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八百九十四章殺意湧動


    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,任何搜索引擎搜索“九品文學小說網”即可速進入本站,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!<>

    這門《聚雷玄密》秘法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。

    在他手中,是再合適不過,絕對是能夠大放異彩。

    他的每一次雷劫,都是要比普通修者強大許多,雷劫之力,可謂是純粹無比,強大無比,凝聚出的五陰雷珠,威力也是要比同階修者強大許多倍。

    凝聚五陰雷珠成功之後,一般修者想要繼續溫養淬煉,提升五陰雷珠的威力,也是別無他法,手段匱乏。

    而他就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擁有五行幻鏡,他可以在渡劫之時,凝聚吸收無盡雷劫之力,儲藏在飄渺仙境的雷煉海中,以備不時之需。

    單是這兩個方麵,和廖舒這樣的合體期相比,他都是遠遠超出一大截。

    廖舒經曆了元嬰期雷劫,凝神期雷劫,返虛期雷劫,合體期雷劫,一共才是凝聚出了十二枚五陰雷珠,現在看起來,實在是拿不出手。

    《聚雷玄密》中說過,這門秘法練到最高深處,是可以凝聚出一百零八枚五陰雷珠。

    林暮想想都是覺得激動不已。

    若是他能將這門秘法練到最高深處,在渡合體期雷劫之時,凝聚出一百零八枚五陰雷珠。

    以他的絕世雷劫威力,凝聚出的五陰雷珠,怕是直接就能轟殺合體後期修者,合體期巔峰修者,都是可以將之重創。

    這樣的五陰雷珠,完全可以稱得上絕世底牌。

    真若是能夠做到的話,哪怕是遭遇一群合體期修者圍攻,他也是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單是憑借《聚雷玄密》,他就是可以做到,一進入合體期,就能在合體期無敵。

    屆時,三千界,還不是任他橫行。

    林暮心潮澎湃,激動萬分。

    他擊殺廖舒之時,純粹是為了尋求自保,鏟除禍患,完全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巨大的收獲。

    三百億靈石,他現在身家都沒這麼多。

    十一枚五陰雷珠,讓他在接下來的比試中,獲勝把握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最難能可貴的是,他還獲得了這《聚雷玄密》。

    這門秘法在廖舒手中,真的是辱沒了風采。

    寶物,隻有在合適的人手中,才是能發揮出最大的價值。

    這門秘法,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,再合適不過。

    創造這門秘法的修者本人,修煉條件怕是都趕不上他。

    林暮用神識大致察看一番《聚雷玄密》,發現修煉起來,的確是頗有難度,一時半會難以有所成就,不由又是將紫色玉簡收起。

    反正如今他修為已經是返虛期,壽元近萬年。

    接下來,他是有足夠的時間,為合體期雷劫做好準備。

    這門《聚雷玄密》,即便是修煉難度很大,相信給他充足的時間,他也是能鑽研出最適合自己的修煉辦法,弄不好,還真有可能將這門秘法練到最高深處,凝聚出一百零八枚五陰雷珠。

    將廖舒的儲物袋察看一遍,也是再無什麼讓他心動的東西,林暮不由將儲物袋收起。

    當然,一些寶物和功法,他看不上眼,但並不意味著就是廢物,這畢竟是合體中期修者的畢生珍藏,對於一般修者來說,隨便獲得一件法寶,或者是功法,都是天大的福緣。

    林暮有心將這些寶物送給華錦和星晴星雨幾人,或者是用來獎勵給飄渺仙境中,集齊九塊藏寶圖的天才修者。

    平複下激動心情,林暮當即凝聚出一枚地品凝神珠,再度開始溫養淬煉隨心劍。

    盡管神識已經是到了合體後期,但是現在隨心劍的威能提升,依舊是緩慢無比,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林暮倒是很看得開。

    隻要沒有止步不前,他就是可以繼續溫養淬煉。

    如今飄渺仙境中,神識底蘊增長速度,極其喜人,所以消耗起地品凝神珠來,他也並沒有太過肉痛。

    神識底蘊,畢竟是源源不絕,生生不息,消耗之後,還會再度出現。

    若是能溫養淬煉出絕世寶劍,情形就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說起來,五陰雷珠固然威力強大,但是他短時間內是難以渡劫,以目前手中的這十一枚五陰雷珠,是難成什麼大事,遇到幾位強大對手,很就是耗費完了。

    這就跟符篆一樣,屬於是消耗品,而且是消耗了,很難再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但是劍域和飛劍就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隻要隨心劍晉升絕世靈寶境界,他可以盡情催動,遇見誰都不怕。

    催動飛劍,耗費的無非是靈力而已。

    恢複靈力的丹藥,相對於他現在返虛期的修者來說,價格並不算昂貴,耗費再多,他都不會心疼。

    然而想法固然美好,但是遭遇現實,終歸是有些殘酷起來。

    辛苦溫養淬煉十日之後,林暮感覺隨心劍威能有一定提升,但是仍舊沒有晉升絕世靈寶境界的預兆。

    若非是知道連合體期巔峰期修者,都是幾乎不可能淬煉出絕世靈寶級別法寶,他甚至都開始有些懷疑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若非一番寒徹骨,哪得梅花撲鼻香。”林暮隻好如此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但冥冥之中,他又有一絲預感,隨心劍就要晉升絕世靈寶境界了。

    已經很接近了。

    這種預感,並非是無中生有,而是建立在耗費的那麼多地品凝神珠的基礎上。

    隨心劍所耗費的神識底蘊,都是要勝過當初的五行幻鏡數倍不止。

    好歹,隨心劍也是他花費了很多心思,籌集了許多珍稀材料煉製而成,耗費了超出五行幻鏡數倍的神識底蘊,想必也是了。

    靜室中禁製一陣晃動。

    林暮心念一動,收起五行幻鏡和隨心劍,站起身來,上前打開禁製。

    顧振豪站在門外,笑著道:“十日匆匆而過,今天第五輪比試即將開始,我們現在可以前往對戰台了。”

    林暮微笑點頭。

    兩人一起離開悅來客棧,前往對站台。

    “今日這場比試,也不知你運氣如何。”顧振豪念叨道,“若是碰上合體中期修者,以你的實力,相信取勝不難,若是碰到合體後期修者,甚至是上屆礦脈爭奪大會的前幾名,那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碰到誰,我都要贏。”林暮一臉堅定,斬釘截鐵道。

    第五輪比試,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隻要這一輪贏了,就是能成為前十六。

    成為前十六,就是有輸的機會,他有自信能成為前十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之前,誰都別想阻止他。

    “哪怕是遇到上屆礦脈爭奪大會的第一名遇,我也要與之血戰,誓要取勝。”林暮身上殺氣彌漫。

    如此認真堅定神情,顧振豪都是不由為之動容,不知為何,林暮說的話,讓他有一種自然而然的信服感。

    他就是相信林暮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哪怕是林暮現在說他能成為這屆礦脈爭奪大會的第一,他都覺得大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這是不可能的,你根本不可能擊敗上屆礦脈爭奪大會的第一名。”顧振豪見林暮一臉認真神情,不由笑著調侃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。”林暮身上氣勢頓時散去,不由笑道,“不如我們打賭,賭一條礦脈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還想用這招陰我。”顧振豪嘿嘿笑道,“可惜你這次失算了,我說你不可能,你就絕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為何你這麼自信。”林暮饒有興致問道。

    “因為上屆礦脈爭奪大會的第一名,已經是成為礦脈聯盟的長老,根本無法再參加這屆的爭奪,也沒有這個必要。”顧振豪說完,不由開懷大笑。

    林暮這時方是想起此事,不由跟著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對戰台周圍,修者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見到林暮到來,頓時引起一陣騷動。

    林暮早已是收斂起笑容,一臉肅穆,跟著顧振豪,向對站台下飛去。

    兩人所過之處,修者都是自動認出一條路來。

    在他走後,人群開始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林暮麵色看起來很嚴肅,恐怕今天這場比試,他也沒什麼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他自己都是說了,真正實力,是介於合體中期到合體後期之間,能否順利跨過第五輪,進入前十六,就要看今天的運氣如何了,若是碰到一位合體中期修者,勝負是五五開,若是碰到的對手太強,肯定就止步於此了。”

    林暮過去之後,還是能聽到修者們的議論。

    “今天這場比試,若是我的對手實力和廖舒相當,你就將賠率定在二十倍。”林暮轉頭對顧振豪道,“若是實力非常強大,到時再定。”

    擊敗廖舒之後,其他修者對於他的實力有了清楚認識。

    但越是這樣,他越是想證明自己。

    比試很就是開始。

    九座對戰台裁決,開始陸續呼喚對戰修者名字。

    “林暮,杜信。”第五座對戰台長老朗聲宣布道。

    杜信。

    林暮不由轉頭望向顧振豪:“此人實力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怎會如此湊巧,竟然在第五輪碰到他。”顧振豪麵帶憂慮道,“他是廖舒好友,為人心性陰沉,猶要勝過廖舒幾籌,防不勝防,廖舒想要擊殺你,背後說不定都是與他商量過,兩人達成共識,方才下手。”

    林暮聞言,麵色一暗。

    “他實力同樣也是比廖舒強上一籌,底牌或許比廖舒還要強大。”顧振豪擔憂道,“這場比試懸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杜信竟然有想要擊殺自己念頭,林暮眸中不由閃過一抹殺意。

    “你將這場比試賠率,定在二十倍。”林暮留下一句,身形一閃,就是飛上對戰台。

    顧振豪望著台上,不由暗歎一聲。

    今天這場比試,又將是一番腥風血雨。

    孰勝孰負,他心也是沒底。

    偏偏,林暮還讓他將賠率提升到二十倍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0:47:25  ExecTime:0.2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