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九百章誘敵深入


    這就要動手。

    若是在夜深人靜時分,荒野無人,不用想也是知道,杜誠和杜信兩人會對他下手。

    而他,也絕不會有半分畏懼和退縮,定要與他們性命相博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隨心劍晉升為絕世靈寶,天地異象驚動整個臨戈城修者,片刻之後,他原先臨時開辟的洞府處,就會有大批合體期高手抵達。

    區區千距離,若是發生激烈打鬥,必然會有許多修者前來察看。

    如今他風頭正盛,誰敢當眾殺他。

    杜誠和杜信兩人之前行事都是小心謹慎,連跟蹤他的兩位修者,都是斬殺,就是為了殺人滅口,害怕走漏消息。

    現在怎麼不怕走漏消息了。

    難道他們打探出了自己的底細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背後並沒有什麼大勢力和絕頂高手庇佑。

    意外來得如此突然,林暮感覺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今天能夠安然渡過。

    沒想到杜誠和杜信想要殺他之心,竟然如此強烈。

    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。”林暮裝作懵然不知樣子,不由望向杜誠道,“莫非有人想要殺我,怎麼可能。”

    杜誠冷笑一聲:“為什麼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林暮恢複鎮定:“杜信剛剛不是說,千之外,就有絕世靈寶出世,很就會有大批合體期修者趕來,我現在就要趕回臨戈城,想要殺我之人,隻能是現在斬殺我。”、林暮望著杜誠道:“我也並非是隨手就會被人斬殺之人,一旦打鬥起來,就會走漏消息,敢殺我之人,我師傅一定會替我報仇的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林暮還是不願撕破臉皮。

    因為隨心劍出世時天地異象,他現在也是非常忌憚,隻想盡離開這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是以,哪怕他和杜誠都是知道彼此想法,他也是沒有指名道姓,直接言明。

    他說話留一線,就是希望杜誠可以適可而止。

    搬出一個無中生有的師傅,自然是為了震懾杜誠和杜信兩人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人能悄無聲息就將你擊殺呢。”杜誠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他同樣也是沒有直接點明。

    隻是雙方早已心照不宣,這場戰鬥,遲早會爆發開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林暮連連搖頭,篤定道,“我手中現在還有三枚五陰雷珠,隻需釋放出來,驚天動地聲響,就能引來大批合體期修者,加上我劍域後期的劍道造詣,哪怕是合體期巔峰修者,一時片刻也是無法將我擊殺。”

    杜信聞言,麵上一陣擔憂。

    他開始不停向杜誠示意,希望杜誠可以收斂一些。

    現在並非是合適時機,動手之後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還是不要撕破臉皮為好。

    杜誠沒有理會杜信,依舊是對林暮道,“你太自信了,區區返虛期修者,真以為單單憑借劍域,合體後期修者就無法奈何你了麼。”

    “難不成你有把握擊殺我。”林暮直直盯著杜誠道。

    杜誠說話不依不饒,也不再掩飾什麼,看來動手意圖已經很是明顯。

    但是他想不通,杜誠到底是哪來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話已說到這份上,也就沒有遮遮掩掩的必要。”杜誠冷哼一聲,“我的確是想要擊殺你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什麼。”林暮麵色一驚,隨即問道,“隻是因為,我在礦脈爭奪大會上,擊敗了杜信麼,是他自己主動認輸的,他也沒有受傷,隻是因為如此,你就想要擊殺我。”

    “這隻是很小的因素。”杜誠坦然自若道,“我想擊殺你,最主要的原因,是你自己,不知那句話你聽說過沒有,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上了我身上的什麼寶物。”林暮不由問道。

    杜誠挑明本意,但也並沒有立即動手,說明也是有所顧忌,或者是在暗中準備著什麼。

    他也想趁著這短暫時間,想一個穩妥的解決辦法出來。

    如何能夠既將杜誠和杜信兩人擊殺,又不驚動千之外的合體期修者們,最大限度隱藏自己的實力和底細。

    若是選擇動手,勢必就是要展露出隨心劍絕世靈寶的風采,如此一來,杜誠和杜信兩人,一個都不能放過。

    一旦動手,就是要斬盡殺絕。

    縱然是隨心劍晉升為絕世靈寶,他也是沒有太大把握,能獨自斬殺兩位實力不遜於自己,甚至比自己還要強大的修者。

    在這動手,更是萬萬不可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並非一定要將你擊殺,像你這樣的絕世天才,若是這樣隕落,連我自己都會感到惋惜。”杜誠望一眼林暮,想要削弱林暮的警惕,不由笑著道,“我修為已是合體後期,但是劍道造詣遠不如你,隻是剛剛領悟出劍域,所以,隻要你肯將你的傳承告知與我,我就立即放你離開,還會給你無盡好處。”

    杜信這時忙著補充道:“我看上你的飛劍,隻要你將飛劍給我,我也絕不會攔你。”

    林暮劍域威力很強,但也是要靠飛劍才能發揮出來。

    若是他將林暮飛劍奪來,林暮就等同於沒有牙齒的老虎,虛有其表,威風不再。

    林暮心中不由一陣冷笑。

    杜誠為了他的傳承,這或許是最真實的想法。

    杜信想要他的飛劍,絕對是釜底抽薪之舉,心思更為歹毒。

    若是他真將飛劍交出,還不是任憑兩人宰割,再也沒有任何翻盤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是我傻,還是你傻。”林暮盯著杜信道,“你覺得我會將飛劍給你麼,若是我將飛劍給你,你會放我走麼,隨手就能將我擊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不給了。”杜信麵色一陣陰狠,蠢蠢欲動,作勢就要動手。

    林暮知道他是裝腔作勢,杜誠沒說動手,他是不可能率先出手的。

    兩人之中,他沒有同杜誠交手過,對於杜誠實力,他是一無所知,心中最忌憚的,就是杜誠。

    合體後期修者,壽元那麼久,底牌必然是無比強大,弄不好,真有一擊必殺的絕世底牌。

    不明所以之下,他真有可能吃了大虧,甚至是直接就被擊殺。

    “飛劍我是肯定不給能給你。”林暮幹脆利落道,“劍道傳承,我師傅說過不可外傳,但是為了保命,也是顧不得那麼多了,我可以傳授給你,隻是要等我回到臨戈城後。”

    林暮望著杜誠,滿臉戒備,“現在就給你,我擔心你出爾反爾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到臨戈城,我也擔心你出爾反爾。”杜誠冷冷道,“你必須現在就給我。”

    他說話語氣無比堅決。

    對於劍道傳承的渴望,無法掩飾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不可能給你。”林暮一時想不出更好的解決辦法,跟杜誠陷入拉鋸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杜誠倏然出手。

    一道神識攻擊,悄無聲息,攻向林暮。

    林暮正與杜誠扯皮,哪想得到杜誠是故意要分散他的心思,降低他的戒備,竟然會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合體後期修者的神識攻擊,異常強大。

    饒是林暮自己神識境界,也已經是達到合體後期,識海之中,還是有著通靈法寶級別的神識防禦法寶,神禦飛環,匆忙之下,仍舊是感覺到識海震蕩不停,頭腦陣陣眩暈。

    剛一察覺到神識攻擊,林暮立即就是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未雨綢繆。

    他擔心杜誠和杜信會趁著他眩暈之際,兩人聯手,發動凶狠攻擊,直接就是將他斬殺。

    但若是躲入旋月空間,也並非絕佳選擇。

    暴露旋月佩,同樣不是他所希望的。

    知道了杜誠引以為傲的底牌後,他心中也是釋然許多。

    原來杜誠的自信,就是神識修為。

    想要靠著神識,直接擊潰他的識海,一舉將他擊殺,神不知鬼不覺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他現在神識境界,絲毫不比杜誠遜色,還擁有珍稀無比的神識法寶,神禦飛環。

    杜誠謀劃許久的招數,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不如將計就計,看看能否將兩人擊殺。

    杜誠攻擊剛剛過去,林暮立即就是催動隨心劍,整個人如同流星一樣,當即向遠處飛去。

    “他逃了。”杜信連忙對杜誠喊道。

    杜誠連連搖頭,極力恢複清醒。

    剛剛全力施展神識攻擊,他本以為能夠一擊致命,直接擊潰林暮的識海。

    沒有想到,他的神識攻擊尚未進入林暮的識海,就是被一件威力極其強大的法寶擋住。

    這件法寶的威能,萬分強大。

    他的神識攻擊,立即就是被反彈回來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他的識海都是受到創傷,此刻感覺頭腦陣陣眩暈。

    杜誠不驚反喜。

    林暮果然不愧是絕世天才,一身上下,皆是底牌。

    擁有威能極其強大的飛劍,擁有合體期修者都夢寐以求的劍道傳承,現在竟然還有珍稀無比的通靈法寶級別神識防禦法寶,威能之強,連他合體後期修者的神識攻擊,都是能夠反彈回來。

    說不定,這些都隻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杜誠心中火焰熊熊燃燒,若是能將林暮擊殺,他絕對是能一飛衝天。

    此刻林暮直接逃逸,更是正中他下懷。

    他神識攻擊沒有湊效,隻能正麵動手。

    在這動手,有九成可能,會引來其他合體期高手,走漏消息。

    林暮現在逃跑,他簡直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“跟上他。”杜誠眩暈之下,連忙催動飛劍,招呼杜信道。

    兩人全力飛行,向前追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追得太緊。”杜誠邊飛邊囑咐杜信道,“跟上他就行了,待他飛到一處荒涼之地,距離絕世靈寶出世之地很遠之後,我們就可以動手。”

    杜信滿麵笑容點頭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,他都是以為,這是杜誠故意布下的局。

    發動神識攻擊,林暮不敵之下,隻能逃跑。

    他渾然沒有注意到,在他身後的杜誠,全力飛行同時,也是不停撫摸拍打著腦門。

    杜誠有苦難言,他腦海中眩暈的感覺,越來越濃烈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2 01:52:05  ExecTime:0.26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