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八百八十七章情勢危急


    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,任何搜索引擎搜索“九品文學小說網”即可速進入本站,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!<>

    修者們皆是滿麵笑容答應。

    但是隨後都是心照不宣,齊齊湧上前來,將儲物袋遞給顧振豪。

    許多在外圍的修者,聽到消息,也都是紛紛趕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將顧振豪當成冤大頭,想要趁機大發一筆橫財。

    之前還是對林暮充滿驚歎和期盼的修者,轉眼就是押上大筆靈石,賭林暮輸。

    顧振豪忙亂不已。

    剛一開始,他心中還有些小小愧疚,弄了這次對賭,仿佛是坑了人一樣。

    現在看到前來對賭的修者這麼多,他心中的愧疚瞬間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在一切都是自願的情況下,竟然有這麼多修者前來參加對賭。

    擺明都是想狠狠宰他一筆。

    “靈石是罪惡之源。”顧振豪連忙製止眾人,喘口氣道,“這一次對賭,到此便暫時告一段落,林暮和廖舒比試已經開始,我們先觀看比試。”

    在顧振豪正色打發之下,許多修者隻好悻悻離開。

    眼見人群退去,顧振豪方是輕鬆一口氣。

    剛剛片刻功夫,他就是收到了兩百多個儲物袋。

    從幾十萬靈石,到上億靈石不等。

    估算下來,少說也是有十億靈石。

    若是林暮這場比試能贏了廖舒,這十億靈石就都歸他了。

    動動嘴皮,就能賺十億靈石,這樣的好事,做夢都要笑醒。

    不過,若是林暮輸了的話,他就要賠五十億靈石。

    是賺是賠,全都是維係在林暮身上。

    顧振豪不再收取儲物袋,開始認真觀看比試。

    掏了靈石參與對賭的修者,此刻也都是緊緊盯著第七座對戰台,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為認真,更為專注。

    劍光閃爍,繽紛絢爛。

    林暮催動隨心劍,攻擊犀利無匹。

    廖舒不愧是合體中期高手,應付起來,要比之前景城輕鬆許多,看起來遊刃有餘。

    “聽說你領悟出劍域,看來也不過如此嘛。”廖舒一邊催動飛劍招架,一邊出言譏諷道,想要讓林暮分心。

    “不知你領悟出劍域沒有。”林暮淡淡笑著反擊。

    廖舒麵色頓時一陣陰沉。

    領悟劍域,需要莫大機緣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是努力提升修為,溫養淬煉法寶威能,餘下時間,全都是在準備自己的強大底牌。

    是以到了合體中期,他還是跟合體初期時一樣,隻是觸摸到劍域門檻,但都是沒有真正邁出那一步,成功領悟出劍域。

    這是他心中的痛。

    一直都很耿耿於懷。

    林暮如此一說,等於是擊中他的痛處。

    打人不打臉,罵人不揭短。

    林暮故意揭短,不啻於是打了他的臉。

    “區區劍域初期,就敢大放厥詞。”廖舒冷聲道,“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不是普通的劍域初期哦。”林暮麵帶微笑,隨心劍攻擊不停,繼續打擊廖舒,“不知道你認不認得出來,我這是無邊殺域。”

    廖舒聞言麵色愈發陰沉。

    無邊殺域。

    林暮領悟的竟然是無邊殺域。

    他還真沒認出來。

    劍域之中,威力最強,最犀利,最霸道的,就是無邊殺域。

    林暮領悟出無邊殺域,可是要比合體期修者領悟到的普通劍域要強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他至今,連普通劍域都是沒有領悟出來。

    人比人,氣死人。

    他本想靠著言語,來讓林暮分心。

    以他的實力,隻要找到一瞬間的破綻,當即就是可以發動犀利反擊,打到林暮完全沒法還手。

    隻是,沒想到林暮心性竟是滴水不露。

    一番言語上他的較量之後,他心中開始翻江倒海,鬱鬱不平。

    酸意彌漫,確實是很嫉恨。

    他苦修到合體中期,都是領悟不出劍域,林暮修為隻是返虛中期,就是領悟出最強的無邊殺域。

    這樣的天地之別,誰心能感到平衡。

    嫉恨與憤怒交織,讓他心緒都是有些紊亂。

    林暮眼光敏銳無比,趁著廖舒心緒紊亂瞬間,立即就是發動猛攻。

    強大犀利攻擊,頓時讓廖舒手忙腳亂。

    廖舒不敢再隱藏實力,忙催動自己飛劍,調動天地之威,方是擋住林暮攻擊。

    劍光交錯,兩人你來我往,再度陷入街之中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你如此陰險,憑借言語讓我分心。”廖舒恨聲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麼。”林暮一臉無辜道,“是你跟我說起劍域的事,我不過是跟你說一些實話而已,告訴你我領悟出最強的無邊殺域,是讓你心有所準備,接下來我發動猛攻的時候,你不會感到太意外,好早作防備。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好心竟然被當成驢肝肺。”林暮連連搖頭,歎道,“好人難做。”

    廖舒氣得想要吐血,心中憋屈無比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吃了暗虧,卻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。

    “無邊殺域又是如何。”廖舒冷哼一聲,“區區劍域初期,威力不過是跟我調動天地之威差不多,但你修為隻是返虛期,必難持久,這場比試,你輸定了。”

    在言語上吃了暗虧,他並不甘心,想要扳回一城。

    他現在不過是施展出自己七成實力,事實上,他全力調動天地之威,全力催動飛劍的話,實力至少要比林暮劍域強上一籌。

    現在故意示弱,等下突然爆發起來,林暮必定吃虧。

    很有希望,在不動用底牌的情況下,重創林暮,甚至是將之擊殺。

    林暮淡淡一笑,回道:“劍域的真正威力,沒有領悟出劍域的人,是無法真正體會的,你現在未免自信得過了頭,實力上無法占到優勢,隻能在言語上尋求一點安慰,但很可惜,我不會附和你的,你頂多算是自我安慰,也就是**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無法想象,一個連在打鬥中都是要努力尋求**的人,是如何在凶險遍地的修真界存活到現在的。”林暮毫不留情譏諷道,“更奇葩的是,他的修為竟然還到了合體中期。”

    廖舒麵色鐵青無比。

    林暮字字如刀,全都是戳到他心坎上。

    “你成功地激怒我了。”廖舒一字一頓道,“接下來,我會讓你為之前說出的每一個字感到悔恨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害怕。”林暮麵上露出驚懼神情,“我不是被嚇大的,請你不要用言語威脅我,求求你了,我真的很害怕。”

    劍光璀璨,林暮瞬間就是發動猛烈攻擊,將廖舒逼得連連後退。

    “不過目前占據上風的似乎是我啊。”林暮頓時鬆一口氣,故意露出慶幸不已神色,笑著道,“看來言語真的是一點用都沒有,跟放屁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連番激將之下,廖舒徹底暴怒,麵色鐵青無比。

    林暮看在眼,心中暗暗欣喜。

    廖舒如此暴怒,真是不枉他費了這一番口舌。

    目的達成。

    隻有暴怒之後,才會拿出自己最強的實力。

    他就是希望廖舒盡拿出自己最強實力。

    然後,他才可以看情況而定。

    若是廖舒攻擊跟之前景城幾人沒有太大差別,他就是可以表現得很驚慌,甚至是手忙腳亂,難以應付,讓台下圍觀修者覺得廖舒占據全麵上風,他馬上就要輸了。

    這時,肯定是有很多修者忍不住要與顧振豪對賭。

    掏出大把大把的靈石。

    若是廖舒實力很強,他也是可以早作打算。

    趁著他現在體內靈力還算充足,若是廖舒實力太強,他就不再拖延,及早爆發,趁早獲勝。

    他修為的確是一大劣勢。

    若是像現在這樣慢慢拖延下去,他盡管略微占據上風,但並沒有對廖舒造成任何傷害。

    待到他體內靈力要耗盡,廖舒再突然爆發,那時他想要掌控局麵,也是有心無力了。

    現在這時機,剛剛好。

    廖舒忍耐不能,不再跟林暮周旋什麼,開始全力爆發。

    拚命催動自己飛劍,竭盡全力調動天地之威,雖然隻是觸摸到劍域門檻,但他也是同時將尚未成型的劍域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林暮頓時感到莫大壓力。

    瞬息之間,廖舒就是占據上風,將林暮死死壓製住。

    林暮一邊抵擋廖舒強大攻擊,一邊思考對策。

    相比之前的幾位對手,廖舒實力明顯要強上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無論是飛劍的威能,還是修為的深厚,都是強出不少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連調動的天地之威,都是強上一截。

    這樣強大的實力,在他隻是施展出劍域初期威能的情況下,很難應付過來,被徹底壓製住了。

    形勢瞬間逆轉。

    之前廖舒幾乎都是被林暮逼到對戰台邊緣。

    現在換成林暮,開始一點點向對戰台邊緣退去。

    廖舒步步緊逼。

    飛劍閃耀,華麗無匹。

    林暮很就是退到對戰台邊緣,再往後退,就是退出對戰台。

    那就輸了。

    這樣緊張狀況,哪怕是隔著古禁,萬千修者都是感到莫大壓力,暗暗替林暮捏一把汗。

    而在第七座對戰台下麵,許多修者都是湧向顧振豪,再度提出,要與顧振豪對賭。

    就連數位合體期修者,都是主動開口。

    顧振豪起初沒有答應,但是在一群修者反複激將下,也是有了火氣。

    望一眼對戰台上,盡管是能夠看到林暮麵上的慌亂,場上情勢的危急,顧振豪還是義無返顧,收下了修者們遞過來的儲物袋。

    林暮說過,他一身的通靈法寶,現在根本沒有動用他所說的火紅色戰甲,可見現在情勢隻是看起來危急。

    八成是林暮故意為之。

    他現在若是拒絕收下這些修者們遞上來的靈石,豈不是辜負了林暮的一番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“我堅信林暮會贏。”顧振豪一邊收著儲物袋,一邊道,“他絕不會輸的。”

    修者們頓時哄笑不已。

    交到林暮這樣的朋友,也算是顧振豪的悲哀。

    剛開始隻是和樊江爭執,沒想到後來竟然自己主動與樊江對賭,以致現在坑挖得越來越大,幾乎是能將自己埋進去。

    盡管清楚顧振豪的處境,但是修者們依舊是爭先恐後向顧振豪湧來。

    遞過來的儲物袋,麵的靈石數目,更是一個比一個大了。

    上億靈石的儲物袋,頃刻間多了三個。

    數千萬靈石的儲物袋更是有數十個。

    對站台下,修者們瘋狂無比,急切想要將儲物袋遞給顧振豪。

    對戰台上,情勢危急無比,林暮已是退到對戰台邊緣。

    隨時都可能墜下對戰台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5-21 20:51:52  ExecTime:0.2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