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零一章攻其不備


    林暮極速飛行。

    不過看起來像是慌不擇路,飛劍都不平穩,忽高忽低,仿佛隨時都會從飛劍上跌下來。

    杜信興奮不已,轉頭對杜誠道:“他神智都是模糊不清,飛行都控製不住自己了,我們就這樣在後麵跟著,再飛千,就可以動手了。”

    杜誠連連搖著腦袋,隨即點頭,麵帶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受傷了。”杜信這時方是發現杜誠的異樣,麵色不由一驚。

    “林暮擁有一件神識防禦法寶,威力無比強大,我的神識攻擊,就是被其反彈回來,識海現在仍舊震蕩不休。”杜誠感慨道,“我本以為能用神識直接將他擊殺,沒想到我自己反倒是受了傷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懷重寶,擁有絕世傳承,還能安然活到現在,若是沒有一些保命的底牌,誰也不相信。”杜信見杜誠並無大恙,不由笑道,“對他了解越多,越是感到興奮,我們兩人聯手將他擊殺,所能獲得的好處,真是難以估量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次,不惜爆發保命底牌,也是要將他擊殺。”杜誠麵色堅定道,“得手之後,我們馬上就離開錦繡界,尋覓一處隱秘之地,潛心修煉,不出千年,必能有所成就,將來衝擊大乘期的把握都是大大增加。”

    杜誠和杜信激動不已的時候,林暮一邊飛行,一邊心思電轉,思考著對策。

    既然和杜誠、杜信兩人撕破臉皮,決定動手,必然是要動用隨心劍絕世靈寶級別的威能,為了保密,那就隻能斬盡殺絕。

    以他的實力,之前真的拚起來,也隻不過是和杜信半斤八兩,勝負五五開。

    戰勝一個人和擊殺一個人,這麵的難度,簡直是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現在他不單是要擊殺杜信,還要同時擊殺比杜信更為強大的杜誠,難度之大,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林暮自己心也是沒底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必須要想出很好的辦法出來。

    不然匆忙之下,倉促應戰,莫說是難以將兩人同時擊殺,弄不好連自己都是有性命危險。

    這場戰鬥,一旦開始,就必要將兩人擊殺,否則的話,消息走漏,他就陷入更加凶險的境地,會被許多實力比杜誠還要強大的修者追殺。

    那時逃命都是來不及,哪還有可能在錦繡界發展飄渺仙境。

    之前的所有心血,都會付諸東流。

    情況萬分棘手,林暮感到莫名壓力。

    極速飛行,消耗靈力也是極為劇烈,尤其是隨心劍晉升為絕世靈寶之後,耗費的靈力更是遠勝從前,自然,無論是遁速,還是飛劍的威力,也是遠超從前。

    林暮努力飛行,同時也是不停服下恢複靈力的丹藥。

    他要確保自己時刻都在最巔峰的狀態。

    今日這一戰,對手是前所未有的強,最為難的是,他根本沒有任何退路。

    這已經是不是輸贏與否的問題。

    而是必須要將對方兩人擊殺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,在服下好幾瓶恢複靈力的丹藥之後,林暮帶著杜誠和杜信,來到一處極為荒涼的山穀。

    這時,距離隨心劍晉升絕世靈寶時所在的臨時洞府,沒有萬之遙,也是至少有數千的距離。

    在這戰鬥,那合體期修者應該是無法察覺。

    即便是能夠察覺到,也必然是他和杜誠,杜信雙方都爆發出最強底牌的情況下,那時已經是無關緊要了。

    比試結束,隨時都能抽身離開。

    不管是對於林暮,還是對於杜誠和杜信來說,這個山穀,都是絕佳的戰鬥之地。

    林暮氣喘籲籲,渾身大汗淋漓,看上去疲憊不堪,靈力都要耗盡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怎麼不逃了。”杜信站在數十丈外,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和杜誠兩人,看起來要氣定神閑多了。

    畢竟是合體後期修者,修為的巨大優勢,在這時體現得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林暮麵上帶著驚恐,整個人看起來疲憊不堪,累得仿佛是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這本就是一場實力非常懸殊的戰鬥,而他又必須要將兩人擊殺,直接就展露出真正實力,肯定是讓杜誠和杜信兩人有所戒備。

    示弱,是最好的掩飾辦法。

    他有突然爆發的實力。

    可以毫無征兆,讓人完全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無論是無邊殺域,還是隨心劍,他都是隨時可以催動,根本不必像調動天地之威那樣,還要準備醞釀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在他如此示弱之下,加上實力本就懸殊,杜誠和杜信,雖說不會大意,但是至少不會如臨大敵一般,上來就傾盡全力。

    在這山穀中落下身形,杜誠和杜信並沒有立即動手,杜信還有心情取笑他,可見他的猜測沒有出錯。

    這一點點優勢,就是他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飛不動了。”林暮疲憊萬分,聲音沙啞道,“我修為終究是個劣勢,劍域隻是讓我攻擊強大無匹,卻是無法讓我飛行更加迅捷。”

    “你錯了。”杜信絲毫不給林暮麵子,打擊道,“你即便是劍道造詣達到劍域後期,攻擊也算不上強大無匹,頂多是跟我不相伯仲,在我們兩人聯手之下,就變成無濟於事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此時此刻,再說這些,已經是沒有意義。”林暮幹脆道,“我很喜歡你在對戰台上跟我說的那句話,識時務者為俊傑,今日是我命中該有此劫,我也認了,說吧,你們要我怎麼樣,才肯放我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杜信不再繼續用言語譏諷林暮,和杜誠相視一眼,開口道:“還是之前說的那樣,隻要你將你的飛劍和劍道傳承交出,我們就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若是能兵不血刃,就解決掉林暮,他們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“現在這情況,我若是與你們血拚,是必死無疑,若是選擇相信你們,還有一條生路。”林暮似乎是坦然接受了現實,開始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希望,“我可以將我的隨心劍,劍道傳承交給你們,但是你們都要立下心魔之誓,一定會放我離開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做戲,就要做足,讓人信以為真。

    現在越是寸步不讓,杜誠和杜信就越是相信,他是真的接受了現實。

    接下來,他突然爆發,杜誠和杜信也就越是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杜誠和杜信麵上,都是出現了一抹猶豫。

    心魔之誓,非同兒戲。

    一旦立下,若是違背,今後每一次遇到瓶頸,突破難度都是成倍增加,甚至是永遠無法突破過去。

    林暮見兩人陷入猶豫,根本不給他們思考的時間,當即道:“你們若是不答應的話,那我們就魚死網破,不用我多說,你們也是知道,我底牌絕非你們現在所看到的那麼簡單,一旦拚起命來,不敢說將你們兩位全都擊殺,但是臨死之前,至少能拉一個人墊背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杜誠和杜信都是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杜信心更是一陣慌張。

    他可是清楚記得,林暮手中還有三枚五陰雷珠。

    即便是林暮再沒有其他底牌,單是這三枚五陰雷珠,就至少能重創他,運氣不好,連小命都可能丟掉。

    “我們與他血拚,也是難以討到什麼好處。”杜信主動傳音杜誠道,“我們之所以想要擊殺他,就是為了他的劍道傳承和飛劍,現在能夠兵不血刃,安然獲得一切,不若我們就答應了吧,跟他立下心魔之誓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話雖如此,但是我們要在獲得劍道傳承和飛劍的同時,也要保證我們自身的安全。”杜誠傳音道,“他背後若是有絕世高手,將來找我們尋仇,我們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離開錦繡界,尋個隱蔽處潛修數千年,數千年後,風雲變幻,我們那時說不定都有希望進入大乘期,還怕什麼絕世高手麼。”杜信道,“若是不放心的話,讓林暮自己也是立下誓約,此事不可告訴他的師傅,也不得讓他師傅前來找我們尋仇。”

    杜誠隻好退而求其次,點頭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可以立下心魔之誓,保證放你離開,但是你同樣也是要立下誓約,不可將此事告知你師傅或者是背後實力強大高手,更不可讓他們找我們尋仇。”杜信轉頭對林暮道。

    林暮忙不迭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“將劍道傳承傳給你們,我就已經是違反了師傅教訓,他曾說過,若是我私自外傳,會親手將我擊殺,不用立下心魔之誓,我也不會說的,這點你們盡可放心好了。”林暮連忙道。

    “現如今,說話已經是沒有用,若是我們跟你說,隻要你將劍道傳承和飛劍交給我們,我們也絕不會擊殺你,你會信麼。”杜誠出言反問道。

    林暮連連點頭,“那我們就一起立下心魔之誓。”

    當即,三夫人就是同時咬破舌尖,立下誓約。

    林暮麵色鄭重,立下誓言,保證不會將此事告訴自己的師傅和長輩,也不會讓自己的師傅和長輩找杜誠和杜信尋仇。

    杜誠和杜信都是立下誓言,隻要林暮交出劍道傳承和隨心劍,就會放林暮離開。

    立下心魔之誓,雙方都很是滿意。

    林暮心中完全沒有任何顧慮和擔憂。

    這個心魔之誓立下,他就占據主動,隨時可以出手。

    他根本沒有師傅,這個心魔之誓,對他沒有任何約束。

    “你先將飛劍給我吧。”杜信擔心中途有變,想要先將林暮的飛劍奪過來,接下來就占據主動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暮幹脆利落點頭。

    麵上閃過一抹極為痛苦神色,隨即將隨心劍拋向杜信。

    隨心劍飛出去的速度很是緩慢。

    杜信麵上浮起一抹喜色,伸出手去,想要接過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隨心劍宛若是突然有了生命一般,劍身一轉,劍尖直指杜信。

    無邊殺域,這時也是蔓延開來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杜誠發出一聲驚呼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0 09:03:48  ExecTime:0.1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