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八百八十九章異變陡生


    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,任何搜索引擎搜索“九品文學小說網”即可速進入本站,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!<>

    隨心劍在無邊殺域之中,威力暴漲。

    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璀璨光芒閃爍中,隨心劍狠狠劈中廖舒飛劍。

    轟。

    強烈波動震顫,廖舒飛劍悲鳴一聲,登時被擊退。

    林暮乘勢追擊,不再留手,決定一舉將廖舒擊敗。

    通過和廖舒交手,他對自己的實力,有了更加清楚地認識。

    萬幸他劍道造詣已經是劍域後期,不然憑借劍域中期的威力,以他現在的修為,是無法戰勝廖舒的,街之後,落敗的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沒有合體後期修者的實力,想進入前十,希望很渺茫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實力來看,運氣不錯,頂破天也就是能夠順利闖過五輪比試,成為前十六。

    想成為前十,目前隻有一個可能。

    就是將隨心劍溫養淬煉成絕世寶劍。

    這第四輪比試結束之後,會有十天休息靜養時間,林暮決定離開臨戈城,努力衝擊一番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先要順手將廖舒擊敗。

    這幾乎已經是順理成章之事。

    林暮步步緊逼,全麵占據上風,廖舒一點點向對戰台邊緣退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是真正實力的比拚。

    全力盡出,林暮可以做到對廖舒的絕對壓製。

    台下圍觀修者,此時都是傻了眼。

    剛剛林暮還是眼看就要落敗,怎麼轉眼之間,竟然又再度逆轉。

   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這絕對不可能。”一位參與對賭的合體期修者,連連搖頭道。

    他實在難以相信眼前的情景。

    到了最緊要關頭,林暮怎麼可能又反敗為勝。

    林暮隱藏實力,這個誰都知道。

    在和廖舒對戰之前,沒有一位修者,能夠準確猜出他的真正實力。

    但是和廖舒對戰之後,林暮的真正實力就顯露出來。

    旁觀者清。

    水平高下,一看便知。

    林暮剛陷入危局時,有許多人都以為他就要落敗了,但是真正有眼力的修者,都知道林暮的實力,絕不可能僅限於此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林暮在危難關頭,扳回局勢。

    能與廖舒達成平手,實力強到這種地步,林暮無愧於絕世天才的名頭,超乎萬千修者想象的同時,也是令人感到滿意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以為,這就是林暮的真正實力。

    但是,他現在怎麼能夠再度逆轉。

    難道,他的實力真的是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強到極致。

    現在的他,是否已經用盡全力。

    萬千圍觀修者,都是驚歎不已,猜測紛紛。

    “返虛期修者,怎麼可能這麼強。”就連合體中期修者,都是難以相信,忍不住對同伴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廖舒在故意放水。”青衣合體中期修者猜測道。

    “放水倒不至於,現在的廖舒,已經是用盡了全力。”之前和廖舒一起的藍衣修者,這時插話道,“林暮的實力,確實是強得離譜,超乎想象,我也意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青衣修者見他麵色凝重,不由道:“若是他這輪贏了廖舒,下一輪,有可能碰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藍衣修者麵色一陣凝重。

    他和廖舒實力在伯仲之間,若是林暮可以擊敗廖舒進入第五輪,又好巧不巧碰到他,勝負就很難說了。

    現在的林暮,連他都是看不透,簡直就是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第五路能碰到林暮,他心真是沒有一點底。

    前幾日和廖舒談話,他們還特地聊到了林暮,兩人心照不宣,都是感覺到了林暮的巨大威脅,他更是反複出言暗示廖舒,如果可能的話,盡量重創林暮,能擊殺自然是最好。

    廖舒滿口答應,自信無比。

    世事無常。

    連他都是沒有想到,廖舒非但是無法重創林暮,現在竟然連取勝都變成奢望。

    堂堂合體中期修者,卻是被林暮這樣的返虛中期修者壓著打。

    死死被壓製。

    打得很慘。

    這樣的絕世天才,若是再給他百年時間,百年之後,莫說是很大程度上影響他進入前十六,就是前十的席位,都將被他占據一席。

    “他碰到我的可能並不大。”藍衣修者眸中閃過一抹嫉恨,語氣平淡道,“廖舒絕不會就這麼輕易落敗的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廖舒真的放水了。”最先說話的合體中期修者道,“還是說,他一直都沒有拿出自己真正的實力,一直都是在與林暮戲耍。”

    他們畢竟隻是圍觀者,而且是隔著古禁,無法用神識探察。

    對戰台上的一切,他們都是隻能根據台上情形,做出猜測。

    兩人實力究竟有多強大,是否用了全力,除了他們自己之外,誰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廖舒現在麵上充滿慌亂,可見林暮的逆轉,是在他意料之外的,所以他一時也是難以轉變過來。”藍衣修者仔細分析道,“這就說明了,他已經是用出了全力,林暮現在的爆發,讓他一時之間手足無措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剛剛說,廖舒不會輕易落敗的。”青衣修者接話道,“現在你又說他已經盡了全力,如果他用了全力,還是被林暮死死壓製,這場比試,鐵定是輸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比拚真正的實力,廖舒現在看來,是真的不如林暮。”藍衣修者一臉神秘道,“但是你別忘了,他早已進入合體期,並且擁有礦脈,林暮與他相比,無論是底蘊積累,還是身家財富,都是差的不止一點半點,不用想也是知道,他必然是藏有強大底牌。”

    青衣修者聞言,頓時恍然大悟,不由摸著額頭道:“我怎麼將這個給忘了。”

    礦脈爭奪大會,是簽訂了生死契約,到了對戰台上,不管使用什麼手段,哪怕是將對手擊殺,隻要能夠獲勝就行。

    無論是裁決,還是圍觀修者,要的就是一個結果。

    當然,過程要是精彩,跌宕起伏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

    隻不過是林暮這樣的絕世天才,之前從未出現過,他便是沒有將林暮當成平常比試修者看待,沒想到誰會跟他這樣的返虛期修者拚命,要將他擊殺。

    一般修者,若是實力不敵,八成是不會爆發底牌,與林暮拚命了。

    林暮實力看起來深不可測,即便爆發底牌,也是不一定能贏。

    若是贏了,也不一定就一定能占到便宜,很有可能是兩敗俱傷,甚至是功歸於盡。

    若是底牌太強大,一下將林暮擊殺,肯定是要背負無邊罵名。

    往後的日子,所到之處,別人不會管你有多麼強大,隻知道,在很多年前,你曾擊殺了一位前途無可限量的絕世天才,讓萬千修者充滿期待的絕世天才。

    若僅僅隻是罵名,這倒也罷了。

    對於廖舒這樣,連自己的朋友都擊殺的修者來說,他肯定是早已不在乎名聲。

    隻是,按照常理來說,一般的絕頂天才,背後都是有大勢力或者絕頂大能悉心培養,然而,那些天才和林暮比起來,當真是螢火與皓月之別。

    像林暮這樣的絕世天才,誰也不相信他是獨自修煉出來的。

    林暮背後,肯定是有著一個驚天的大勢力。

    錦繡界,幾乎是不可能有勢力能培養出林暮這樣的絕世天才。

    當真是絕世,世間罕見。

    恐怕隻有昆侖界那樣的巔峰大界中的巔峰勢力,才是可以培養出這樣不世出的天才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那樣的巔峰勢力中,林暮也毫無疑問是最絕世的天才,堪稱是承載一個勢力的未來。

    誰若是敢將林暮擊殺,絕對是沒有好下場。

    尤其是當著萬千修者之麵,鐵證如山,想抵賴都是不可能,往後的日子,肯定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青衣修者以一副看好戲的心情,望著台上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是沒想過這個可能,廖舒竟然會爆發底牌。

    一位修者,最重要的,就是底牌。

    這是用來保命的東西。

    一旦動用,也就是意味著與對方拚命,不死不休了。

    廖舒竟然有擊殺林暮的念頭,青衣修者心中暗笑不已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,廖舒是傻呢,還是真傻呢。

    亦或者,廖舒有自信,爆發底牌,隻是重創林暮,自己獲勝,而且不會將林暮擊殺。

    青衣修者心思轉動,林暮實力如此深不可測,他倒是覺得,這種可能還很大。

    如此看來,廖舒哪怕施展出底牌,也應該會掌握好分寸的。

    “若是廖舒爆發底牌,還是無法將林暮擊敗,那就好笑了。”青衣修者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“別開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廖舒爆發底牌,都是無法將他擊敗,那他還是人麼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會的。”藍衣修者麵色嚴肅,不苟言笑,“廖舒的底牌,我並未見過,但有所耳聞,傳聞是合體後期修者,沒有防備之下,都會被重創,隕落都是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幾位合體期修者聞言,都是收起笑容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沒想到廖舒竟然會這麼強。

    連合體期修者都是可以重創,甚至是擊殺。

    若是藍衣修者將他們現在肆意取笑的情形告訴廖舒,廖舒必然是對他們懷恨在心,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

    對於廖舒這樣連朋友都擊殺的人,誰也不敢明麵上得罪他。

    “林暮這下慘了。”青衣修者望著台上,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劍光閃爍,廖舒節節敗退。

    林暮意氣風發,將廖舒逼到對戰台邊緣,眼看就是要取勝。

    暗中蓄勢,林暮拚命催動隨心劍,全力一擊,斬向廖舒。

    這一劍,他有自信將廖舒劈到古禁上,反彈回來,墜下對戰台。

    劍光璀璨,轟然劈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異變陡生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7 16:49:24  ExecTime:0.2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