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七十六章殺神降世

  
  林暮感覺腰間一陣劇痛,直不起身來。
  青衣修者不愧是近身戰鬥高手,盡管絕對力量比不過他,但是對於要害的打擊,更加熟悉,也更有效果。
  剛剛他一拳隻是打中青衣修者肩膀,僅僅隻是擦了一下,青衣修者根本就是安然無恙。
  青衣修者的一拳,卻是狠狠打在他的腰上。
  腰部,極其柔軟,相比其他部分,防禦能力要弱上很多。
  林暮行動都是有些不方便起來。
  但他此刻卻是顧不上這麼多了。
  他最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。
  他之所以沒有下狠手,一直想讓藍衣修者離去,就是不想損傷到飛仙殿,傷害到無辜修者。
  但是現在,青衣修者忽然醒來,一拳打中他的腰部,這個疼痛,他咬咬牙,也就忍過去了,但是飛仙殿門前的支柱,卻是被他硬生生撞斷了一根。
  這是一根非常重要的支柱,若是再撞斷一兩根,整個飛仙殿都會搖晃起來,甚至可能坍塌。
  之前辛苦數天的心血,就毀於一旦。
  青衣修者和藍衣修者一個站在門內,一個站在門外,虎視眈眈,這時也不可能讓修者從門前及時離開。
  情況變得危急起來。
  若是一個不慎,就是雞飛蛋打,最壞的結果就會發生。
  這個結果,林暮是絕對不能接受的。
  他隱忍這麼多,心其實是壓著怒火,到頭來還是走到了這一步,心中真是惱怒。
  這真是應了那一句話,對敵人手軟,就是對自己狠辣。
  明知道這兩人不可能輕易放過自己,輕易離開,他還跟這兩人磨嘰什麼,直接就出狠招,將兩人打得爬不起來,也就沒這些事了。
  現在青衣修者和藍衣修者都是回複過來,兩人又是聯手對付他。
  在凝襄城中,尤其是在這飛仙殿中,他也不可能動用動力和飛劍,隻能拚體魄。
  一個人對付兩個人,而且是兩位近戰高手,這難度就大多了。
  即便是能夠取勝,隻怕也會場麵大亂,慘不忍睹。
  情形一時陷入窘境。
  林暮忍著疼痛,艱難的從地上站起身來。
  他剛剛起身,就是一陣呼嘯拳風。
  藍衣修者從飛仙殿門外衝了進來,挾帶著無匹怒火,狠狠一拳,向著林暮腹部砸來。
  林暮身形未穩,但是倉促間依然打出一拳,向著藍衣修者胸口打去。
  但是藍衣修者的拳頭擊中他的腹部時,陣陣劇痛襲來,他拳頭上的力氣就下降許多,並沒有打中藍衣修者。
  林暮麵色痛苦,彎下身來。
  他吃了一個大虧。
  這是一個細節上的吃虧,他並沒有料到。
  藍衣修者向著他的腹部打來,他打向藍衣修者的胸口,按理說,這應該是勢均力敵,他力量還占優勢,怎麼也不可能會吃虧,縱然是藍衣修者技巧更厲害,少說也是半斤八兩的局麵。
  然而出了意外。
  藍衣修者擊中他之後,他的拳頭卻是無法擊中藍衣修者。
  因為他的手要比藍衣修者。
  藍衣修者身形高大,身高臂長,能先一步打中他,他被擊中之後,,力道就發揮不出來,手臂短了一點點,就沒有打中藍衣修者,他是吃了這個虧。
  林暮腹中疼痛無比,心中也是無比鬱悶。
  身高是硬傷。
  他體型一直都是中規中矩,看上去很是協調勻稱,他自己並沒太過在意這些,修真界並不是靠臉吃飯,高也沒有什麼用處。
  但是今天,他嚐到了教訓。
  原來高也是有大用處的。
  至少別人手長!
  林暮從來沒有吃過這方麵的虧。
  他與人戰鬥,一直都是拚術法,拚法寶,拚劍域,拚底牌。
  拚體魄,他也拚過幾次,也都是有壓倒性的優勢。
  隻是這一次,出了意外,他竟然因為手短而吃了大虧。
  相對於之前來說,這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事情。
  屋漏偏逢連陰雨,天冷還有狂風吹,林暮腹中劇痛,佝僂著身子,尚未從劇痛中緩過勁來。
  砰!
  一聲巨響,林暮猛然感覺到背後一陣疼痛。
  一股巨大的力道襲來,他的身體不由自主,就是向一旁飛去。
  轟!
  他撞上了另外一根柱子,柱子瞬間倒塌,碎石翻飛。
  飛仙殿已經開始有輕微的搖晃。
  饒是林暮體魄強大,也是禁不住這樣連續的攻擊,喉頭一甜,一股鮮血,就是從喉嚨湧了上來。
  林暮死死咬緊牙關,緊閉雙唇,沒有讓一滴鮮血留出來。
  打落牙齒和血吞。
  今天他絕不能在兩位合體期修者麵前,在大庭廣眾之下,當著這麼多修者的麵,露出一絲懦弱。
  這不是舔舐傷口的時候。
  今天,他隻能建立威信,不然一切就都完了。
  飛仙殿,眼看也就到倒塌了。
  有不少修者之前都是支持林暮,麵上露出笑容,一臉輕鬆,尤其是看到藍衣修者也被林暮打出飛仙殿,更是感覺暢無比。
  但是事情急轉直下,自從青衣修者突然醒來,一切突然間就是變了個樣。
  林暮瞬息間就是落入下風。
  飛仙殿中,兩根柱子都是倒塌,整個飛仙殿,都是有坍塌的風險,岌岌可危,隨時都有可能。
  不少人已經是有離去之意,但是看到飛仙殿門口的林暮和兩位合體期修者,沒有人敢這時走上前去。
  合體期修者之間的戰鬥,哪怕隻是體魄戰鬥,也是恐怖無比,絕非一般普通返虛期修者所能承受。
  不少修者手心都是捏著把汗,緊張無比。
  “林暮畢竟還是太年輕,風頭很盛,但是難以持久!”人群中,有人悄然議論了起來。
  “林暮隻會偷襲罷了,真正本事,其實很是一般。”一位黑衣修者道,“看他現在這慘樣就知道了。”
  還是靈寶門的人沒有放棄,想要鼓動人群,打擊林暮剛剛建立起來的微薄威望。
  “他太不知天高地厚了,年少輕狂,真以為這世上沒有高人了。”另一位修者緊跟著道,“合體初期修者,他都不是對手,別人還隻是跟他拚體魄,連天地之威都沒有調動,更別說運轉靈力,催動法寶了。”
  “見麵不如聞名,傳聞都是誇大,這是不變的真理。”有人繼續煽風點火道,“林暮被吹噓得太過了,這次露出原形了。”
  “他之前說的飄渺仙境,很有可能都是假的。”一位黑衣修者直擊要害,發出致命一擊,“林暮若是真的那麼厲害,何至於這麼積極,飄渺仙境若是真有那麼好,他根本無需費力,自然會有無數人爭著去買,根本不需要他在這忽悠蒙騙了。”
  “他來凝襄城,我看根本就是來騙靈石的!”人群中修者七嘴八舌。
  在有心人引導下,情勢開始向著另外的方向發展。
  有一些意誌不堅的修者,也是開始懷疑,林暮是不是真的來騙他們的靈石的。
  畢竟,誰都能看到,林暮在剛剛短短的片刻功夫,就是賺到了多少靈石。
  這簡直就是太賺了!
  莫說是合體期修者,就是靈寶閣那樣的大店鋪,賺取靈石的速度,都是完全無法和飛仙殿相比。
  而從開始到現在,林暮付出了什麼呢?
  許多人仔細一想,林暮隻不過是付出了一枚藍星玉簡。
  成本為一百塊靈石一枚的藍星玉簡。
  想到此處,不少人都是覺得幾位黑衣修者說的有一定道理。
  林暮真有可能是來騙靈石的!
  同樣,還是有很多修者,不為所動。
  他們更關注事態的進展。
  成王敗寇,話語權,永遠掌握在勝利者手。
  真相如何,還是要等這場這都結束之後才能知曉。
  若是林暮輸了,自然而然,一切的說法,都是靈寶門之人所說為事實,林暮被趕出這,根本沒有再開口的機會。
  若是林暮贏了,那他在後麵的時間,就有機會證明自己說的是對的。
  十萬塊靈石,許多人並沒有真正放在心上。
  他們最關心的,林暮這場戰鬥能不能贏。
  這關乎著後麵事情的發展。
  林暮給了很多人希望,這個希望會不會猶如泡沫般破滅,一切就看林暮自己了。
  劇痛陣陣襲來,林暮有一種要站不起來的感覺。
  藍衣修者和青衣修者實在太陰狠,每一擊,都是打向他的脆弱之處,直擊要害。
  根本沒有半分留手。
  林暮立即就是咬著牙,從地上爬了起來,身形搖搖晃晃,卻是向後退了兩步,眼睛能夠看到青衣修者和藍衣修者。
  不再讓他們有偷襲的機會。
  但盡管這樣,藍衣修者和青衣修者,還是向他衝了過來,這是是兩人一起衝過來的。
  兩人從兩個方向衝過來,讓林暮不知道應付哪一個好。
  雙拳難敵四手。
  這是林暮此刻最大的感受。
  但他已經別無退路。
  若是再被擊中,砸斷一根柱子,飛仙殿就要倒塌了。
  他可能真的就爬不起來了。
  今天就輸慘了。
  偏偏,他的實力比這兩人都要強。
  這根本就是陰溝翻船。
  這樣的事情,自然不可能讓其發生。
  林暮咬咬牙,決定還是動用底牌。
  他悄悄祭出五行幻鏡,在藍衣修者和青衣修者即將衝到自己身前的瞬間,猛然調動飄渺仙境的神識底蘊,發動了神識攻擊。
  轟!
  強大的威壓,瞬間降臨整座飛仙殿。
  有些返虛期修者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,身形瑟瑟發抖,有幾個人甚至一屁股坐倒在地。
  而他們隻是林暮沒有控製好分寸,被神識攻擊的威壓所震懾到的。
  首當其衝的藍衣修者和青衣修者,情況更慘。
  兩人第一時間,識海就是受到重創,雙雙昏了過去。
  林暮沒再留手,心念一動,一陣璀璨光華閃過。
  隨心劍從他體內飛出,向著兩位合體期修者斬去。
  此刻,這兩人就是任憑宰割。
  人群中,幾位黑衣修者都是閉上眼睛,但卻無人敢上來阻攔。
  兩道璀璨光華閃過,兩位合體期修者,全都被劈成兩半,元嬰也是無法幸免於難。
  林暮手握隨心劍,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,身邊殺意彌漫。
  飛仙殿中,所有修者,都是如墜冰窖,寒冷徹骨。
  太可怕了!
  林暮簡直就是殺神降世。
  誰也沒有想到,林暮竟然敢在城池麵當眾殺人。
  而且擊殺的還是合體期修者,一次還殺了兩個!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2 07:17:28  ExecTime:0.0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