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零五章臨死反擊

  
  杜誠竭力替自己找著理由。
  滅嬰梭沒有湊效,無功而返的時候,他的心中充滿了不甘和憤怒,感覺生命都是再無意義。
  現在看來,那不過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。
  一旦恢複理智,就覺得當時那個想法有多可笑。
  在某個瞬間,他覺得此生再無樂趣,餘生再無意義,但是當麵對絕世殺鏡,命懸一線,死亡就在眼前之時,他才覺得,活著對他來說,是有多麼重要。
  真正麵對,才知生命可貴。
  求生,是一種本能。
  這是連畜生都有的本能。
  他堂堂合體期,總不能連畜生都不如吧。
  凡事有弊有利。
  剛剛滅嬰梭威能斬殺林暮,但卻是重創了林暮,現在林暮對她很是忌憚,和他拉開了距離。
  這對於他來說,豈不是絕佳的逃跑機會。
  盡管沒有了飛劍,但他修為畢竟是合體後期,接下來隻管全力施展瞬移,一路瞬移出去,相信很就是能將林暮甩開。
  “今日我定要與你不死不休。”杜誠眸中帶著恨意,狠狠瞪著林暮,“你毀我飛劍,奪我儲物袋,殺我弟弟,此仇不共戴天,哪怕是拚著自爆元嬰,我也要將你擊殺。”
  為了順利逃跑,杜誠口出惡言,威脅著林暮。
  林暮果然是更加戒備,麵色愈發警惕,身形有意無意間,又是和他拉開一段距離。
  杜誠心中不由暗喜。
  “你自爆元嬰,我又有何懼。”林暮強自鎮定心神,“你自爆威力再強,在我劍域後期的無邊殺域阻攔下,與此同時,我還有兩件絕世靈寶,數件通靈法寶,你想傷我都是極其艱難,想和我同歸於盡,這根本就是一個笑話。”
  “妄自尊大。”杜誠譏諷道,“剛剛你祭出了兩件絕世靈寶,不照樣是被我擊穿腹部,若非你運氣絕佳,隻怕早已隕落了。”
  說到這堙A杜誠麵上閃過一抹無法掩飾的遺憾。
  他深思熟慮,準備良久的全力一擊,就是這樣被林暮化解過去,想想就是覺得痛心,很是不甘。
  “堂堂合體後期修者,趁我不備,偷襲與我,偷襲我都是沒有將我擊殺,還有臉說。”林暮絲毫不留情麵,“你處處學我,可惜卻是連我三成功力都沒學到,換做是我偷襲,你早已隕落多時了。”
  “隻是你運氣好罷了。”杜誠無話可對,隻能拿運氣說事。
  直到現在他都是想不明白,滅嬰梭速度若流光,林暮是如何在那麼短的時間,決定讓元嬰出竅,仿佛是早有預料一般。
  他知道,這顯然是不可能。
  若是林暮早有預料,擁有兩件絕世靈寶的情況下,絕不可能讓他的滅嬰梭穿透腹部。
  他想不出別的理由,隻能將一切都歸結於運氣。
  “運氣,也是實力的一部分。”林暮激將道,“不若你再偷襲我一次。”
  剛剛他看到了杜誠的底牌,是一個梭形寶物。
  但威能隻是通靈法寶級別,威力卻是強到如此逆天的地步,想必是極為奇特珍稀的寶物。
  現在他全神戒備,他想真正試探出杜誠這個底牌的真正威力。
  與此同時,也是抱著看看能否將這個梭形寶物收為己有的心思。
  杜誠麵色一滯。
  他已有退意,哪媮晹酗葖鉿A與林暮戰鬥。
  現在他隻有滅嬰梭,連儲物袋都是給了林暮,已經是手無寸鐵。
  滅嬰梭,也隻適合偷襲,現在林暮早有防備,他再拿滅嬰梭對付林暮,才真是傻了。
  他的飛劍,就是被林暮的五色光華鏡子收了去。
  接下來,這滅嬰梭就是他唯一保命底牌。
  留得青山在,不愁沒柴燒。
  隻要保命底牌還在,性命還在,不管是寶物還是靈石,以後都是還能賺到。
  “再攻擊你一次,又有何妨。”杜誠麵上不甘示弱,蓄勢待發,滅嬰梭在他身前閃爍,極具威脅。
  林暮不由開始全神戒備。
  倏然。
  光芒一閃,林暮連忙催動五行幻鏡上前。
  誰知飛速襲來的光芒,竟然是一道普通術法。
  偷梁換柱。
  杜誠竟然是收起滅嬰梭,直接遁逃。
  林暮心下一驚,連忙催動飛劍上前追去。
  隨心劍晉升為絕世靈寶之後,遁速奇無比,此刻他全力催動,速度竟然並不比杜誠施展瞬移慢上多少。
  但是一連追了幾個呼吸功夫,杜誠瞬移了數次,他都是沒有追上,中間始終是相隔著百丈距離。
  林暮心急如焚。
  按理說,杜誠瞬移都是無法甩開他,優勢必然是在他這邊,畢竟瞬移消耗的靈力更為劇烈。
  但是,他和杜誠,並非是同等修為。
  現在他催動隨心劍,耗費靈力的速度,並不比杜誠慢多少。
  照這樣追下去,待他體內靈力耗盡,杜誠必然是還有餘力。
  那就遭了。
  想想杜誠成功逃跑後,會有什麼後果,林暮就是不寒而栗。
  今後他發展飄渺仙境,會有一位合體後期修者,潛伏在暗中,隨時都可能對自己下手,哪怕是無法將他擊殺,破壞他的努力成果,卻是輕而易舉。
  若是杜誠泄露出他擁有絕世靈寶的消息,他的性命都是難以保全。
  無論如何,也是不能讓杜誠逃出去。
  林暮情急之下,也是顧不得那麼多,心念一動,雷元嬰瞬即從體內飛出,催動著五行幻鏡,從另外一個方向,包抄杜誠。
  在他兩個元嬰驅趕下,杜誠隻能向他預想的方向逃去。
  林暮心中不由多了一份希望。
  兩個元嬰不停向杜誠逼近,隨即,林暮眸中一亮,甩手就是猛然擲出一枚五陰雷珠。
  雷元嬰,本命元嬰,五陰雷珠,三個互成掎角之勢,將杜誠圍在中間。
  轟。
  五陰雷珠轟然自爆。
  強烈波動,立即蔓延開來。
  合體後期修者,在這樣的爆炸威力之下,都是有很大可能身負重傷。
  更別說現在靈力消耗劇烈,連飛劍都是失去,一路奔逃,根本來不及做出防備的杜誠。
  無奈之下,他隻有掉轉方向。
  他一轉身,身後就是林暮的本命元嬰和雷元嬰,分別催動著隨心劍和五行幻境,嚴陣以待。
  杜誠當機立斷,立即就是將林暮的雷元嬰,當成突破口,猛然向雷元嬰瞬移而來。
  沒有肉身支撐,雷元嬰獨自催動起五行幻境,確實是極為吃力。
  但現在好不容易才是獲得這個困住杜誠,有望將他斬殺的機會,林暮是不可能輕易錯過。
  他更不想浪費掉這次機會。
  沒有逞強,上來就是催動五行幻境,和杜誠硬碰硬,他反而是再度擲出五陰雷珠,砸向杜誠。
  這一次,是兩枚。
  兩枚五陰雷珠,就是在林暮雷元嬰前麵不遠處爆炸,巨大風暴,立即就是席卷而來。
  林暮卻是沒有任何慌亂。
  盡管這五陰雷珠並非是他祭煉出來,爆炸之後,對他同樣也是有很大殺傷力,但是他的雷元嬰,可是不在乎這些。
  雷元嬰本就是在絕世雷劫中衍生出來,本源雷力,要比五陰雷珠還要純粹霸道。
  這兩枚五陰雷珠的爆裂,對他的雷元嬰,沒有任何影響。
  在強烈爆炸風暴中,傳來杜誠陣陣慘叫。
  林暮心下暗喜。
  杜誠終於是堅持不住,被五陰雷珠爆炸威力擊傷。
  接下來,麵對一個重傷的杜誠,他若是還無法將之擊殺,就是可以找塊牆撞死了。
  就在這時,林暮忽然感覺到一陣冰寒殺意。
  一道流光,直奔他的雷元嬰而來。
  凜冽殺機,令他心中生寒。
  和之前一模一樣,要瀕臨死亡的感覺。
  在這個時候,杜誠竟然還能發動反擊。
  林暮心中閃過一抹疑惑,但此刻他已經是顧不上這麼多。
  保命要緊。
  好在,他的雷元嬰一直都是躲在五行幻鏡後麵,此時心念一動,五行幻鏡當即就是漲大數倍,將他雷元嬰完完全全擋在後麵。
  滅嬰梭擊中五行幻鏡,發出一聲清脆的悲鳴。
  聽到這聲悲鳴,杜誠心堳ㄓ@下,一股絕望情緒,開始在他心婼祟窗C
  他本以為林暮擲出兩枚五陰雷珠,想要重創他,他發出慘叫之後,林暮難免會有鬆懈,這對他來說,何嚐不是一個機會。
  借著五陰雷珠自爆風暴,他立即就是催動滅嬰梭,向林暮的雷元嬰襲擊而去。
  隻要滅嬰梭引爆林暮的雷元嬰,林暮的合圍之勢,就是打開了一道缺口。
  杜信和他說過,林暮手堸戌酗T枚五陰雷珠,剛剛也都是耗盡。
  接下來,隻有一個元嬰,沒有了五陰雷珠的林暮,是再也不可能困住他。
  他逃生在望。
  哪曾想,這一次借助五陰雷珠爆炸風暴的隱藏,他的滅嬰梭,竟然還是沒有湊效。
  杜誠憋屈萬分。
  這是為什麼。
  然而,並沒有給他時間多想,五陰雷珠爆炸風暴過去,顯露出他的身形。
  整個肉身,已經是傷痕累累,許多地方,都是被雷力燒焦,左半邊身體,似乎都是化為焦炭,眼看肉身不保。
  趁他病,要他命。
  林暮沒有任何磨蹭,當即是催動無邊殺域,隨心劍光芒一閃,狠狠斬向杜誠。
  與此同時,雷元嬰也是催動著五行幻鏡,向杜誠轟去。
  勢在必殺。
  眼看逃生無望,杜誠麵上閃過一抹悲涼,隨即眸中就是充滿瘋狂,“那就一起死吧。”
  話音剛落,他元嬰立即自爆。
  轟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19 19:12:22  ExecTime:0.0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