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七十二章主動找茬


    聽到林暮警告言語,兩位合體期修者麵上無動於衷。Du00.coM

    這是種漠視,完全沒有將林暮的話放在心上,入耳即忘。

    他們是何等身份,何等地位,返虛期修者,在他們眼中也就是如同螻蟻一樣,渾然沒有在意什麼。

    踩了一隻螞蟻,難道還要跟他說對不起麼。

    真是笑話。

    “是要多矯情,才能說出這樣的話。”左邊一位錦衣修者接話道,“你也不要裝什麼好人了,還什麼向你的顧客道歉,他跟你有任何關係麼,莫說是我推了他,就是我打了他,又關你屁事,哪輪得到你這外來者幫他出頭。”

    右邊修者緊跟著冷笑道,“不錯,我向他們道歉,他們敢接受麼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右邊修者望了一眼剛剛被他推倒的幾位修者,眸中充滿漠視。

    幾位返虛期修者身子都是一抖,齊齊低下頭去,不敢再看兩位合體期修者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在其他地方打了他們,我不知情,自然輪不到我替他們出頭,但是在這飛仙殿中,你打了他們,就是不行。”林暮麵色一寒,“你們動手推了他們,不過是想讓我顏麵掃地,但偏偏,我不會讓你們得逞,現在你們必須道歉。”

    林暮回身望一眼幾位修者,隨即對兩位合體期修者道,“有什麼事情,盡管衝著我來,不要傷及無辜,動手打返虛期修者,算什麼本事,你們也不過是兩個欺軟怕硬的懦夫。”

    來者不善,善者不來,林暮根本都懶得問這兩人是誰派來的,有什麼樣的目的。

    這樣擺明是前來搗亂的人,他是不可能給他們好臉色看的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說得條條是道,隻是很可惜,你狗拿耗子多管閑事。”左邊修者譏諷道,“你回頭問問他們,他們需要你來幫忙討回公道麼,他們敢接受我的道歉麼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他們敢的話,你們是不是就立即道歉。”林暮激將道。

    今天是飛仙殿第一天開張,他也不想將事情鬧得太大,這是他的地盤,一旦動起手來,所有的損失,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若是能不動手解決問題,就盡量不動手。

    看看還有沒有更好的辦法。

    既能找回顏麵,又能將這兩位合體期修者趕走。

    “他們敢接受,我們自然就敢道歉。”右邊合體期修者,悠閑自在道。

    林暮霍然轉身,望著幾位返虛期修者,朗聲問道,“你們敢接受他們的道歉麼。”

    幾位返虛期修者,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林暮目光滿是期待,盯著幾人,期望幾人能夠說話,哪怕點個頭都行。

    隻要這幾位返虛期修者點頭,當著眾人之麵,兩位合體期修者剛剛說出去的話,就要兌現,不然說話跟放屁一樣,今後在凝襄城就再無任何威望可言。

    兩個人灰溜溜道了歉,自然就再沒臉麵在這呆下去,必然就會悻悻離去。

    盡管這次結下梁子更深,以後會有大麻煩,但隻要今天能安穩度過,後麵隨著接引玉簡的風靡,他有自信扭轉局勢。

    或者是,在其他地方解決問題。

    隻要今天不出事就好。

    然而林暮很就是失望了,麵色變得難看起來。

    他盯著這幾位返虛期修者,竟然沒有一個人敢抬起頭來,更別說主動開口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難道你們就甘願這樣被人羞辱麼。”林暮有些氣憤不過,“你們盡管放心,有我在這,他們不會拿你們怎麼樣,你們為何不敢接受他們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幾位返虛期修者,麵色通紅,羞愧難當,但還是沒有人主動站出來。

    他們都不是三歲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或許今天在這飛仙殿中,他們接受了兩位合體期修者的道歉,這兩人就會不好意思再留下來,隻能悻悻離去。

    但過了今天,甚至是出了這飛仙殿,等待他們的是什麼,不用想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這兩位合體期修者望向他們的目光,充滿了漠視,猶如看著螻蟻一般。

    而他們也同樣覺得,自己與這兩位合體期修者的差距,是天差地別,兩位合體期修者,輕易就是能將他們擊殺,不費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與其要了這一時的麵子和豪氣,出了這個門就可能慘死,倒不如忍下這口惡氣,保住一條命來得明智。

    幾位返虛期修者,盡管心中很是感激林暮,但卻都不敢說話,在這大庭廣眾下,如此慫包的行為,又讓他們從內心深處感到羞愧,甚至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為了活命,他們隻能這樣做。

    林暮失望無比,他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。

    他據理力爭,甚至還動用了一些小心思,激將兩位合體期修者,讓他們自己主動道歉走人,這兩人也都是答應下來,結果這幾位返虛期修者,竟然沒有一個人敢接受他們的道歉。

    真是可悲。

    林暮失望透頂,望著幾位返虛期修者,不住搖頭。

    哀其不幸,怒其不爭。

    但也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林暮很就是平靜心緒,他之所以如此失望,也是因為此事關乎自身利益,隻要這幾位返虛期修者答應,他今天就能輕鬆解決眼前這個麻煩。

    幾位返虛期修者並沒有按照他預想中的那麼去做,換成誰都難免會失望。

    這也是一種私心吧,他自己同樣也有私心。

    冷靜下來,站在幾位返虛期修者的立場上,林暮倒是覺得,他們幾人如此做,雖然很丟麵子,很憋屈,但卻是最好的辦法了。

    這就是下位者的悲哀。

    永遠沒有公平可言。

    連別人的道歉,都是不敢接受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一切就靠實力說話吧。

    “他們幾人大度原諒了你們。”林暮還是給幾位返虛期修者留下顏麵,並沒有過於多說,反而說成是幾人大度原諒了兩人,“但是,我不會原諒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們前來這是有什麼事情,現在給我立即滾出這。”林暮語氣驟然一寒。

    “我們來買接引玉簡不行麼。”左邊錦服修者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袒護你的顧客麼。”右邊修者繼續煽風點火道,“我們也算是你的顧客哦,你現在態度這麼差,讓其他顧客怎麼看,你以後生意還怎麼做,還讓不讓人再來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合體期修者,每一句話,都是擊中林暮的要害。

    他們知道林暮最在乎的是什麼,最怕的是什麼,所以每一句話,都是讓人心驚肉跳,難以應對。

    “你們錯了。”林暮沒有任何慌亂,麵色如冰,“買賣,全憑雙方自願,我願意賣東西給你們,你們才是我的顧客,我不願意賣東西給你們,你們在我眼屁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這樣的人,不配擁有接引玉簡,在我沒有動手之前,趕給我滾。”林暮喝道。

    “狠話誰都會說,隻是你能不能換個花樣。”左邊合體期修者不屑盯著林暮道,“動不動就是說在你沒有動手之前,要我們怎麼怎麼樣,說得我們多怕你一樣,你倒是動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動手麼。”右邊修者也是跟著諷刺道。

    兩位合體期修者,齊心協力,故意挑釁,主動找茬。

    逼林暮動手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2 13:13:23  ExecTime:0.2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