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八百九十二章幸福煩惱


    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,任何搜索引擎搜索“九品文學小說網”即可速進入本站,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!<>

    唯恐言多必失,林暮麵帶微笑,向眾人告辭,欲要離去。

    許多修者依舊是滿臉困惑,麵帶不舍,想要探出究竟。

    有膽大修者不由出言問道:“即便是你能安然躲過廖舒五陰雷珠轟擊,但是你是如何突然在對戰台上消失的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是齊齊盯著林暮,滿臉期待。

    該來的終歸會來。

    林暮心中驟然一緊,麵上卻是保持不動聲色,自然轉過身來。

    這個問題,是重中之重,問到了最關鍵之處。

    他若是說不好,極有可能就是會暴露旋月佩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劍域後期的劍道造詣,能夠將所有修者都震住,在他們震撼同時,又說出五陰雷珠爆炸的奧秘,在最中心處,是最安全的,相信這個說法,會讓許多人心中都有所疑惑,半信半疑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轉移了他們的注意力之後,他就是可以安然離去了。

    隻是,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想要蒙騙少數人或者一部分人,或許可以輕易做到,但是想要騙住所有人絕非那麼容易。

    還是有人對他在對戰台上,到底是如何突然消失的,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突然消失,連合體中期的廖舒,都是探察不出來,突然出現,同樣也是讓廖舒無從防備。

    堂堂合體中期修者,竟然就是被這麼輕而易舉一劍擊殺。

    不論是誰,肯定都是對此充滿疑問。

    林暮心思電轉,開始思考對策。

    他是用旋月佩做到這個地步的。

    根本沒有冒著風險瞬移到五陰雷珠的最中心,也是沒有匪夷所思的隱身秘術,隻是心念一動,進入旋月空間,之後心思一動,又從麵出來,催動劍域將廖舒斬殺。

    一切就是如此簡單。

    但是想要撒一個謊,合理解釋這一切,難度實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普通的隱身術法,以他返虛中期的修為,在合體中期的廖舒麵前,肯定是不可能做到這個地步的。

    若是這麼說,很容易就會被拆穿,之前所說的謊言,也都是前功盡棄。

    後麵他無論怎麼說,都不會有人再相信他。

    信任一旦失去,就很難彌補過來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來,他的每一句話,都是要小心翼翼,一點差錯都是不能出。

    林暮腦海中瞬息間就是閃過很多想法。

    突然在台上消失,為了不暴露出旋月佩,隻能說成是隱身。

    他是如何做到隱身的,這麵就有很深的意味了。

    若是說成是用寶物隱身,這麼強大便捷的寶物,難保不會有人覬覦。

    旋月佩,本身就是一件寶物。

    此法行不通。

    若是用秘法隱身,應該會好很多,但也並非很妥善。

    以後,除非是性命相拚,他是不會再用這個秘法,如今若是說出他有這個秘法,以後與人比試又鮮少使用,有心人還是會有所懷疑。

    甚至,會有人將主意打在他杜撰出來的這個秘法上。

    引來不必要的麻煩。

    如何才是能找出一個妥善的解釋,又能一勞永逸,再沒有後顧之憂呢?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,說來也挺遺憾。”林暮不敢耽誤時間,接話道,“我動用了我的一件強大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強大底牌?”

    “什麼底牌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跟我們說說?”

    修者們頓時七言八語,開始議論紛紛,不停詢問。

    林暮趁著修者們說話功夫,繼續想著對策。

    他剛剛這句話,純粹是為了拖延時間,沒有任何實際的意義。

    不管他接下來想出了什麼主意,突然在對戰台上消失,還能蒙蔽出合體中期的廖舒,這都必然是一種強大底牌。

    尤其是相對於他返虛中期的修為來說。

    “底牌這種事情,怎麼可以隨意說給他人去聽?”顧振豪見林暮麵帶難色,以為是林暮不願說出來,連忙出來圓場道,“一旦說了出來,這還算是底牌麼?”

    “每個人,都會有自己的秘密。林暮所作所為,震撼了整個錦繡界,莫說是你們,我跟他走得很近,也一樣是感到不可思議,震撼萬分,同時也是充滿好奇,想要探出究竟。”顧振豪道,“但有些事情,是我們不需要知道的,也不可能讓我們知道的,合體巔峰修者的底牌,他們會告訴你麼?還請適可而止吧。”

    周圍密密麻麻修者,麵上都是出現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再沒有人當著眾人之麵出言詢問。

    不管是林暮,還是顧振豪,實力都是極其強大,再度出言詢問,就是逼人太甚,不給顧振豪麵子,也是觸犯了林暮的忌諱。

    口中不敢詢問,修者們心中,對於林暮的這個底牌,愈發猜測萬千,浮想聯翩起來。

    “其實也沒什麼不能說的。”林暮一臉遺憾,苦笑道,“我這底牌,是一張隱息古符,我一直珍藏著,從未動用,剛剛在對戰台上,廖舒欲要置我於死地,我迫不得已之下,隻有動用這張隱息古符,隱匿好身形,讓他以為我已經被五陰雷珠轟殺。”

    “趁著他放鬆大意之際,我突然現出身形,催動劍域,一劍將他轟殺。”林暮娓娓道來,細細解釋著對戰台上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周圍修者,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神色。

    “這麼強大的隱息古符,就是這樣沒了,真是遺憾!”顧振豪都是忍不住替林暮惋惜道。

    “古符本就無比罕見,現在幾乎是消蹤匿跡,隱息古符,自然是更加珍稀,在這樣的比試中,就是動用了這麼一張價值連城的古符,真是不劃算!”

    “為了廖舒那個人渣,真是不值得!”

    許多修者都是附和顧振豪,替林暮惋惜。

    眼睛都是直直盯著林暮,滿臉笑容,眸中巴結討好意味極其濃鬱。

    林暮狠狠呼出一口氣,正色道:“既然用了,就不會後悔。誰若想殺我,我絕對會以牙還牙,以殺止殺!”

    說這話同時,林暮暗中略微催動無邊殺域。

    殺意彌漫,周圍修者都是感到遍體生寒,有些修者忍耐不住,心下畏懼,身形都是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遠處幾位合體中期修者,也都是探出神識,認真探察這情形,林暮突然釋放出劍域,哪怕是隔著很遠,他們也都是感到一陣深深寒意。

    心下忌憚莫名。

    不惜爆發僅能動用一次的絕世底牌,隱息古符,也是要將對自己不利的人斬殺,這份決心,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如非是有足夠利益,足夠把握,誰敢去招惹這樣一位絕世天才?

    而如今,誰都是知道,林暮絕非隻是絕世天才,擁有無限潛力而已,哪怕是現在,他的實力都是恐怖至極,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這一次,麵對合體中期,有希望衝擊前十六的廖舒,他都是能夠犀利將其擊殺,自己卻是毫發未損。

    這樣的強悍實力,幾人能及?

    淩冽殺意剛一出現,旋即就是隱去。

    林暮向周圍修者拱手行禮,隨即和顧振豪一起,向外飛去。

    所過之處,擁擠的人群自動給他讓出一條寬敞通道。

    參與對賭的修者,望著顧振豪,都是滿臉肉痛。

    但是目光落在林暮身上,心中都又是泛起一陣無力。

    遇到這樣一位逆天的絕世天才,換做誰都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們都以為廖舒肯定是能獲勝的,結果卻是,廖舒想要擊殺林暮,反倒是被林暮擊殺。

    設身處地想一想,他們不過是損失了一些靈石,還是比較慶幸的。

    從人群中飛過,所到之處,盡是讚賞驚歎目光,林暮麵上不由帶著淡淡微笑。

    這一次,陰差陽錯,將廖舒擊殺,造成的轟動,比他剛開始預想的都是要好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若是他現在趁機引出他的飄渺仙境,出售接引玉簡,必定是大賣!

    但現在,他隻好將這個念頭壓下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第五輪比試,至關重要,他要全力準備,盡最大努力,溫養淬煉隨心劍,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思去出售接引玉簡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這一次他有更大的野心,他的目標,絕不單單是將接引玉簡賣給返虛期修者,而是讓合體期修者們,也都爭相前來購買他的接引玉簡。

    以他目前的聲望和展露出來的實力,還是有一定差距,效果不會很好。

    若是他能進入前十六,成為這次礦脈爭奪大會的前十,一切就都不一樣了!

    離開對戰台,回到悅來客棧,林暮麵上笑容愈發燦爛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說錯吧?”林暮轉身望著麵上笑吟吟的顧振豪,不由問道,“這次你賺了多少靈石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沒有清點過,但至少要在二十億以上!”顧振豪滿麵笑容道,“我也是沒有想到,輕而易舉就是能賺到這麼多靈石,實在太輕鬆了!”

    “二十億靈石不算少了,隻不過和我預期的比起來,還是少了不少。”林暮笑著道,“我曾有數次陷入險之又險的境地,你好像隻抓住了一次機會,其他幾次絕佳機會,你都錯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場比試如此波折,我自己都差點嚇傻了,哪還顧得上這些。”顧振豪滿臉遺憾,搖頭歎道,“後來的幾次險境,若是我主動一些,少說還能再賺三十億靈石!”

    “不急,反正後麵還有機會。”林暮笑著道,“這一次礦脈爭奪大會,我要讓你賺到百億靈石!”

    “恐怕希望渺茫。”顧振豪麵帶幸福的煩惱,笑著抱怨道,“你實力如此逆天,後麵誰還敢跟我對賭?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00:46:39  ExecTime:0.2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