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零四章心思轉變

  
  林暮感覺腹中驀然一陣劇痛。
  剛剛那道迅捷無比的流光,竟然是直接穿透他的火元戰甲,向他丹田攻去。
  沒想到杜誠的底牌,竟然如此強大。
  天下武功,唯不破。
  ,能讓人出乎意料,無法防備。
  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,自身實力,十成也是難以發揮出兩成出來。
  這樣就是最危險,也是最致命的。
  他就是用這一招,斬殺了杜信。
  杜誠剛剛拋出飛劍,林暮很是不屑,這一招,是他剛剛用過的,他怎麼會重蹈覆轍。
  隨即,杜誠似乎是真的認命,連儲藏著自己全部身家的儲物袋,都是給了他。
  林暮以為他已經徹底認輸,察看一番儲物袋,喜悅更甚,儲物袋中,無論是寶物,還是靈石數目,都是極其龐大。
  這一戰,收獲極其豐厚。
  當然,在這樣喜悅同時,他也並沒有完全放鬆警惕。
  他是擁有兩個元嬰之人,動用神識查看一下儲物袋,也是分不走他多少心思u,與此同時,他的大部分心思,依舊還是放在杜誠心上。
  杜誠有可能爆發底牌,誓死相拚,這個他已經考慮過。
  隻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是,杜誠的底牌如此出人意料。
  簡直是到極致。
  他空有兩件絕世靈寶,也是反應不過來。
  匆忙之間,隻是來得及動一下念頭,祭出火元戰甲,抵擋一下。
  火元戰甲,他也是在飄渺仙境中,精心溫養淬煉過,威能要比一般的通靈法寶強大許多。
  在他看來,杜誠底牌再強大,也不過就是通靈法寶級別,威能撐死也就是跟火元戰甲不分上下,再有意外餘地,也不過是比火元戰甲強上幾分。
  以火元戰甲的威能,隻要抵擋住短暫片刻,甚至是隻要擋住這一下,他立即就是能夠催動五行幻鏡強行將這道流光收入飄渺仙境,或者是催動隨心劍,一劍將其斬為兩截。
  他完全沒有想到,這道流光,竟然一下就是穿過火元戰甲的防禦,隻是停頓了極其短暫的瞬間。
  這麼一個短暫瞬間,他依舊是來不及催動五行幻鏡和隨心劍。
  流光穿透火元戰甲的一那,林暮感覺到一陣死亡的氣息。
  這一瞬間,他感覺到生命都要遠離自己而去。
  合體後期修者,果真是要比他想象的強大許多,底牌也是匪夷所思,超出常理。
  高手過招,生死隻是在一個瞬間。
  反應慢一點,就會殞命。
  林暮一生經曆的戰鬥無數,每一次遇到的對手,實力幾乎都是要超出自己。
  這樣的情況下,經過千萬次磨練之後,他的反應也是相當捷。
  流光向他襲來之時,並非是襲向他的心口,而是攻向他的丹田。
  在這一瞬間,他就已經想到,杜誠本意,絕非是想要毀去他的肉身,而是想要直接連他的元嬰都擊潰,讓他直接落。
  這時他已經是開始有所防備,暗中開始催動元嬰。
  待到流光擊中火元戰甲的那一瞬間,他感覺到死亡在無限逼近。
  生與死,在這一刻,隻有咫尺之隔。
  瞬息之間,他就是元嬰出竅。
  一大一小,兩個元嬰,從他體內飛出。
  兩個元嬰,和他長得一模一樣。
  體型較大的,是他的本命元嬰,體型較小的,看上去極為凝練,光芒閃爍,威壓陣陣,是他以絕世雷劫之力淬煉出來的雷元嬰。
  元嬰從體內飛出,感覺猶在。
  林暮立即就是感覺到腹中一陣劇痛,緊隨其後,那道流光就是從他體內穿過。
  他合體後期的體魄,在這道流光麵前,宛若紙片一般,不堪一擊。
  整個身體都是被穿透,林暮感覺到陣陣劇痛襲來,鮮血橫流,但是此刻他已經是顧不上那麼多。
  杜誠這個底牌,不知是什麼來路,威力強得離譜,若是他反應再慢半分,元嬰恐怕都會被這道流光穿透,隨之潰散。
  顧不得肉身,林暮本命元嬰和雷元嬰,當即是催動五行幻鏡和隨心劍,分別護住自己。
  這一切都是在眨眼之間就已發生。
  到杜誠自己都是反應不及。
  隻是待到塵埃落定,他想象中林暮元嬰爆炸的景象,並沒有發生。
  滅嬰梭竟然直接就穿過林暮的小腹,又飛了出去。
  杜誠心下大驚。
  他的滅嬰梭,威能也就是比一般的通靈法寶強上一些,隻是由於形狀是個梭形,加上一次可以爆發全部的威能,所以速度若流光,令人完全反應不及,哪怕是有通靈法寶級別的戰甲護體,也是能夠一下穿透過去。
  然而,這樣的寶物,隻有才第一次使用時,威力最大,讓人完全無法防備。
  之後再用,效果就大打折扣。
  尤其是剛剛,滅嬰梭穿透林暮的戰甲,威能就損耗許多,再來一次,滅嬰梭的威能大減,林暮又有防備,就很難湊效了。
  更何況,林暮現在擁有兩件絕世靈寶。
  他這一件已經暴露出來的滅嬰梭,殺傷和威脅,都已經是弱了許多。
  “你竟然敢出爾反爾。”林暮暴怒,喝問杜誠。
  剛剛杜誠差一點就是將他擊殺,如此意外之下,他對杜誠也是有了深深忌憚,生怕他還有留手,一時之間,也是不敢貪功冒進。
  “是你言而無信在先,我現在不過是禮尚往來罷了。”杜誠目光閃動,依舊在尋覓動手良機。
  他的飛劍已是被林暮毀掉,剛剛為了擊殺林暮,他又將自己的飛劍拋給林暮,作為誘餌,誰知事與願違,他爆發出滅嬰梭這個底牌,竟然也是無法擊殺林暮,功虧一簣。
  這一戰,讓自己幾乎是一無所有,連弟弟杜信也是殞命。
  沒有了溫養過萬年的飛劍,沒有了那些財富,他今生進階大乘期,徹底無望。
  即便這次能夠逃生,往後的歲月堙A他也是感覺索然無味,生命再無意義。
  林暮如此天才,他也是再無機會報仇。
  與其餘生都是在仇恨和懊悔中渡過,深受折磨,不如這一次,拚死血戰。
  若是死了,也算是死得無憾,求個解脫。
  依現在的情況,他想逃生,希望也是渺茫。
  若是能夠獲勝,將林暮擊殺,他不但是替杜信報了仇,獲得林暮的劍道傳承和全部寶物,今後他衝擊大乘期的希望,也是大大增加。
  要麼飛黃騰達,要麼隕落,兩種極端。
  他也是再無別的選擇。
  “既然你主動尋死,那也就怪不得我了。”林暮聲音如冰,包含殺意。
  催動著五行幻鏡和隨心劍護住本命元嬰和雷元嬰,兩個元嬰,再度回到體內。
  肉身是靈力的源泉。
  隻有在肉身之中,他才是能發揮出自身最強大的實力。
  單純憑借元嬰,他隻能是耗費本源靈力,盡管威力很強,但是修為會極速下滑,甚至會跌落境界。
  這一次,林暮不敢再有任何大意。
  隨心劍和五行幻鏡,緊緊護在自己身前。
  剛剛和杜誠離得太近,劍域威力都是被杜誠天地之威抵消,才是給了杜誠可趁之機,這一次,林暮小心許多。
  和杜誠拉開距離,他全力催動著無邊殺域,隨心劍在劍域之中,威力暴漲,蠢蠢欲動。
  若是之前有劍域護體,杜誠底牌威力再強,也是難以對他造成殺傷。
  剛剛那道流光,隻是速度極,威能還是通靈法寶範疇。
  但在劍域後期的無邊殺域中,速度就會立即慢下來,再有火元戰甲護體,絕對是無法傷到自己。
  林暮反省著自己。
  由於太過貪功冒進,他逼迫得太緊,讓杜誠爆發出底牌,自己差點隕落。
  現在,他要吸取教訓,依舊是要擊殺杜誠,但也要保持距離,不能相隔太近。
  腹中傳來陣陣劇痛,鮮血汩汩而流,林暮強自咬牙忍耐。
  現在不是療傷的時候,隻有將杜誠擊殺之後,他才是能夠放鬆下來,安心療傷。
  接下來,誰也不知道杜誠是否還會爆發出令人意外的底牌,甚至是能夠一舉逆襲,將他擊殺。
  保險起見,林暮立即又是催動出青雲鼎和金光法-輪,以防萬一。
  眼看著林暮又催動出兩件通靈法寶,杜誠不由咽了一口口水,心驚同時,也是嫉妒萬分。
  林暮一位返虛期修者,在擁有兩件絕世靈寶的同時,竟然還擁有這麼多通靈法寶,一身上下,寶物飛旋,簡直是令人眼花繚亂。
  杜誠心中暗恨,為何自己沒有強大的師傅,沒有大勢力庇佑,林暮本身固然是天才,但若非是背後有大勢力扶持,有他師傅厚愛,能有今日成就麼。
  能將他逼到這個地步麼。
  能擊殺杜信麼。
  絕對是不可能。
  他一路修煉到合體後期,天資算不上萬年不遇,但也絕對算不上差,在同時代修者中,他一直都是最頂尖的佼佼者,隻是可惜出身不好,沒有絕頂勢力扶持。
  眼見和自己拉開距離,催動劍域,同時又有幾件通靈法寶護體,還有兩件絕世靈寶蓄勢待發,杜誠知道自己再無任何獲勝可能,更別說將林暮擊殺。
  權衡一番,杜誠覺得自己還不如現在逃逸。
  好死不如賴活著。
  他畢竟還有超過萬年的壽元,萬年之中會發生什麼事,誰也不好說。
  或許在某個時間,他就能獲得絕佳機緣,再度崛起。
  最重要的是,隻要他能逃出去,必定將林暮擁有絕世靈寶的消息散布出去。
  他殺不了林暮,但是借刀殺人,他還是能做到的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2 05:53:04  ExecTime:0.0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