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零九章天才歸來


    旋月空間,靈氣四溢。

    寧靜而又安詳。

    這是一片與世無爭的世界。

    林暮倏然醒來。

    整個人一下從地上坐起。

    麵色驚慌,心神不定。

    望一眼四周,陣陣記憶湧現,他才是恍然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這是旋月空間。

    那場令他感到心疲力竭,驚險萬分的戰鬥,已然過去。

    杜誠最後陰險無比,自爆元嬰,強絕風暴,幾乎將他逼入死境。

    他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底牌,青雲鼎,金光法-輪,葬魂鍾,火元戰甲,神禦飛環,隨心劍,五行幻鏡,無邊殺域,五陰雷珠,險之又險,才是撿回一命。

    這一戰,令他疲憊萬分。

    抵擋住杜誠自爆風暴後,他就是支撐不住,昏迷過去。

    所幸在昏迷之前,他強撐著將所有寶物都收起,進入旋月空間。

    不然的話,他和杜誠戰鬥之地,距離隨心劍晉升絕世靈寶之地,隻有萬之遙,杜誠自爆元嬰風暴,必然會招來大批前去觀看天地異象的合體期高手。

    他昏迷過去,擁有兩件絕世靈寶,豈不是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也不知這一次昏迷,時間過去了多久。

    林暮清楚記得,他當晚和杜誠,杜信兩人一戰之後,第二天就是要參加車輪戰第一場比試。

    後來他在旋月空間昏迷過去。

    以他的疲憊程度,肯定不止昏迷一天。

    如此說來,至少第一場比試,他是肯定沒有參加。

    後麵的比試,他是否缺席,這需要趕回臨戈城後,方能知曉。

    無論是身體,還是識海,都是傳來陣陣虛弱感,一時之間,也是沒有太多心思,立即就返回臨戈城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樣子,即便是趕回臨戈城,也是沒有多少戰力。

    與杜誠,杜信這一戰,盡管自己是最後活下來的人,但林暮並不覺得,這一戰,他勝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勝了,也隻是慘勝。

    林暮開始查探自身。

    修為本來是要晉升返虛後期,現在已然下滑至返虛初期,跌落很多。

    這麵的差距,絕非是初期和後期看上去那麼輕鬆。

    其中所要付出辛苦和努力,隻有自己最清楚。

    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修者,一輩子都是無法衝擊合體期,最大的原因,就是困在修為這一關,由此可見,修為的提升,是有多麼艱難。

    合體期修者,每一個小境界的差別,體現在實力上,都是巨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林暮有心衝擊合體期,但他並不像揠苗助長,靠著各種靈藥,天材地寶,強行提升修為。

    他感覺迫不得已之下,偶爾為之可以,但若一直這樣,修為根基必然不穩,遲早會留下隱患。

    是以,他有心想要單憑自身努力,慢慢苦修,打磨修為根基,縱然他現在體魄和神識境界,都已經是合體後期,也可以擁有絕佳洞天福地,修煉速度要比普通合體期修者,上很多,但若想從返虛初期,提升至返虛後期,也是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。

    時間就是財富,而且是最寶貴的財富。

    與杜誠和杜信這一戰,修為損失,他就需要用大量時間彌補回來,這個損失,就不可謂不小。

    修為損失,神識方麵,林暮也是感覺受到損傷,這也是他之所以感到萬分疲憊的原因。

    神識,是修者的根本。

    剛一開始,杜誠就是趁他不備,用神識偷襲,讓他識海震蕩,後來又是連番激戰,同時又是操縱那麼多法寶,要超出他神識所能掌控的極限,而且這一戰持續時間,也頗為長久,震蕩和疲憊之下,讓他神識受到不輕損傷。

    若想恢複,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休息靜養。

    體魄方麵,他也是受到不輕傷勢。

    小腹直接就是被杜誠的梭形寶物洞穿,現在還是隱隱傳來陣陣疼痛。

    在杜誠自爆風暴中,無孔不入的強絕風暴,也是滲透進來,對他的體魄,也是造成了一定創傷,隻是現在看來,倒也算不上什麼了。

    單單是自身,就是損傷如此慘重,林暮心中掛念,連忙查看自己的眾多法寶。

    他最關心的就是隨心劍和五行幻境,很擔心這兩件法寶會跌落境界,從絕世靈寶變為通靈法寶。

    催動神識,察看一番,林暮猛然鬆了口氣。

    還好,兩件絕世靈寶,都沒有跌落境界。

    隻不過現在兩件法寶,都是變得黯淡無光,威能幾乎耗盡。

    通靈法寶想要恢複威能,都是需要一個極其漫長的過程。

    絕世靈寶的恢複,更是遠超通靈法寶。

    縱然是擁有飄渺仙境,林暮也是知曉,想要將兩件絕世靈寶威能全都恢複如初,所要花費的時間,絕不會短暫。

    兩件絕世靈寶都是如此,餘下數件原本威能強大的通靈法寶,也都是威能耗盡,唯一例外的,就是一直潛藏在識海中的神禦飛環了。

    想要恢複這些法寶,同樣是需要花費大量時間。

    對於林暮來說,這並不算太過艱難,畢竟是擁有飄渺仙境,恢複絕世靈寶的威能,他的速度都是要比合體期修者恢複通靈法寶的威能。

    是以,這一戰,盡管損傷慘重,但好歹都不致命,也不會留下什麼隱患。

    隻要給他一定時間,他就能恢複如初,極有可能,更勝從前。

    但是,接下來的礦脈爭奪大會,他該怎麼辦。

    現在無論是修為還是體魄,亦或者神識,都是不如之前,法寶威能也都是消耗殆盡。

    實力不升反降。

    他拿什麼去戰勝遠比前麵五輪修者還要強大的其他十五位修者。

    杜誠已經隕落,倒是少了一個對手,隻剩下十四位。

    林暮想想就是一陣頭痛。

    但是已經走到這一步,已然看到成為前十名的曙光,他怎能就這麼放棄,半途而廢。

    勇往直前,這方是男兒本色。

    遇到困難就退縮,這也不是他的風格。

    林暮並未多想,心念一動,就是從旋月空間出來,祭出光芒黯淡的隨心劍,向臨戈城飛去。

    隨心劍晉升絕世靈寶後,林暮遁速狂飆猛進,合體後期修者,都是難以追得上他,但是現在,隨心劍空有絕世靈寶的名頭,威能耗盡之後,遁速還不如從前。

    經曆過那種流光閃電般的速度之後,現在遁速驟然下降這麼多,林暮一時都是有些適應不過來,隻覺飛劍慢如蝸牛。

    他極力運轉靈力,催動飛劍,奈何現在修為都是比之前下滑兩個小境界,遁速一直是慢慢悠悠。

    原本很就能抵達的路程,他足足飛了一天。

    一天之後,臨戈城在望。

    林暮顧不得休息,在城門前落下身形,收起隨心劍,步入城中,直接就是向悅來客棧行去。

    一路行過,過往修者見到他,麵上都是狂喜,隨即都是滿臉驚奇,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林暮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林暮。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他竟然趕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下有好戲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發現沒,林暮修為下滑了,現在隻有返虛初期了。”

    一位青衣返虛後期修者,宛若是發現了什麼驚天秘密一樣,頓時嚷嚷開來。

    許多修者聽聞林暮回來消息,都是趕來觀看,聽到青衣修者叫嚷,都是不約而同前去探察林暮修為。

    林暮聽到叫嚷,回頭望了一眼青衣修者,並未說什麼,淡淡一笑之後,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修為下滑,這是遲早都會被人知曉的事情,連返虛期修者都隱瞞不了,更別說隱瞞合體期修者。

    隻是他卻是不願如同一個木偶一般,被眾人隨意觀賞窺探,當即是催動神識,護住自身。

    許多道探查而來的神識,頓時都是反彈回去。

    識海震動,不少修者麵色一震,都是連忙收起神識,不敢再窺探。

    “看來林暮這次出去,與人發生了血戰,實力下降不少。”開始有修者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“他修為本就是處在劣勢,現在直接跌落至返虛初期,處境更加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他後麵的對手,卻是比原來更加強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下懸了,後麵比試,他很難再贏一場。”

    “估計是排名墊底了,更別說還缺席了三場,等於是有三場敗績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他的修為,能夠進入最後的車輪戰,已經是震撼了整個錦繡界,這是前所未有的成就,後麵比試,哪怕全輸,也是無損於他的光彩。”

    林暮並沒有刻意去聽,但是一路上修者的議論紛紛,卻是不停湧入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他心思並沒有什麼波動。

    唯一感覺到有些不妙的是,他竟然缺席了三場比試。

    每一場比試之後,都會有三天的休息時間,缺席了三場比試,這意味著,他差不多是昏迷了十天時間。

    幸好及時醒過來了。

    若是再昏迷半個月,之前的所有努力,就全都白費了。

    縱然是現在,情況也不樂觀。

    缺席三場比試,就相當於連輸三場,他若想進入前十,後麵的比試,他就必須要盡可能的贏。

    但是,前十六的修者,修為幾乎都是在合體後期,有些已經直逼合體期巔峰,現在他實力又是大幅下滑,獲勝難度實在太大。

    至少有數位修者,他全盛時期,也是沒有把握戰勝,現在希望更加渺茫。

    這幾位修者之外的其他修者,他倒是可以拚上一拚。

    他最擔心的是。

    餘下的幾位修者,他全都戰勝,能否成為前十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2 21:31:54  ExecTime:0.2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