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一十二章聲東擊西


    千錦城和臨戈城之間,有著極其遙遠的距離。

    林暮再清楚不過。

    當初他是飛了很久,才是前往幾個礦脈,察看一番。

    徐嬌和華錦,星晴星雨幾人修為,遠遜於他,從千錦城飛到這,全力飛行,沒有任何耽擱,也是要好幾個月。

    林暮完全沒有想到,她們會來。

    莫非是千錦城有變?

    林暮旋即自己就是否定這個猜測。

    若是真有事,徐虹肯定是會告訴他。

    那她們來幹什麼?

    林暮心下不解,身形一動,忙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四隻靈鶴在空中止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麼來了?”比試即將開始,林暮不敢耽誤太多時間,不由直接了當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不能來麼?”徐嬌氣哼哼反問道。

    她們大老遠趕過來,一路上不知吃了多少苦頭,最後實在飛不動了,才買了四隻靈鶴坐騎,匆忙趕來。

    誰知趕到這,林暮卻是如此平淡。

    一腔熱情,差點被冷水澆滅。

    “當然能來。”林暮麵色一滯,連忙道。許久不見,徐嬌還是沒有任何變化,刁蠻依舊。

    “師兄久出不歸,我們幾人心下都是擔憂。”華錦穩重許多,開口道,“在大小姐提議下,我們便是離開千錦城,前往臨戈城,決定來給你加油助威,也順便看下礦脈爭奪大會,到底是有何種風采,長長見識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們四人前來?”林暮望向星晴星雨,不由問道。

    星晴連連點頭:“我們要趕到之時,聽說你突然失蹤,便立即買了四隻靈鶴,急急趕來。”

    林暮心下一陣感動,暖意融融。

    他獨自一人,路上尚且遇到許多危險,有數次差點喪命。

    四女麵,修為最高的星晴,實力也是沒有強到哪去。

    一路安然抵達這,實屬不易。

    若是中途出了什麼意外,他真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是出去一趟,有點事情,這個我們回頭再說。”在人群之中,林暮不願多說。

    比試已然開始,所有人都在望著他。

    林暮和徐嬌幾人招呼一聲,便是向對戰台上飛去。

    “這場你與人對賭,賠率開在十倍!”經過顧振豪身邊時,林暮悄悄傳音道,“發財的機會來了,這場我必須贏!”

    顧振豪神情一震,回頭望一眼傾城傾國的徐嬌,華錦,星晴星雨姐妹,暗自點頭。

    有這樣的絕世美人助陣,他也動力十足,無論如何都要取勝。

    看來這場比試,要爆冷了!

    但凡林暮決定要贏的比試,就從來沒有輸過。

    這一次,相信也不會例外!

    林暮飄然落在對戰台上,和金豪相對而立。

    白衣長老,立即合上禁製。

    比試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台下修者,開始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剛剛還以為這四位絕世美人是來找我的呢,沒想到竟然是來給林暮助威的!”一位返虛期修者,恬不知恥道。

    “你醒醒吧,白日做夢不是自欺欺人麼?”一位同伴奚落道。

    “林暮這場必輸無疑,在幾位絕世美人麵前被人擊敗,絕世天才名聲掃地,這丟臉就丟大了。”有人話中帶著酸意,譏諷道。

    此時,顧振豪也是開始行動。

    他和之前一樣,再度與人對賭。

    這一次,林暮修為下滑,對手又是礦脈爭奪大會以來,最強的一位。

    合體後期的金豪!

    偏偏,顧振豪還是開出了十倍的賠率!

    盡管之前有一些修者,已經是被顧振豪坑了不止一次,但是看到如此豐厚的賠率,還是有許多人按捺不住心中的衝動,忍不住就想要與顧振豪對賭。

    “每個人,不得低於百萬靈石。”顧振豪笑著對周圍修者道。

    他對林暮充滿信心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經是和林暮關係匪淺,即便是林暮這次不敵,輸給金豪,他也會自掏腰包。

    之前兩次,都是賺了不少靈石,全都賠出去也無妨,哪怕是拿出自己靈石補上,也是無關緊要。

    患難見真情。

    林暮之前離開千錦城,回來後修為下滑,他身為朋友,修為也是逼近合體中期,卻是沒有能幫上任何忙,心有所愧疚。

    這一次,不管林暮輸贏與否,他都是一力承擔。

    對戰台上,林暮一臉輕鬆,看上去無比自信,仿佛這場比試,他一定會贏一樣。

    這讓金豪感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白衣長老朗聲呼喚後,他就是飛上對站台。

    誰知林暮竟然拿他不當一回事,比試之際,還有心思跟幾位曼妙女修眉來眼去。

    堂堂合體期修者,竟然被無視到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若是之前,林暮如此狂妄,他會覺得情有可原,畢竟那時林暮風頭正盛,是萬千修者心中的絕世天才,他與之動手,也會心存顧忌。

    現在,林暮實力直線下滑,還敢如此輕視他。

    他一定要讓林暮知道輕敵的代價。

    “這場比試,你還是直接認輸吧,我不想傷了你,免得被人罵趁人之危。”金豪望著林暮,主動開口道。

    林暮豈能容他奚落,當即回道,“我既然站到台上,就是為了取勝來的。不知你聽說過那句話沒有,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別看我現在實力下滑,擊敗你還是不成問題。”

    金豪氣極反笑。

    瘦死的駱駝比馬大。

    這話絲毫不假。

    但是不要弄錯了誰是駱駝,誰是馬,他修為是合體後期,林暮修為是返虛初期,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笑話,挺不錯的,成功的讓我笑了。”金豪誇讚道,話語中卻是帶著森寒冷意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說正經的,沒有功夫跟你開玩笑。”林暮一本正經道,“不若我們商量件事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麼事?”金豪不由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四位朋友前來助陣,當著萬千修者之麵,我若是輸了,我那四位朋友肯定不會高興,萬千修者也會看我笑話。”林暮正色道,“不若你現在主動認輸,我也不必動手,皆大歡喜,我們以後還是朋友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!白日做夢?”金豪暴怒,“我看你這次不單是修為下滑,腦子也被人打壞了吧?”

    越說越離譜。

    竟然讓他直接認輸!

    見林暮麵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,金豪才知被耍,不由惱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認輸,等下傷了你,你可莫要怪我沒有提醒你。”林暮再度恢複一本正經的樣子,“我給了你機會,你要懂得珍惜!”

    “我會好好珍惜的!”金豪咬牙切齒道,“難得碰上你一次,我不珍惜怎麼行!”

    林暮看他馬上就要發飆的樣子,麵上笑意不由更濃。

    他的計策又成功了。

    失去理智的對手,實力難以發揮出七成,冷靜無比的對手,本身實力有可能發揮出十成,還能看出你的弱點,發出致命一擊,危險至極。

    成功激怒金豪,而且是暴怒,他的勝算就大了幾分。

    徐嬌和華錦,星晴星雨四人,站在人群中,聽著周圍修者的議論紛紛,不由為林暮擔心起來。

    “他現在修為下滑,怎麼可能打得過合體後期的金豪。”徐嬌麵帶擔憂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來的真不是時候。”華錦道,“現在前來,師兄肯定是鬥誌昂揚,想要拚得一場勝利,我們不但不能幫他,反而會害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不好說。”星晴開口道,“沒有人能看出他的真正底細,也沒有人見過他的真正實力,這次說不定他同樣也會鑄造意外,就如同之前一樣。”

    星雨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她相信林暮肯定能贏!

    四人轉過頭,緊緊望著台上,期待林暮能夠創造奇跡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相對而立,一動不動的林暮和金豪,這時也是突然有了動靜。

    台下修者,爆發出一陣歡呼。

    時隔很久之後,他們總算是看到林暮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令人無比意外的是,這一次,他們還是沒有看到林暮真正出手的樣子。

    比試剛一開始,古禁之中,就是雷光彌漫,光芒閃爍不停。

    林暮身形迅捷,靈動無比,在對戰台周圍遊走著。

    他所過之處,手中不停向外拋出一枚枚閃爍著淡淡雷光珠子。

    正是雷元珠!

    青牛專門製作出來的雷元珠。

    青牛製作的雷元珠,威力遠沒有廖舒的五陰雷珠強大,但是現在足夠了。

    寶物,隻有在能發揮出價值的地方,才是愈發珍貴。

    若是平時,用這雷元珠對付金豪這樣的合體後期修者,肯定是毫無效果,當初與杜誠為敵,他根本用都沒用過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在這古禁之中,雷元珠卻是能夠發揮出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在這古禁狹小的範圍中,天地之威本就有限,金豪實力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林暮依舊是沒有把握,能夠戰勝杜誠,畢竟隨心劍威能尚未完全恢複。

    但他並非隻有劍域和隨心劍!

    雷元珠無法對合體後期修者,造成什麼太大殺傷,但是用來攪亂古禁之中的天地之威,是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雷元珠不停爆裂,整個擂台之上,都是動蕩不堪,天地靈氣紊亂。

    林暮身形剛動的那,金豪陡然一驚,全神戒備。

    他沒有想到,林暮上來就會動用殺招。

    莫非是五陰雷珠?

    旋即,他就是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五陰雷珠,數量怎麼這麼多?

    威力也完全與傳言中的不相符。

    金豪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這樣程度的雷珠,很難對他造成什麼殺傷。

    難道這就是林暮的底牌?

    妄圖靠這個來擊殺自己?

    這也太逗了吧!

    這樣威力的寶物,林暮縱然是擁有數量優勢,但是不管引爆多少,能夠直接擊中他的,隻有寥寥一兩枚而已。

    絕世天才,也不過如此。

    隻能靠著一肖輩贈與的寶物底牌,耀武揚威。

    看似是創造了很大的奇跡,其實砸出去的都是靈石!

    就比如這雷珠,威力盡管無法對他造成太大殺傷,但他畢竟是合體後期修者,對於普通合體期修者,還是有一定威力,價值想必不菲。

    林暮剛剛一下拋出那麼多雷珠,數量少說也是有數十枚,這就不知道是多少靈石化為流水了。

    偏偏,還是沒有產生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這樣財大氣粗,鋪張浪費,真是可恨。

    有這些靈石,用來幹什麼不好。

    金豪如此想著,以為看穿林暮的底細,索性直接開口道:“你也莫要忙碌了,施展出你的劍域,我們真正打一場,這樣浪費時間,台下修者看得眼花繚亂,以為我們打得很精彩,其實狗屁都不是,你就是這樣蒙騙來巨大的名氣吧?”

    林暮立即停下身形,在陣陣雷光中,不由笑道:“引爆雷元珠,簡直比最璀璨的煙花還要絢爛,這難道不精彩麼?你若是還不滿意,那我就不跟你玩了,結束吧!”

    林暮話音落下,心念一動,立即施展無邊殺域,隨即催動隨心劍,狠狠向金豪斬去。

    一劍出,殺意濃。

    隨心劍速度看似緩慢,實則迅捷無比。

    金豪渾身發涼,感覺自己猶如被牢牢鎖定一般,難以動彈。

    他極力催動自己劍域,調動天地之威,想要掙脫林暮劍域的束縛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他才是知道自己中計了。

    他被林暮暗算了。

    林暮之前引爆的雷元珠,並不是為了對他造成什麼殺傷,而是用來擾亂天地之威,削弱他的實力!

    誰能想到,修為在返虛期,不需要動用天地之威,這竟然還成了林暮的優勢!

    天理何在?

    比拚劍域,他現在劍道造詣隻是劍域初期,根本無法與林暮的無邊殺域相比。

    眼見飛劍飛來,殺機凜然,根本無法力敵,但又無可躲閃。

    一往後退,就是墜下對戰台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性命和輸贏之間,這個選擇並不困難。

    金豪萬分不甘,身形向後暴退,墜落對戰台。

    殺機四溢的隨心劍,衝到對站台邊緣。

    戛然而止!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21 04:09:16  ExecTime:0.2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