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七十一章付諸東流


    林暮麵色一沉。读零零 >

    向店門處望去,想要看個究竟。

    飛仙殿剛開張第一天,就是有人來搗亂,簡直是太不把他放在眼了。

    雖說強龍壓不過地頭蛇,但強龍終歸是強龍,他好歹也是在整個錦繡界最頂尖的礦脈爭奪大會上,拿下過十二連勝,從未敗過的人物,連合體後期修者,都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這樣的戰績,足以拿得出手。

    這樣還有人對他敢來搗亂,就真的是不把他放在眼。

    這是最大的挑釁。

    林暮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尤其是現在,正值飛仙殿剛剛開張的重要時刻,他還想趁著這次機會,一舉在凝襄城打出名聲,接引玉簡風靡整座城池,數百萬修者爭相購買。

    這個構想,絕不能就這麼輕易夭折了。

    誰都不能阻攔他。

    如今林暮也算是凝襄城一份子,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飛仙殿,這的規則,對他也是有很大束縛力。

    不能在城池麵動手,單是這一條,就讓他束手束腳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林暮已經顧不上這些了,他完全做好了動手準備,他絕不允許任何伊娃發生,今天的出售,絕不能中止。

    飛仙殿中,本來圍滿了修者,但修者們都很自覺,排成一條彎曲的長龍,猶如九曲長廊,重重疊疊,但又錯落有致,次序井然。

    但現在,這個次序被人無情地打亂了。

    兩個錦服修者衝了進來,凡是擋在他們前麵的修者,都是被他們猛然推開,向後連退好幾步,原本排的井然有序的人群,頓時亂成一團。

    但是被推開的修者,望著這兩位衝進來的錦服修者,盡管心中很是憤怒,卻是敢怒不敢言,隻能默默忍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兩位錦服修者,修為都是合體期。

    任何一人,他們都惹不起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向林暮身上望去。

    林暮的名頭,之前還是有一小部分人聽說過,自從他打了屈盛之後,他的名聲更是直線飛升,在臨戈城的壯舉,也是在經過各種誇大之後,傳到很多普通修者耳。

    但這些普通修者,也都是活了上千年,數千年,誰也不是傻子,對於林暮的壯舉,許多人依舊是有所懷疑。

    林暮真的有那麼強大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是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有一部分人是深信不疑,因為他們親眼看到,林暮是如何動手打了屈盛,並且將屈盛打成豬頭,打得很慘。

    但這也沒有太大的說服力,好多人都是說,林暮是在屈盛的靈寶閣麵動手,林暮實力再差,也是至少有合體期修者的水平,屈盛若是與林暮動真格,不但是會違反凝襄城的城規,遭遇重罰,靈寶閣也會遭受無妄之災,麵的各種寶物也都有可能會損壞。

    若是換一個地方,比如在凝襄城外,情況或許就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甚至,在林暮的店鋪,情況都會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屈盛哪怕打不過林暮,也絕不會像那天那麼慫。

    事實上,屈盛那天看上去很慘,其實也隻是受了一點皮受傷,並無大礙。

    林暮那天的戰績,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說服力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就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兩位合體期修者打上門來,所有修者都是望向林暮,想看看他是怎麼解決此事。

    是騾子是馬,拉出來遛遛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對於林暮的真正實力,所有聽過傳聞的人,都是無比好奇。

    “林暮這次遇到麻煩了,兩位合體期修者聯袂前來,來者不善。”

    “聽說他連合體後期修者都能擊敗,這兩人都是合體初期,應該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難說,盛名之下其實難副,這樣的人並不少。”

    修者們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我們之前是不是太相信林暮了。”有修者忽然道,“他說什麼,我們就相信了,莫說我們有沒有可能集齊九塊藏寶圖,就是能夠集齊,他能否兌現諾言,合體期修者的秘術,八品功法,通靈法寶,提升神識境界的絕世靈丹,恐怕這些都是故意糊弄人的噱頭吧。”

    兩位合體期修者尚未來到林暮麵前,就是有人開始對林暮產生質疑。

    這位質疑的修者,望向兩位合體期修者的目光,卻是充滿了崇拜和自豪。

    有眼尖修者很就是看出他的來曆,不由道:“若是我沒記錯的話,閣下就是靈寶門的馬大飛吧。”

    周圍幾位修者也都是盯著看了一會,一位青衣修者跟著道,“他就是馬大飛,之前欠了我二十萬塊靈石,至今都未還我,今天總算是逮到你了,把靈石給我。”

    青衣修者立即上前抓住馬大飛的衣領,深怕他趁著混亂再次逃了,以後再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場麵愈發混亂了。

    有幾位修者都是明白過來,紛紛出言道:“林暮之前得罪靈寶門的屈盛,怕是這次是屈盛找人報複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馬大飛故意詆毀林暮,企圖蠱惑人心,顯然是背後有人授意。”

    “這明顯是一次有預謀的行動,林暮今天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修者們七嘴八舌,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林暮眼觀六路,耳聽八方,這些話也是傳到他的耳。

    他目光不止是放在兩位合體期修者身上,他也擔心暗中還潛伏著其他修者,故意攪亂局勢,蠱惑人心,將場麵弄得無法收拾,讓他信譽掃地。

    信譽若是丟了,在凝襄城就真的是寸步難行了。

    林暮知道自己是初來乍到,隻是靠著之前的威名,有了一點薄弱的信譽,修者們對他有一些信任,但是這點信任,經不起任何風吹雨打。

    他還需要時間來證明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有人不讓他擁有這個時間,飛仙殿剛開張,就是上門來搗亂。

    而是還不是兩位合體期修者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情況開始向著最壞的那個方向發展。

    背後布局之人,絕不是一時衝動,想要過來搗個亂,找回麵子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屈盛一個人,怕是做不到這些,有可能靈寶門中的長老甚至是汪樂都在背後掌控著。

    事情變得越來越棘手了。

    今天若是解決不好,今後在凝襄城,怕是難以立足了。

    林暮麵色平靜無波,一步一步,緩緩向前殿門處走去。

    擁擠人群,自動給他讓出一條小路。

    林暮走上前去,扶起幾位摔倒在地的修者,隨即站起身來,盯著兩位合體期修者,一字一頓道,“在我沒有動手之前,趕緊向我的顧客賠禮道歉。”

    林暮並沒有說什麼狠話,但是剛剛被他扶起來的幾位修者,都是心一暖,感覺有了靠山。

    他們被推倒在地,身上傳來陣陣疼痛,卻是敢怒不敢言,也沒奢望過有人幫他們出頭,討回什麼公道。

    林暮卻是肯站出來幫他們說話。

    同樣是高手,兩位合體期修者和林暮做人的差距,一瞬間就是凸顯出來。

    剛剛馬大飛散布的蠱惑人心的話,再也站不住腳跟。

    林暮不但不會坑人,還肯幫他們出頭,這樣的商家上哪找去。

    許多修者都是願意相信林暮之前說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人群中一位黑衣修者有些惱羞成怒,他們苦心布局,眼看已經成功在即,剛剛有些苗頭的信譽危機,再加一把火,就能蔓延壯大,無法阻擋。

    誰知林暮一句話,就是讓他們的心血付諸東流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4 01:26:44  ExecTime:0.2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