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零二章如數奉還


    隨心劍速度迅若流光,早已沒有林暮剛剛拋出去時軟綿綿的樣子。

    劍光璀璨,閃耀無比。

    犀利無匹的殺意,鋪天蓋地,宛若實質,瞬間就是將這眼前這一片天地占據。

    在這片天地之中,林暮就是絕對的主宰。

    事發突然,杜誠和杜信都是來不及調動天地之威。

    在劍域之中,他此刻隻能發揮出自己本身的實力。

    杜信驚駭萬分,連忙催動自己飛劍,上前抵擋。

    杜誠幾乎是不分前後,同時催動自己飛劍,劈向林暮。

    欲要脅迫林暮自救,替杜信解圍。

    林暮眸中堅定無比,麵上閃過一抹瘋狂,極力催動著劍域和隨心劍,狠狠劈向杜信。

    一劍劈出,大有將杜信直接擊殺之意。

    這一切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,得讓人來不及有過多反應。

    杜誠和杜信,都是倉促應對。

    林暮卻是早已籌備多時,此刻是全力攻擊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完全占據主動。

    隨心劍絕世靈寶的威能,在劍域後期的無邊殺域中,再度大幅提升,攻擊力之強,超出林暮自己的想象。

    轟。

    一劍劈出,直接就是將杜信的飛劍斬為兩截。

    隨心劍攻勢絲毫不減,狠狠劈向杜信。

    這時杜誠的飛劍,挾帶著雷霆萬鈞之勢,狠狠劈向林暮。

    杜誠已經領悟出劍域,哪怕是匆忙之下,來不及調動天地之威,但他本身領悟出劍域,修為又是合體後期,飛劍威力之強,也是極為恐怖。

    林暮不設防之下,絕對是無法抵擋住這樣的攻擊,輕易就會被一劍轟殺。

    這一刻,林暮心境如水,沒有任何慌亂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本命元嬰,依舊是全力催動隨心劍,誓要斬殺杜信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陣五色光華閃過。

    雷元嬰催動五行幻鏡,迎向杜誠的飛劍。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鮮血飛濺,杜信肉身,直接就是被隨心劍斬為兩半。

    他不愧是修為接近合體後期的修者,隨心劍威力如此強大,竟然都是沒有一劍將他轟殺,隻是毀去他的肉身,光芒一閃,他的元嬰還是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就是合體期修者難以對付的地方。

    擊敗很是容易,甚至是毀去肉身,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但是想要斬殺,真是無比無艱難。

    不過,對於林暮來說,情況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這一切發生的太,杜信直到現在,都是來不及調動天地之威。

    身陷他的無邊殺域之中,縱然元嬰逃脫出來,也隻能是在他的劍域中掙紮,無法瞬移出去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杜信還期待著杜誠能夠救他,心懷希望。

    根本沒有與林暮拚命,同歸於盡的想法。

    這讓他喪失了最後一個重創林暮的機會。

    杜信想象中的援救並沒有到來。

    下一瞬間,隨心劍就是光芒耀眼,狠狠劈下。

    轟。

    一劍劈出,元嬰潰散。

    杜信隕落。

    林暮麵色如初,沒有任何興奮之情。

    斬殺杜信,是他早就想好的。

    以一敵二,而且對方兩個人,修為都是遠勝自己,他很難敵得過,更別說戰勝對方,偏偏,他還必須要將兩人擊殺,難度實在太大。

    想要達成所願,隻有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斬殺一人,之後一對一,希望就大多了。

    隻是兩人實力都是極強,頃刻間就斬殺一人,這也很難做到。

    杜誠和杜信兩人之中,杜信尚且沒有領悟出真正的劍域,修為也沒有到合體期,飛劍威能也是不如杜誠,相對來說,他迅速斬殺杜信的把握更大。

    動用一番謀略,引得兩人上鉤,使得他們放鬆大意之後。

    他突然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效果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果然是如他所願,杜信在頃刻間就是被他斬殺。

    完成第一個目標,林暮信心倍增。

    他當即催動隨心劍,開始對付杜誠。

    既然是必須要將對方斬殺,他也就沒有藏拙的必要,他們兩人隕落,就不會有人知道自己的秘密。

    現在,他同時暴露出隨心劍和五行幻境的絕世威能,這個消息若是泄露出去,他就完了。

    為了保命,杜誠今日必須死。

    現在縱然是一對一,林暮依然是不敢有任何大意,任何放鬆。

    杜誠修為強大無比,在整個錦繡界,都是站在最巔峰的一群人之一,以他現在實力,毫無保留,全力出擊,想要戰勝杜誠,難度不大,但是想要將之擊殺,不讓他逃逸,就很艱難了。

    連忙吞服兩瓶恢複靈力的丹藥,林暮催動隨心劍,狠狠斬向杜誠。

    杜誠催動著劍域,調動著天地之威,狠狠斬向五行幻鏡,饒是五行幻鏡已是絕世靈寶級別,威能無比強大,在這樣迅猛攻擊下,也是震蕩不休。

    林暮明顯察覺到,體內的雷元嬰,也是在震顫不停。

    “杜信已經死了。”林暮身形偉岸,對杜誠喝道,“你若是現在認輸,我還能考慮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杜誠睚眥欲裂,麵容扭曲,他已經知曉,杜信已是被林暮一劍轟殺。

    剛剛全力轟擊著五行幻鏡,但是他發現,以他的飛劍威能,在他調動天地之威,催動劍域的情況下,竟然是無法破開這個五色鏡子的攔阻。

    這個發現,讓他驚駭萬分。

    縱然是最強大的通靈法寶,也是不可能攔住他的全力攻擊。

    更何況,林暮一邊全力攻擊著杜信,一邊還要催動著這麵鏡子阻攔他,威力再強大的通靈法寶,也是不可能做到這個地步。

    那就隻有一個解釋。

    這麵五色鏡子,是絕世靈寶。

    剛一察覺這個情況,他心還是有那麼一絲暗喜。

    林暮果然是足夠強大,底牌無數,身上竟然還有連合體期修者都無法淬煉出來的絕世靈寶。

    幸好他現在修為隻是返虛期,尚好對付。

    隻要現在將他擊殺,這麵五色鏡子,就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以他合體後期的修為,若是擁有一件絕世靈寶,直接就能在錦繡界無敵。

    再加上林暮的劍道傳承,神識法寶,還有一身底牌,他堪稱是可以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然而,正當他想要聯合杜信,想要算計林暮,爆發底牌之時,卻是更加駭然發現。

    杜信在林暮隨心劍的攻擊下,完本沒有任何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就如同一個剛出生的嬰兒,麵對身強體壯的壯漢一樣,隻能是任憑蹂躪。

    杜信的實力,他是再清楚不過,絕不可能如此之弱。

    之前杜信就是跟他說過,林暮的飛劍威能絕佳,很是垂涎,但也隻是稍稍能壓製他一下,還是在他沒有用盡全力的情況下,若是他傾盡全力,差不多是和林暮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隻是,這一次的景象,哪是什麼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杜信在林暮手中,根本無法招架。

    來不及調動天地之威,固然是讓實力大打折扣,但也不會折扣到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一劍就是被林暮劈開肉身,隨即又是一劍,連元嬰都是毀滅。

    前前後後,隻是幾個呼吸的功夫。

    到讓人完全無法反應。

    到讓他無法接受這個結果。

    這時他才是真正體會到,林暮究竟是有多麼可怕。

    他一個返虛中期修者,現在竟然是擁有兩件通靈法寶。

    腦海中忽然閃過一道晴天霹靂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他方是突然醒悟過來。

    林暮之前騙了他們。

    萬之外,絕世靈寶出世時的天地異象,就是林暮弄出來的。

    之前的隨心劍,威能很是強大,但還是在通靈法寶的範疇,現在強橫到這種地步,肯定是剛剛進階。

    林暮之前獨自離開臨戈城,他們在林暮出現的附近,看到天地異象,聯想起來,事實不言而喻,林暮這次出來,就是想偷偷將隨心劍淬煉成絕世靈寶,不讓人發現。

    他和杜信兩人,都是被林暮蒙騙過去。

    隻是誰能想得到,一位返虛期修者,竟然可以溫養淬煉出絕世靈寶。

    這怎麼可能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一位返虛期修者,擁有兩件絕世靈寶,已經是超出了他的認知極限,也超出了他的想象極限。

    他做夢都是沒有夢到過這麼逆天的天才。

    杜信就是這麼不明不白而死,他如何能夠甘心。

    但是麵對劍道造詣已經是劍域後期,擁有兩件絕世靈寶的林暮,此刻他已經是膽怯,盡管心中是有著滿腔怒火和仇恨,但是他自己很清楚,他現在絕非林暮對手。

    現在的情況,他殞命的可能,都是超過了七成。

    林暮擁有兩件絕世靈寶,還有劍域後期的造詣,他即便是自爆元嬰,撐死也就是對林暮造成一定創傷,絕對是無法與林暮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而他,如何能夠狠下心,自尋死路。

    隻要還有一線生機,他都不能放棄。

    “我隻要認輸,你就會放過我麼。”杜誠催動著飛劍,全神戒備。

    他生怕林暮是故意與他說話,讓他分心,之後趁他不備,再度發動犀利狂暴攻擊,將他也一並斬殺。

    “絕對會。”林暮篤定點頭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極力運轉著《五行心法》,恢複體內靈力。

    剛剛斬殺杜信,同時還要對付杜誠,催動兩件絕世靈寶,隻是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,他體內靈力就是消耗殆盡。

    此刻,他想擊殺杜誠,也是無能為力。

    好在,明麵上,他是占據絕對上風。

    心念一動,他就是想出了這招拖延之計。

    “不過,你要將你的飛劍和儲物袋都給我。”林暮續道,“之後你直接離開便可,我肯定追不上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當真。”杜誠看到希望,不由反問道。

    林暮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他決定好好戲耍杜誠一番,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之前杜誠和杜信,就是如此居高臨下對他的。

    杜誠二話不說,當即是和林暮之前一樣,隨手將自己飛劍,拋給林暮。

    林暮伸出手去,想要接過。

    杜誠麵上閃過一抹恨意,他早已是全力催動著劍域,調動著天地之威,在飛劍要飛到林暮身邊的時候,猛然催動飛劍。

    劍光乍現。

    直奔林暮心口而去。

    杜誠目光無比凶狠,麵容扭曲,瘋狂無比。

    林暮之前就是這樣對付他和杜信。

    現在他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如數奉還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2 13:13:32  ExecTime:0.2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