合體期修者,他自認實力是比不上那兩位合體期修者,為了自身安全考慮,還是要對林暮客氣一些。
  “你這次違反城規太嚴重了,無論如何,請你現在跟我們走一趟。”金衣修者語氣軟了下來,“我們也是秉公辦事,若是我有決定權,莫說是你明天去,就是後天去也行,但這是城主的命令,我也違反不得。”
  “行吧。”林暮點頭道,“我這就跟你去。”
  以後日子還長,城主府是凝襄城實際掌權者,比靈寶門還要權勢滔天,他是不能得罪的。
  金衣修者說得也是在理,若想解決問題,還是要與城主見麵才行。
  金衣修者根本沒有什麼權力,決定權不在他身上。
  既然如此,林暮也就不做無謂掙紮。
  若是太過自我,還會給城主留下一個不好印象的,對他以後發展就極為不利。
  反正遲早都是要去,那還不如幹脆一些。
  接引玉簡的出售,有這八位女修在這堙A想來是足夠了。
  他剛剛斬殺兩位合體期修者,想必是沒有人敢不要命,再來搗亂了。
  “不知可否給我片刻時間?”林暮笑道,“你也看到了,這堬{在很忙,我要交待一番。”
  金衣修者這次沒有為難,幹脆利落答應下來,“這個沒問題,你有什麼事情,都盡交代一下吧,這次事情太大了,你有可能會被關禁閉,少則數年,多則數十年!”
  林暮聞言,麵色大驚。
  還要關禁閉?
  他可是從沒聽說過,城規竟然如此森嚴。
  少則數年,多則數十年,這根本不是他能承受的。
  他也不可能將時間浪費在毫無意義的緊閉上。
  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。
  林暮一瞬間就是有了跑路的念頭,但是一閃而過之後,就是被他否決掉。
  他花費這麼多心血在這堙A怎麼可以一走了之。
  這自然不可能。
  還是要前往城主府,看看有沒有回旋的餘地了。
  林暮也是做了最壞打算,若是真的要關禁閉,那他說不得就要打出來了。
  那時,必然就更加驚天動地,凶險萬分。
  他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,但是真正如何,還是要前往城主府之後才能知曉。
  林暮連忙囑咐八位女修,“我要前往城主府一趟,你們便在這埵w心出售接引玉簡,片刻之後,你們掌門就會前來壓陣。”
  八位女修,忙碌無比,齊齊點頭答應後,又是忙各自事情。
  林暮一拍儲物袋,取出一張精致紫色符篆,開始向青秀傳音,請她前來幫忙照看一下飛仙殿。
  沒有合體期修者壓陣,林暮實在是不放心。
  這座飛仙殿,他傾注了太多心血在媊恁C
  他不允許有任何差錯發生。
  青秀好歹也是合體中期修者,又是青羽門的掌門,再加上他剛剛樹立的威嚴,縱然是合體期修者,也是不敢搗亂了。
  林暮悄悄遞給一位女修一個儲物袋,讓她轉交給青秀,由青秀掌管。
  這個儲物袋媊恁A有著一百萬枚接引玉簡。
  林暮並沒有將所有玉簡都交給青秀,他也怕發生意外,這一百萬枚,想來也是足夠出售好幾天了。
  凝襄城中固然是有著數百萬修者,但也不可能現在每個人都會前來購買。
  他有自知之明,自己的威望還沒那麼大。
  不過,這也不大能大意。
  一枚玉簡售價十萬塊靈石,一百萬枚接引玉簡,也是價值千億靈石!
  千億靈石,對於合體期修者來說,也是一筆驚天數目了。
  難保就不會有人鋌而走險。
  林暮還是有些擔心,在青秀沒有到來之前,他還是不放心,索性就和金衣修者商量一番,決定等青秀來了再說。
  林暮和一幫城衛,站在飛仙殿門前,靜靜等待。
  此刻,整座凝襄城,已經是如同一鍋沸水,騷動起來。
  林暮剛剛擊殺兩位合體期修者的消息,不脛而走,在凝襄城中大肆傳播,許多修者都是驚訝不已,聞訊趕來,想要一探究竟。
  短短片刻功夫,這一條街道,就是水泄不通,外麵的人根本就進不來了,媊悛漱H也出不去。
  一些得到消息比較早的修者,有幸見到林暮真容。
  但是連他們都能看出林暮的修為,隻是返虛期而已,很多人都是無法相信,林暮能做到那樣的事。
  瞬息之間,斬殺兩位合體期修者!
  但是這麼說的人,又不止一個,飛仙殿中出來的修者,幾乎都是這樣說。
  流言可畏,三人成虎,假的事情經過三個人的添油加醋,都會變成真的,更何況真的事情經過眾人之口,可信度極高,令人無法懷疑。
  “林暮現在這是什麼情況?”
  有後來者好不容易擠了進來,看到林暮和一幫城衛站在一起,不由問道。
  “似乎是在等人。”有人看出端倪。
  “林暮這下慘了,竟然當眾與人在城中動手,還擊殺了兩位合體期修者,少數也要關數年禁閉。”
  “我看不止。”有人神秘道,“那兩位合體期修者,聽說和靈寶門關係很好,這次前來飛仙殿搗亂,想必就是靈寶門在背後授意。兩位合體期修者隕落,靈寶門怎麼可能會善罷甘休,必然會向城主府施加壓力。”
  “的確如此。”不少修者都是反應過來,開始七嘴八舌,議論紛紛。
  “靈寶門是大勢力,城主府也是不得不讓其三分。”
  “林暮初來乍到,在這堬@無根基,猶如無根浮萍,那還不是猶如雨打風吹去,任憑狂風掃蕩。”
  修者們議論紛紛,討論的熱火朝天。
  凝襄城很久沒有這麼激動人心的事情了。
  很多修者都是對這件事非常關注,猜測紛紛,預測林暮的下場。
  但所有人預測的結果,都是林暮沒有好下場。
  這次肯定會很慘!
  “林暮來到凝襄城,就是當眾打臉屈盛,將屈盛打成豬頭,之後建立飛仙殿,出售接引玉簡,生意極度火爆,在飛仙殿開張第一天,就是擊殺兩位合體期修者,這段時間,誰的風頭能蓋過他?”
  “盛極而衰,剛極易折,林暮這次有可能就萬劫不複了。”
  “我也覺得是這樣,數十年禁閉都是小事,就怕在禁閉過程中,就被人聯手除掉了。”
  “他再厲害,也是不可能同時應對好幾位合體期修者,尤其是合體後期修者!”
  林暮聽著圍觀修者們的議論聲,麵色平靜如波。
  但是他心中,同樣也是波瀾起伏,難以平靜。
  等待著他的會是什麼,他也不知曉。
  就在林暮焦急萬分,金衣修者也是忍不住開始催促他點走的時候,遠處,一位青衣女修,飄然飛來。
  人群之中,頓時歡呼陣陣。
  青秀!
  青羽門掌門來了!
  青秀在凝襄城中,可謂是萬千男修心中的仙女,日思夜想的對象。
  此刻有幸見到青秀真容,許多男修都是激動不已。
  青秀身形飄渺,在林暮麵前落下身形。
  “我違反了城規,要前往城主府一趟,飛仙殿就勞煩你幫我照看了。”林暮沒有寒暄,直接就是向青秀說道。
  “你放心去吧,莫要擔心。”青秀嫣然笑道,隨即悄悄傳音,“見到城主,千萬不要與之發生口角,盡力與之交好,或能從輕發落,若是實在不行,我就親自出馬,看看有沒有更好的辦法。”
  “你是做大事的人,不能因為這樣的禁閉就耽誤了前程。”青秀安慰道,“那兩位合體期修者,咎由自取,你占據一個理字,不要太過擔心。
  林暮心中一暖,連連點頭。
  “天啊,我看到了什麼?”
  人群之中,有人忍不住驚呼。
  “青秀竟然是為了林暮前來?”
  “這個時候,兩人還是有說有笑。”
  “青秀好像在安慰林暮。”
  “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?”
  “林暮太可恨了!”
  “剛來到這堙A就搶走了我們的仙女!”
  “把他抓走吧!”
  “關他禁閉!”
  “數十年都不為過。”
  “最好關一輩子,以後都不要出來了。”
  因為青秀的突然到來,很多本來還站在林暮這邊,為林暮擔心的修者,立即就是倒戈,義憤填膺,氣憤無比。
  女人的力量,實在可怕至極。
  林暮聽到周圍的騷動,心堣]是一陣詫異。
  他沒有想到,青秀在凝襄城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影響力。
  現在,許多男修甚至都將他當成敵人了。
  不過從另一方麵來看,這倒是一件好事。
  如果事情真的到了無法解決的地步,或許青秀能給他帶來意外驚喜。
  在金衣修者反複催促下,林暮隻好跟青秀告辭。
  隨即在一眾城衛的押送下,向著城主府行去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19 19:39:57  ExecTime:0.0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