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七十四章公平起見

  
  林暮體魄境界已經是合體後期,但是和普通合體期後期修者比起來,他的體魄要更加強勁有力。
  畢竟,他是經曆過絕世雷劫淬煉,身體已經是脫離了普通的合體境界。
  他這種體魄,已經是經曆了蛻變。
  之前在雷劫之中,他原先的身體,幾乎被劈成焦炭,慘不忍睹,但之後宛若經曆新生。
  可以說,他現在的身體,已經是全新的身體,再經曆之前那樣的絕世雷劫,他已經是可以承受。
  而普通合體期修者,若是經曆他那樣的絕世雷劫,卻是很難能承受住。
  境界上一樣,但真正比拚起來,也是有著很大差別。
  就如同劍域一樣,無邊殺域,和普通殺域相比,天生就是絕對壓製,哪怕同樣是劍域初期,一般劍域也是無法和無邊殺域相比。
  同境界都是如此,跨境界的話,差距就更大了。
  林暮是合體後期,青色錦服修者是合體初期,他的體魄比一般合體後期修者還要強大,再加上《淬脈訣》,青色錦服修者根本沒有施展近身戰鬥技巧的機會。
  一拳就是被林暮打昏過去。
  整個飛仙殿中,修者密密麻麻,擁擠不堪,之前很是混亂,嘈雜無比,但是這一瞬間,忽然安靜下來。
  連呼吸聲都是隱匿。
  此時若是一根針掉落在地上,也是能清晰聽到聲音。
  太可怕了!
  林暮已經是強得超乎眾多修者的想象。
  所有人都是被震撼了,說不出話來。
  但此刻心中波瀾最大的,並非是普通修者,而是和青色錦服修者一同前來的藍色錦服修者。
  他沒有想到林暮竟然會這麼強。
  強到離譜。
  他們本來是抱著聯手的念頭一起前來,誰成想剛一動手,林暮就是將他青色錦服修者打昏過去。
  瞬息之間,就是變成一對一!
  他們最大的人數優勢,蕩然無存。
  望著林暮,藍色錦服修者心中莫名有了一陣畏懼。
  他的體魄實力,也就是和青色錦服修者在伯仲之間,青色錦服修者一個照麵就被打倒,他能在林暮手中堅持幾個回合?
  亦或者是被打得更慘?
  藍色錦服修者有掉頭就走的念頭,但是剛剛才放出狠話,逼林暮動手,現在若是就這麼灰溜溜走了,實在是顏麵掃地,今後無顏見人。
  最重要的是,根本沒有完成屈盛交代的事情,他能獲得的報酬,也是低的可憐。
  他現在不由在心中暗罵屈盛,真是老奸巨猾。
  屈盛隻是付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定金給他們,說是等事成之後,再付清剩下的報酬,看來是已經領教過林暮的厲害,對他們兩人聯手也是沒有什麼把握。
  而他們也沒有想太多,就答應了下來。
  現在想想,真是自信得過了頭。
  林暮的實力,簡直比傳聞的還要強!
  傳聞林暮是擅長劍域,領悟力超強,尤其是身上有各種層出不窮的珍稀寶物,令人防不勝防。
  這次在凝襄城中,他們兩人主動挑釁,以為單純比拚體魄,是能占到便宜的,尤其是兩人聯手。
  誰成想,林暮的體魄也是如此逆天!
  藍衣修者站在原地,一時之間,竟然是不敢主動上前動手。
  “你,你偷襲!”藍衣修者說話都是有些結巴起來,開始指責林暮。
  “我偷襲?”林暮有些哭笑不得,“剛剛是誰一直鼓動我動手?催著我動手,急不可耐,我滿足了你們的要求,現在又說我偷襲?”
  林暮麵上帶著笑容,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還以為你們已經做好準備了呢。不若這樣,現在我們一對一,我是返虛期,你是合體期,你也不吃虧,我等你做好準備,我再攻擊,你看如何?”
  林暮麵上帶著笑容,但是話語中的嘲諷之意,讓靜謐的飛仙殿中,爆發出陣陣笑聲。
  青色錦服修者和藍色錦服修者主動前來挑釁,而林暮修為隻有返虛期,自然而然,大多數修者下意識奡N會替林暮感到擔心。
  再加上林暮是出售接引玉簡,尤其是聽到飄渺仙境對他們有這麼巨大的好處之後,眾多修者對林暮愈發認同。
  兩位合體期修者主動挑事,很多修者都是從心底感到反感。
  但他們卻是沒有辦法,隻能替林暮擔憂,無法做其他事情。
  不少人已經是預想到,兩位合體期修者有可能會將飛仙殿毀掉,林暮會被他們打成殘廢,丟出凝襄城,再也不能在凝襄城出售接引玉簡。
  一想到林暮說的那些誘人好處,再想到以後沒有機會進入飄渺仙境,一些修者都是心急如焚。
  但又無計可施。
  現在看到林暮突然出手,狂暴至極,幹脆利落就將青色錦服修者打倒在地,實力強悍無比,從震驚中恢複過來後,不少修者就想歡呼雀躍,發泄一下剛剛的鬱悶和擔憂。
  但是周圍安靜無比,誰也不敢率先喊出聲來。
  現在林暮出言嘲諷藍色錦服修者,所有人都是找到時機,忍不住笑出聲來。
  在林暮麵前,藍色錦服修者,就宛若小醜一樣,醜態畢露。
  很多修者都是發自內心替林暮感到高興,同時也為自己興奮。
  又有機會買到接引玉簡了。
  人群之中,幾位黑衣修者焦急無比。
  他們的計劃並沒有如期成為現實,反而背道而馳,偏離得越來越遠。
  林暮僅僅用了一拳,就是讓修者絕大部分修者,跟他站在同一戰線,替他加油助威。
  這時想要扭轉局勢,蠱惑人群,已經是很難很難了。
  隻要林暮還站在這堙A還是以勝利者的姿態站在這堙A他們今天的計劃就不可能成功,這次行動就算是徹底失敗了。
  現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擊敗林暮!
  擊敗林暮,然後毀掉這座飛仙殿!
  藍衣修者,是最大希望。
  聽到暗中黑衣修者的傳音,藍色錦服修者麵色不由一變。
  但他也是無可奈何,隻有硬著頭皮跟林暮打一場。
  “靠著偷襲算什麼本事?”藍衣修者嘴上並不認輸,“我們堂堂正正打一場,拚體魄我還沒怕過誰?”
  “我看你是怕了。”林暮絲毫不給他麵子,戳穿道,“剛剛你可是充滿氣勢的,而我也並沒有偷襲,我是當著你們的麵出手的,你的同伴抵擋不住我的一拳,我又有什麼辦法?”
  林暮又回身望一眼剛剛被推倒的幾位返虛期修者,對藍衣修者道,“不管他們接不接受你的道歉,現在你立即向他們道歉,然後從這堛戎X去,我既往不咎,就放你們走,隻是以後別讓我再看到你們,那時你們就沒今天這麼好運了。”
  “你這擺明是羞辱我,真以為我不敢動手可是?”藍衣修者怒道。
  林暮不由笑了,“你說得對!我就是在羞辱你!做什麼事,都要付出代價,今天是你先羞辱我在先,我之前可曾招惹過你們?我們之前見都沒見過吧?”
  “你們來到飛仙殿,故意挑釁,主動挑事,耽誤的這片刻功夫,單是靈石上的損失,也有數千萬靈石了,而我現在不過是出言羞辱你幾句而已,你已經很賺很賺了!還不知足?”
  “當然!你也可以不答應。”林暮笑著道,“這個選擇權在你,但是,在你做下決定之後,一切就由不得你了,我已經是對你做了最大的容忍,若是你再挑戰我的極限,我敢保證,你的下場會比他還要慘!”
  林暮說著,指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青色錦服修者。
  藍衣修者心中不由微微一顫。
  林暮這就是赤-裸裸地威脅!
  林暮自己也是清楚,剛剛他的確是占了便宜,雖然他的出手算不上偷襲,但是兩位合體期修者的確是沒有反應過來,他能出手那麼,尤其是沒有想到,他的實力能強到這等地步。
  倉促之下,就被打倒在地。
  若是事先有了足夠防備,或許情況就會是另外一個樣子了。
  現在他的實力已經完全展現出來,藍色錦服修者肯定就不會那麼大意了,這兩人敢於前來,必然是有所依仗,體魄實力想必非常不錯。
  若是繼續和藍衣修者打起來,但自信還是能夠取勝,畢竟絕對實力擺在這堙C
  但是想必難度就會增大不少,一招製敵,有些不可能。
  在這個動手的過程中,他擔心會造成不必要的傷亡,傷及無辜,或者是藍衣修者故意毀壞飛仙殿。
  合體期修者,哪怕是不動用靈力和法寶,純粹動用身體,殺傷力也是極其驚人,這座飛仙殿,根本經不起折騰。
  飛仙殿毀了,再重新建造,來來回回,又是要耽誤不少時間。
  若是現在藍衣修者轉身離去,他一拳打昏了青色錦服修者,也算是找回了麵子,立下了威名,今後靈寶門再想對他動手,就得衡量再三了。
  這個結果,他心堥瓣ㄛO十分滿意,但他想的是將兩人都打倒在地,而且打得他們生活不能自理,痛苦一生,後悔與自己為敵。
  但是為了顧全大局,有時不得不適可而止。
  現在,他已經是給了藍衣修者機會。
  若是藍衣修者再執迷不悟,不肯離去,那就怪不得他了。
  藍衣修者,自然是不可能就這麼離去。
  他寧願跟青色錦服修者一樣,被暴揍一頓,被打昏過去,也不能就這麼灰溜溜離去。
  被打敗了,他還是能獲得一定報酬,但若是直接就走了,那是一塊靈石都別想再拿到。
  今後在凝襄城,他也沒法再混下去。
  “那我們就一對一,堂堂正正打一場,我們本來也就沒想著要二對一。”藍衣修者開口道,“你還以為我真怕了你不成?”
  他話說得漂亮,但整個人卻是做出一副全神戒備的樣子,麵色很是緊張。
  林暮聽他還要繼續動手,眸中不由閃過一抹怒色,但是很就是斂去。
  見他如此戒備緊張,林暮麵上不由浮起一抹笑容,戲謔道,“你不必緊張。不若這樣吧,你們兩人既然是車輪戰,我也就不再多說什麼,公平起見,這次就由你先動手,你看如何?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3 07:34:32  ExecTime:0.0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