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八百九十五章意外之舉


    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,任何搜索引擎搜索“九品文學小說網”即可速進入本站,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!<>

    顧振豪暗歎一聲。

    看來林暮這場絕對是要傾盡全力了。

    杜信的實力,猶要勝過廖舒,和林暮應該是在伯仲之間,但他修為畢竟是合體中期,接近合體後期,持久戰鬥,最火他獲勝的把握更大。

    林暮若想取勝,看來是隻有動用那三枚五陰雷珠了。

    剛剛獲得五陰雷珠,轉眼就是要動用,顧振豪不由替林暮感到一陣惋惜。

    第五輪比試,就是下了血本,後麵想成為前十,難度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不過眼下也是顧不得這麼多了,隻有成為前十六,才能有後麵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林暮要動用這三枚五陰雷珠,他就要借助這次機會,盡可能多賺取一些靈石,這樣方是不至於吃虧。

    還未等他將這個想法付諸實施,旁邊就是有人主動問他:“顧前輩,今日這場比試,您看誰能贏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林暮。”顧振豪想都沒想,斬釘截鐵道。

    “林暮實力,也就是跟杜信差不多,但是修為處在劣勢,底蘊和戰鬥經驗,都是遠不如杜信,底牌肯定也是沒杜信強大。”旁邊一位青衣合體期修者,接話道,“依我看,這一場,林暮八成要輸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見得。”顧振豪不服氣問道。

    青衣合體期修者笑道:“林暮之前逆轉廖舒,靠的是隱息古符,若不是靠著隱息古符,他鐵定是落敗了,這一次,沒有了隱息古符庇佑,他拿什麼去贏,要知道,杜信不單是實力,心計也是要比廖舒強不少,他絕不會給林暮逆襲的機會的。”

    青衣修者所說,引來周圍修者的讚同附和聲。

    林暮之前獲勝,自身的實力固然是占了很大因素,但他的實力,遠沒有強到逆天的地步,連續戰勝四位對手,進入第五輪,已經算是燒高香了。

    他的每一場勝利,現在回頭想想,運氣真是占了決定性因素。

    若非是放鬆大意,玉林和廖舒絕不會隕落。

    沒成想,林暮靠著一些小心思,給自己爭取到了絕佳的機會,反倒是擊殺了兩位合體中期修者。

    事不過三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,不可能一直發生。

    更何況他的對手都是實力強大,人老成精的合體中期高手。

    杜信素來以足智多謀,陰險狡詐聞名,絕對是不可能中了林暮圈套,倒是林暮,很有可能被杜信陰了,小命都有可能不保。

    “我堅信林暮能贏。”顧振豪不為所動,依舊是堅持己見。

    “迂腐。”青衣修者心中暗自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第四輪,顧振豪靠著林暮與人對賭,賺了數十億靈石,嚐到了甜頭,竟然是被喜悅衝昏了頭腦。

    不可否認,林暮在第四輪,確實是讓萬千修者都感到意外,每個人都是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但是熱鬧過後,一切都會恢複冷靜。

    林暮憑借著劍域後期的劍道造詣,方是能與合體中期的廖舒抗衡,對上杜信,兩個人也就是半斤八兩,林暮修為也是處在劣勢。

    他還能拿什麼去取勝。

    劍道造詣。

    返虛期,劍道造詣已經是到了劍域後期,這個已是驚世駭俗,萬年不遇,難不成,他還能繼續提升自己的劍域威力。

    換成任何人,都是不可能相信,林暮的劍道造詣,能超脫劍域後期,達到劍域巔峰境界。

    這是絕對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整個修真界,三千界中,現在劍道造詣能和林暮一樣,能夠達到劍域後期的修者,也都是寥寥無幾,能夠達到劍域巔峰的修者,恐怕早已飛升成仙了。

    既然劍域威力不可能提升,他的修為短時間內也是不可能進入合體期,也是無法調動天地之威。

    飛劍威能,限於林暮的壽元,也是沒有溫養淬煉多少年頭,威能也不會強到哪去。

    再加上杜信不可能和之前幾位合體期修者一樣,麻痹大意。

    林暮唯一翻盤的希望,就在他的底牌上。

    稍微有點心思的人,也都是能夠想到,林暮劍道造詣如此驚天,必然是將全部心思都花費在提升劍域境界上去了,哪還有時間籌備底牌。

    縱然是有底牌,肯定也是無法與杜信這樣活了過萬年的修者相比。

    不管怎麼比,青衣修者都是想不出,林暮有什麼獲勝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既然顧兄堅信林暮肯定能贏,那不如我們再對賭一次,你看如何。”青衣修者麵帶笑容,望向顧振豪道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。”顧振豪滿麵笑容答應下來,他求之不得呢。

    “還是和上次一樣的規則麼。”青衣修者微笑道,“我出靈石來賭林暮輸。”

    顧振豪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過,我可不會輕易與人對賭,既然賭了,就玩大一些。”顧振豪隨即道,“低於一億靈石的,我看還是沒有必要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億靈石。

    青衣修者麵上閃過一抹猶豫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拿不出這一億靈石,隻是覺得賭得確實是有些大了。

    他隻有一條礦脈,身家並非是非常富有,不過一億靈石對他來說還算不上什麼。

    他也看不出,林暮有什麼贏的跡象。

    那就賭一把。

    既然賭了,肯定是要爭取最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他正要說話之際,顧振豪見他猶豫不決,不由道:“這次的賠率,是二十倍,隻要你贏了,我給你二十億靈石。”

    二十倍賠率。

    青衣修者心中一震,旋即就是狂喜。

    “我押三億靈石。”他沒有任何遲疑,當即幹脆利落取出一個儲物袋,遞給顧振豪。

    顧振豪也沒有客套,順其自然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周位修者見此情形,都是不由圍了上來,紛紛道,“我們是否也能參與對賭。”

    顧振豪麵帶笑容道,“自然沒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低於百萬靈石的,還是沒有必要了。”顧振豪話鋒一轉道。

    百萬靈石,對於返虛期修者來說,並不算太多。

    許多修者都是沒有什麼異議,就是紛紛將儲物袋交給顧振豪。

    二十倍的賠率,隻要贏了,就是大賺一筆。

    即便是輸了,百萬靈石也是沒有太大影響。

    以目前的形勢來看,林暮獲勝的可能,都不到三成。

    有靈石誰不想賺。

    顧振豪滿麵笑容,不停收過儲物袋。

    每一個儲物袋,麵都是至少有百萬靈石,多則上千萬,數千萬靈石。

    有幾位合體期修者,也是不肯錯過這次機會,分別都是賭了一兩億靈石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顧振豪就是收了上百個儲物袋。

    遠處,依舊是有修者不停向這湧來。

    在顧振豪忙著收取靈石時候,對戰台上,比試也是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林暮根本沒有和杜信說什麼廢話,白衣長老合上古禁之後,他就是主動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杜信同樣是一言不發,犀利應對。

    兩人你來我往,打得難分難解,劍光閃爍,場麵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一番試探攻擊之後,林暮再無保留,開始傾盡全力,將無邊殺域催動到極致,劍域後期的威力,頓時爆發開來。

    杜信爭鋒相對,同樣是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林暮終究還是占據了一線優勢。

    杜信盡管比廖舒實力強了不少,但還是要被他的劍域壓製,落入下風。

    隻不過若想取勝,卻是困難無比。

    這樣打下去,待到自己靈力耗盡,杜信肯定就是漸漸掌握主動,占據上風。

    在這第五輪比試,就是如此艱難,林暮不由感到自身實力的差距。

    但現在,也是想不了那麼多,若想取勝,隻有動用五陰雷珠。

    杜信之前有殺他之心,現在他也無需客氣什麼。

    林暮心念一動,就是要動用五陰雷珠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杜信卻是突然開口道:“沒想到你實力竟然如此之強。”

    林暮麵無表情,沒有任何回應。

    “現在看來,你是要略勝我一籌,但是這樣打下去,待你靈力耗盡,占據上風的還是我。”杜信道,“你想勝我,隻有爆發底牌。”

    林暮依舊是沒有回應,但也沒有立即就引爆五陰雷珠。

    他倒想看看,杜信要與他耍什麼陰招。

    “我並不願與你性命相拚。”杜信接著道,“與你拚命之人,全都隕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廖舒好友,難道不想替他報仇麼。”林暮反問道。

    杜信這樣假惺惺,真是令他反胃。

    三歲小孩都是知道這樣的伎倆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隻不過是普通朋友,犯不上為了一個死去之人,與你拚命。”杜信道,“更何況是他這樣一位,連自己朋友都擊殺的人,更加是沒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廖舒想要擊殺我,難道沒有與你商量過麼。”林暮冷笑道。

    杜信劍光一滯,隨即道:“他確實是跟我說起過此事,不過我都是勸他不要如此做,隻是他不聽我的勸告,以致喪命,也是他咎由自取,怨不得旁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說什麼。”林暮開始不耐煩起來。

    杜信想靠著這樣的手段,讓他分心,真的是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“廖舒的底牌,五陰雷珠,絕對不止一枚。”杜信道,“我隻想問你,你究竟獲得了幾枚五陰雷珠。”

    正戲來了。

    林暮頓時心中一凜。

    “三枚。”林暮想了一下,回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們也就沒有打下去的必要了。”杜信道,“再打下去,就是爆發底牌,性命相拚,弄不好就是兩敗俱傷,甚至是同歸於盡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拚到兩敗俱傷,同歸於盡,我也不會認輸的。”林暮沒有讓杜信說下去,直接打斷道,“你就省了這份心吧,我是不會有任何退讓的,更不可能主動認輸。”

    杜信知道他的底牌之後,還來勸他,想必是自己本身也有強大底牌。

    盡管如此,林暮還是凜然不懼。

    不就是拚命麼。

    他怕過誰。

    “你誤會了。”杜信倏然向後暴退,收起飛劍,朗聲道,“我認輸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7 15:07:37  ExecTime:0.2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