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八百九十六章別有所


    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,任何搜索引擎搜索“九品文學小說網”即可速進入本站,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!<>

    林暮麵色一滯。

    認輸。

    這也太出乎意料了。

    剛剛他還以為杜信跟他喋喋不休,是想極力勸說他主動認輸。

    他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答應的。

    沒想到杜信反倒自己認輸了。

    林暮詫異不已。

    在上台之前,他心已經是做好了充足準備。

    杜信是廖舒好友,這一場戰鬥,必將是一場惡戰。

    杜信的實力,猶要勝過廖舒,底牌應該也不會比廖舒遜色,顧振豪更是反複告誡他,杜信為人心思陰沉,要小心為上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是小心戒備,不敢有半分鬆懈。

    萬萬沒想到,杜信現在竟然會主動認輸。

    林暮依舊是催動著劍域,隨心劍直指杜信,沒有任何放鬆。

    在白衣長老沒有打開古禁,宣布結果之前,杜信說的一切話,都有可能是花言巧語,故意蒙騙他,讓他放鬆大意,隨後施展致命一擊,讓他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畢竟在這古禁之中,杜信說得再好聽,再動人,也隻有他們兩個人知道,古禁外麵的人不會知道這些。

    不管是白衣長老,還是萬千圍觀修者,看的就是一個結果。

    聯想到顧振豪反複告誡他的,杜信是如何陰險狡詐,城府深沉,他愈發覺得,杜信主動認輸,這麵藏著什麼陰謀。

    這是礦脈爭奪大會,非同兒戲。

    杜信現在又沒明顯落在下風,這樣打下去,占據修為優勢的他,逐漸就會掌握主動,占據上風。

    就是比拚底牌,杜信的底牌,也不會比廖舒的五陰雷珠差到哪去,甚至還要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他根本沒有主動認輸的理由。

    林暮沒有再主動攻擊,但劍域威力,卻是絲毫沒有減弱,隨心劍在劍域之中,光芒愈發璀璨。

    在結果沒有宣布之前,他絕不會有任何大意。

    “你為何會主動認輸。”林暮冷靜問道,麵上絲毫沒有輕易取勝的喜悅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    這很可能就是個陰謀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實力的確是不如你,你要比我略微強上一線。”杜信坦然笑道,“以我的實力,即便是進入前十六,也是墊底的存在,犯不著為了一個前十六的虛名,動用我溫養上萬年的保命底牌。”

    杜信望著林暮,接著道:“更何況,你現在手中擁有廖舒的三枚五陰雷珠,我就是動用了底牌,也是難以勝你,弄不好連自己的性命都會搭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更加是犯不著這樣。”杜信燦然一笑道,“識時務者為俊傑,你說呢。”

    林暮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這是台下修者,都是開始議論紛紛起來。

    “兩人為何突然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到最酣處,戛然而止,還讓不讓人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暮全神戒備,杜信看起來很是輕鬆,似乎是要爆發底牌,準備逆轉了。”

    “難不成,杜信爆發底牌,還要跟林暮打聲招呼麼,他沒這麼傻吧,這不是提醒林暮,讓林暮有所戒備麼。”

    “看林暮一臉戒備樣子,似乎還真是這樣呢。”立即有修者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才是傻。”一位修者自以為聰明道,“杜信的保命底牌,已經是珍藏上萬年,他肯定也是不舍得動用,若是直接跟林暮講明,林暮畏懼之下,有很大可能,自己就主動認輸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一來,杜信就等於是不戰而勝,還能保住自己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周圍修者都是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真認輸,就別再廢話了,趕緊示意白衣長老,馬上認輸。”林暮幹脆利落道,“我沒有心思跟你勾心鬥角,你若是想打,那我就舍命奉陪,與你血戰到底,我可不吝嗇什麼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爽人。”杜信笑著恭維道,“意恩仇,無拘無束,很是灑脫,這份境界,就令人羨慕不已,不愧是絕世天才,萬年不遇,心境遠超我等。”

    杜信話音落下,很是幹脆,當即示意白衣長老,主動認輸。

    林暮依舊是沒有任何放鬆,小心戒備著。

    很,白衣長老就是打開古禁,宣布結果:“這一場,林暮勝。”

    直到這時,林暮才是真正鬆了口氣。

    杜信真的是主動認輸了。

    這一切簡直就是跟做夢一樣。

    有史以來,遇到的最強的對手,竟然是勝得最輕鬆的。

    和林暮麵上的波瀾不驚,平靜如波不同,杜信主動認輸,這個結果剛一宣布,台下萬千圍觀修者,立即就是炸開了鍋。

    “杜信竟然主動認輸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會這麼慫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敢跟林暮拚一下。”

    普通圍觀修者,最多也就是唏噓感慨,好奇不解。

    和顧振豪對賭的修者,卻是要激動多了,許多修者感覺頭皮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誰也沒想到,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比試剛開始沒多久,就突然結束了。

    還是杜信主動認輸。

    他們剛剛都是確信杜信能贏的。

    顧振豪的賭約是,至少也要押百萬靈石,不少修者都是押了上千萬,數千萬靈石。

    轉眼之間,前後不到半柱香功夫,數千萬靈石,就是泡湯了。

    幾位拿出過億靈石對賭的修者,虧得更慘。

    顧振豪滿麵笑容,更是笑開了花。

    他也是沒想到,一切竟然會如此容易。

    林暮麵帶微笑,飛下對戰台,身形一閃,就是來到顧振豪跟前。

    許多修者都是為了過來,想要打探底細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輸掉不菲靈石的修者們,更加是想要探出究竟。

    這樣不明不白輸了,真是感覺太冤枉,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用了什麼手段,怎麼這麼容易就勝了。”顧振豪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不清楚。”林暮笑道,“我們激鬥正酣,我占據了一絲上風,杜信突然就是停止攻擊,說是要主動認輸,我懷疑他話中有詐,不敢有任何放鬆,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就向裁決示意,主動認輸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打不過你麼。”旁邊立即有修者問道,話語中還是難掩憤怒。

    剛剛他押了六千萬靈石,轉眼就沒了。

    “比真正實力,他確實是要比我遜色一分。”林暮麵上帶著微笑,“可能是他不願意爆發底牌,與我拚命,加上實力確實被我壓製,索性就主動認輸。”

    “杜信心思,一般人都是難以猜到,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樣想的。”顧振豪恭喜道,“不過他既然認輸了,那也沒什麼好說,輸就是輸,贏就是贏,現在你就是成為前十六,接下來,可以參加車輪戰了。”

    林暮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盡管過程出乎意料,但是這個結果,卻是他最想要的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,算是初步達成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車輪戰,他就無需每一場都與人拚命,隻要能夠排在前十就行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他有輸的餘地。

    前麵五輪,隻要是輸了,就被淘汰了。

    當然,能成為前十六修者,每一位都是有著極強的實力,高手過招,一旦有所鬆懈,勝負就大有不同,他還是要竭力取勝。

    想要成為前十,至少就是要把六個人甩在身後。

    十五位修者麵,他至少要擊敗六個人。

    能進入前十六的修者,合體中期修者,數量都是寥寥無幾,大多數修者,修為都已經是合體後期。

    他現在的實力,也就是和合體中期的杜信相當,麵對合體後期修者,絲毫不占優勢,持久下去,還會落入下風。

    想要取勝,唯有靠五陰雷珠。

    隻是,一旦動用五陰雷珠,就是意味著要與人拚命。

    兩虎相爭,互有死傷。

    車輪戰之下,不止一場戰鬥,全盤考慮之下,為了保存實力,一般沒有人會去拚命。

    大家實力都是差不多,一旦拚命,多半就是兩敗俱傷。

    這樣等於是便宜了其他對手。

    是以,除非是對手要跟他拚命,否則的話,他連五陰雷珠都是不能動用。

    一旦動用,固然獲勝把握增加,自己也是有喪命風險。

    合體後期修者的底牌,可能要比五陰雷珠還要強大得多。

    想到接下來的比試,林暮不由開始擔憂起來。

    若是不能動用五陰雷珠,單憑他現在的實力,想要至少戰勝六位修者,恐怕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修為隻有返虛期,底蘊不足,車輪戰之下,更是處在劣勢。

    唯今之計,隻有將希望放在隨心劍上了。

    林暮無心再與周圍修者多說,麵帶微笑,和眾人告辭,隨即便是和顧振豪一起,回轉悅來客棧。

    杜信飛下對戰台,無心理會圍觀修者的議論紛紛,身形一閃,匆匆離去。

    來到城中一處幽靜小院前,杜信落下身形,十指舞動,打出數道法訣。

    小院前禁製晃動不停,迷霧翻滾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白霧就是散開,出現一條小徑,院門洞開。

    一位劍眉星目,氣旋軒昂青衣修者,站在門前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杜信開口就直奔主題道,“我這輪對手是林暮,我主動認輸了。”

    杜誠笑著道:“你既然認輸,自然是有你的道理,你且跟我說說,你是如何打算的。”

    他曾不止一次跟杜信說過,進入前十六,對自身實力有很大的促進,這一次杜信好不容易進入第五輪,對手又是風頭極盛的林暮,按理說,拚一下,獲勝把握很大,但杜信卻是主動認輸。

    對於弟弟,他很是放心。

    既然杜信如此做,肯定是有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林暮之前擊殺了廖舒,獲得了三枚五陰雷珠。”杜信麵色陰沉道,“我動用底牌,獲勝把握也隻有五成左右,弄不好就會殞命,我覺得這樣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這樣。”杜誠笑道,“他既然進入前十六,那就交給我吧,到時我幫你出了這口惡氣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這個必要。”杜信擺手道,“你與他單對單,也是有可能受到重創,畢竟他有三枚五陰雷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。”杜誠不由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可以在礦脈爭奪大會之後,暗中下手,找幾位好友一起對付他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在車輪戰期間,尋找機會,看他是否獨自出來,伺機下手。”杜信陰狠道,“沒必要跟他單挑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3 02:19:34  ExecTime:0.2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