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一十章喘息之機


    一路前行,回到悅來客棧。

    顧振豪聽到消息,早已是站在客棧外等候。

    見到林暮回來,他麵上不由露出一抹燦爛笑容,狠狠鬆了口氣。

    隨即,他就是驚異看到,林暮修為竟然直線下滑,跌落至返虛初期,整個人看上去也是沒有什麼精神。

    “發生何事。”顧振豪連忙關切問道,“怎麼修為突然下滑這麼多。”

    “敵人太強,我迫不得已之下,損耗本源靈力,方是救出我那位朋友。”林暮不願多說,一言帶過。

    顧振豪暗暗歎氣,上下打量林暮一番,隻好道,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。”

    已是合體後期的杜誠,至今都未歸來,傳言都說,杜誠已是隕落。

    一直聯係不上林暮,他也非常擔憂林暮安危外i,如今林暮歸來,他心中一塊大石總算落地。

    盡管這次修為下滑不少,實力必然也是跟著下跌,礦脈爭奪大會,前景黯淡無光,但是對於林暮來說,能夠進入最後的車輪戰,已是莫大榮耀,即便後麵比試全輸,也是無妨。

    以林暮的天資,百年之後,下一屆礦脈爭奪大會,未嚐不能爭奪前三。

    一時的起落,算不上什麼。

    他活了上萬年,早已看開了。

    隻不過關心則亂,林暮之前的勢頭很猛,連帶著他平靜已久的心,都是跟著熱血沸騰起來,所以自然而然,對林暮的期望,就變得無比深遠起來。

    現在恢複理智,也該認清現實。

    “現在比試情形怎麼樣。”林暮不由問道。

    他最關心的就是這個。

    “十五輪比試,已經過去三輪。”顧振豪望著林暮,故作輕鬆道,“你之前缺席三輪,已經算作是連輸三場。”

    林暮輕輕點頭,他在回來途中,已經是聽到其他修者說過。

    “我這三位對手,實力都是如何。”林暮隨即問道。

    盡管比試已經過去,但他還是非常關心。

    這畢竟是很遺憾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若是對位的三位對手,實力都很是低微,那無疑是更加遺憾。

    “凡事有利有弊,你妹趕回來,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壞事。”顧振豪笑著安慰道,“與你對戰的修者,第一位就是廖峰,上屆礦脈爭奪大會,他是第三名,第一名的成為礦脈聯盟長老後,現在他就是第二名,實力極其強大,你全盛時期,怕也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林暮聞言,麵上露出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顧振豪說得是實話。

    這樣的對手,他即便是趕了回來,也必然敵不過。

    “餘下兩位對手呢。”林暮問道。

    “餘下兩位對手,一位也是上屆爭奪大會前十。”顧振豪解釋道,“你就是趕回來,不管輸贏,都是無法對他造成太大影響,相信前十之中,依舊會有他的一席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隻有第三位對手,比較可惜,修為剛剛晉升合體後期。”顧振豪道,“你若是能趕回來,或許能夠取勝。”

    林暮麵帶微笑:“兩位實力強大對手,隻有這一位,還算是比較可惜,這個結果,倒也並不算壞。”

    後麵比試,若是他努力拚搏,該戰勝的修者,必須將之戰勝,或許有希望成為前十。

    事在人為。

    若是他努力了,依舊是無法成為前十,至少自己心中不會有什麼遺憾。

    “下一場比試,何時開始。”林暮隨即問道。

    “兩天後。”顧振豪問道,“莫非你還要參加。”

    林暮鄭重點頭:“我隻是修為下滑而已,劍道造詣並沒有任何退步,為何不能繼續比試,我之前的戰鬥,靠的也都不是修為。”

    一直以來,修為都是他最大的劣勢。

    顧振豪無奈點頭。

    林暮說的在理,但他總覺得這事很懸。

    修為,畢竟是才是一切的根本。

    盡管林暮說並沒有太大影響,但他卻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但是勸林暮放棄的話,他也開不了口。

    他聽許多修者說過,車輪戰對修者有很大裨益,經過與高手的一場場戰鬥,就如同是經受了一場場的淬煉,自身的眼界和實力,都會有明顯提升。

    對於戰鬥的把握,也是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車輪戰,哪怕戰敗,也不會淘汰。

    後麵還有十二場比試,相信經過十二場比試淬煉,林暮天資又比其他修者高出許多,獲益必然匪淺。

    “我這兩日便好好準備一番。”林暮笑著道,“這兩日若是有人前來拜訪問候,就勞煩你替我打發了。”

    顧振豪連連笑著點頭,催促林暮去靜養。

    和顧振豪告辭,林暮直奔自己靜室,隨即布下重重禁製,身形一閃,就是進入旋月空間。

    兩天時間,他在旋月空間,就有四天。

    盡管四天時間,也是非常短暫,但是聊勝於無,多一天時間,就能多一分準備。

    盤膝坐在旋月空間小屋中,林暮取出儲物袋,開始為接下來謀劃。

    四天時間,想要迅速恢複修為,這是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體魄傷勢,倒是可以通過服用丹藥,盡可能痊愈。

    識海震蕩,經過靜修,也是差不多能夠恢複如初。

    劍域方麵,他沒有任何下滑。

    飛劍威力,雖然現在隨心劍晉升為絕世靈寶,境界提升,但是威能在之前耗盡,威力反而不如從前。

    在這點上,倒是大有可為。

    林暮察看一番儲物袋,總算是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心念一動,一件梭形寶物和一枚玉簡,出現在他麵前。

    這就是杜誠差點將他擊殺的絕世底牌。

    林暮向玉簡中輸入靈力,開始查看這件梭形寶物的來龍去脈。

    一看之下,他麵色瞬間大變。

    這梭形寶物,名為滅嬰梭,竟然如此恐怖。

    在境界上,滅嬰梭隻是通靈法寶境界,但是和一般通靈法寶不同,滅嬰梭可以在一次攻擊中,就爆發出全部威能,將修者元嬰引爆。

    修為自己就會將自己炸成虛無。

    通靈法寶境界的滅嬰梭,若是使用得當,連合體期巔峰修者,都是有希望斬殺。

    犀利程度,極其恐怖。

    林暮後背發涼,感到萬分慶幸。

    幸好是他反應迅捷,在那一個瞬間,元嬰出竅,萬分湊巧,躲過滅嬰梭的攻擊。

    不然即便是他擁有兩個元嬰,也是難以活到現在。

    實在太驚險了。

    林暮仔細端詳著麵前的滅嬰梭,嘖嘖稱歎。

    滅嬰梭的威能,已經是消耗大半,現在光芒都是變得平和起來。

    這件寶物,林暮決定悉心培養。

    這樣的寶物,完全可以用來當做自己的底牌。

    要比當初獲得的五陰雷珠,強大太多了。

    隻不過,滅嬰梭,一釣手,就是幾乎致命。

    若非是與人性命相拚,這樣的寶物,平日根本無法動用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比試,這滅嬰梭威能再強,他也是難以使用了。

    而且滅嬰梭若是出手,一次就很可能將所有威能耗盡,對於一般修者來說,一生或許隻能用那麼一兩次。

    對他來說,擁有飄渺仙境,他可以在很短時間內,就恢複滅嬰梭的威能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滅嬰梭隻有在他手中,才是能夠發揮出最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也是最有前景。

    以後,他興許能將滅嬰梭也溫養淬煉至絕世靈寶境界,那樣的話,在合體期,就再無人是他對手,他輕易就能將合體期巔峰修者斬殺。

    隻不過,這一切現在也隻能想想了。

    五行幻鏡威能消耗殆盡,飄渺仙境中的神識底蘊,也是所剩無幾。

    想要恢複五行幻鏡和隨心劍的威能,都是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再淬煉出一件絕世靈寶,以飄渺仙境中現在的修者數量,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隻能等以後。

    收起滅嬰梭,林暮不再多想,開始心無旁騖,恢複隨心劍的威能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比試中,他的排名如何,就全看隨心劍了。

    本來隨心劍晉升為絕世靈寶,他是鐵定能夠成為前十,毫無懸念。

    現在,修為下滑,隨心劍威能消耗殆盡,希望變得極其渺茫起來。

    與杜誠,杜信一戰,收獲不菲,但是現在看來,損失也是同樣慘重。

    接下來,隻有盡力彌補了。

    好在,飄渺仙境中,修者有千萬之數,十日過去,加上之前所剩無幾的神識底蘊,林暮勉勉強強,凝聚出一枚地品凝神珠。

    關鍵時分,這一枚地品凝神珠,顯得格外重要。

    林暮不敢浪費,全心全意,開始悉心溫養淬煉隨心劍。

    漸漸地,隨心劍開始恢複光芒,威能緩緩恢複。

    時間過得很,旋月空間,轉眼就是四日過去。

    林暮心念一動,身形出現在靜室中,洗漱一番,換身幹淨衣衫,便是打開禁製,走出靜室。

    顧振豪等待多時,也不寒暄,當即道:“比試很就要開始了,我們點前往,莫要再錯過了。”

    林暮微笑頷首。

    兩人當即前往對站台。

    對站台外,密密麻麻,全是修者。

    林暮身形剛一出現,就是引起轟動,人群開始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有看好的,有奚落的,眾生百態。

    林暮站在台下,閉目養神,並未理會,專心等待比試開始。

    誰知,他的心思都是白費。

    白衣長老上台之後,開始陸續呼喚修者上台比試。

    第五座對戰台長老朗聲喚道:“林暮,杜誠。”

    林暮聞言,麵上不動聲色,心中卻是一陣狂喜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一輪竟然是杜誠。

    這豈不是等於直接宣布他獲勝。

    接下來,他又有三天喘息時間。

    努力終歸不會白費。

    沒想到杜誠死後,還是能發揮作用。

    這一戰,損失再大,也是值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6 19:27:57  ExecTime:0.2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