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八百八十六章瘋狂對賭

  
  “罵名。”一位合體期修者道,“他連自己的朋友都殺,還豈會在意區區罵名。”
  “也是。”立即有修者附和道,“別人罵得再凶,對他也是毫無影響。”
  “參加礦脈爭奪大會,就已經是簽了生死契約。”一位返虛期修者道,“一旦上了對戰台,生死由命,若是隕落,一身的寶物也都是歸對手所有。”
  “廖舒心狠手辣,難保不會見財起意。”一位青衣合體期修者也是插話進來,“林暮身為絕世天才,必然是有自己強大底牌,和秘密法寶,功法之類,若是能夠獲得他的秘密,修為進境或許能跟他一樣。”
  青衣修者說話間,眸中閃過一抹微不可察的羨慕和惋惜。
  此言一出,人群不由一陣沉默,都是各懷心思。
  捫心自問,若是換成自己是廖舒,麵對這樣的誘惑,恐怕也會把持不住,忍不住將林暮擊殺。
  “林暮這次慘了,好運要到頭了。”一位返虛中期修者,望著台上道。
  白衣長老宣布比試開始之後,就是離開對戰台,打出法訣,合上古禁。
  林暮和廖舒相對而立。
  “弄不好會有殺身之禍。”一位返虛後期修者皺眉道。
  林暮如今已是成為許多返虛期修者心中的驕傲,萬千返虛期修者,都是期望他能夠一路創造奇跡。
  但是奇跡靠的終究是實力。
  運氣隻是一時,不可能一直好下去。
  這次碰到廖舒,林暮的好運也就到頭了。
  比試尚未正式開始,絕大部分修者,就開始下了定論。
  林暮這場比試,必輸無疑。
  甚至還有可能喪命。
  林暮之前三輪,麵對的對手都是合體初期,無限接近合體中期而已,結果都是險勝。
  可見,他實力也就是跟合體初期巔峰修者差不多,不到合體中期。
  而廖舒,實力卻是比普通合體期中期修者都要強大許多。
  這一場比試,不用說也是知道,誰輸誰贏了。
  或許對於林暮這樣的絕世天才來說,重要的是過程,因為他早晚都會成為頂級高手。
  但是對於他們這些圍觀修者來說,最看重的是結果。
  林暮的天才之旅到此戛然而止,許多修者都是扼腕歎息,感到遺憾。
  就在這時,人群中卻是一陣騷動。
  許多修者都是向第七座對戰台下飛去。
  “發生什麼了。”
  不少修者也都是向第七座對戰台附近飛去。
  瞬息之間,第七座對戰台下,就是變得擁擠不堪。
  “發生什麼事。”
  剛剛趕到的修者,看到顧振豪在和一位合體中期修者對峙,不少人都是向附近的人詢問道。
  “剛剛顧振豪與樊江說起林暮,突然起了爭執,顧振豪相信林暮依舊能創造奇跡,樊江說林暮必輸無疑,兩人越說越激烈,氣氛就是開始緊張起來,。”有熱心修者解說道。
  “都是看熱鬧,我看就算了吧,何必鬧得這麼僵。”一位合體期修者,上前勸著顧振豪和樊江。
  “林暮和廖舒尚未開打,你們馬上就要打起來了。”另外一位合體期修者笑著勸道,“這不是讓人看笑話麼。”
  顧振豪麵色通紅,不依不饒道:“我確信林暮能贏,不信我們對賭。”
  “怎麼賭。”樊江也是來了火氣,生冷笑道。
  他感覺有些莫名其妙,不過是與顧振豪說了幾句實話,覺得林暮這次肯定是落敗了,甚至是吉凶難料,沒想到顧振豪竟然會因為這跟他爭吵起來。
  “我做莊,賭千萬靈石,若是林暮輸了,我五倍賠給你,屆時給你五千萬靈石,若是林暮贏了,這一千萬靈石就歸我了,如何。”顧振豪激將道。
  “有何不可。”樊江寸步不讓,笑道,“千萬靈石而已,何足掛齒,林暮若是輸了,我還能賺四千萬,若是林暮贏了,就算是我看走了眼,這千萬靈石就是看走眼的代價。”
  不少看熱鬧的返虛期修者,在旁邊起哄道:“千萬靈石,這未免太少了吧,對於你們來說,住客棧的花費都遠比這多了,這算什麼對賭。”
  “也未免太小家子氣了。”
  “真是吝嗇。”
  “看來真的是來鬧笑話的。”
  “一千萬靈石還算少。”顧振豪臉紅脖子粗望向周圍返虛期修者,“你們看熱鬧不嫌事大是吧。”
  樊江聞言,麵上笑意不由更濃,當即接話道:“怎麼,你怕了麼,剛剛你不還是說,對林暮有著十足把握麼。”
  “我怎麼可能會怕。”顧振豪連忙反駁道,“五倍賠償就五倍賠償,難道我還出不起麼。”
  “既然你出得起,那我們就玩大一點,一億靈石怎麼樣。”樊江淡淡笑道。
  顧振豪麵色一滯。
  人群中一陣短暫沉默後,立即就是發出陣陣驚呼。
  一億靈石。
  若是賠償五倍,就是五億靈石。
  許多修者望向樊江目光,都是帶著羨慕。
  這短短幾句話的功夫,就是賺了四億靈石,這賺錢速度,真是恐怖。
  羨煞旁人。
  “我看顧前輩是不敢答應了吧。”人群外圍,一位返虛期修者突然小聲道,顯然是在故意煽風點火。
  顧振豪心中暗喜,麵上卻是裝出一副爭強好勝的樣子,當場答應下來,“有何不可,一億靈石就一億靈石。”
  眼看顧振豪答應下來,人群中許多修者都是笑出聲來。
  不少人也是替顧振豪感到無奈。
  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隻能是答應樊江的這個要求,不然麵子上下不來。
  一億靈石對於像他這樣擁有礦脈的合體期修者來說,不算太多,但也終究不是一個小數目。
  更何況,林暮輸了,就是要賠給樊江五億靈石了。
  “顧兄豪氣。”樊江麵上氣憤一掃而空,取而代之是濃得化不開的笑意,伸出拇指讚道,“我就喜歡你的幹脆利落。”
  “你先將靈石給我再說。”顧振豪氣哼哼道,“這場比試,林暮一定會贏,這一億靈石歸我了。”
  樊江哈哈大笑,當即取出一個儲物袋,遞給顧振豪,“你暫且先替我保管著,等下林暮輸了,你可要還給我五個這樣的儲物袋。”
  顧振豪接過儲物袋,冷哼一聲,沒有說話。
  “真是財大氣粗,轉眼五億靈石就是打了水漂,竟然眼都不眨。”人群中有修者小聲嘀咕道。
  “為了麵子,不得不如此做。”立即有人小聲接話道,“再說了,五億靈石對我們來說很高,對他們這些擁有礦脈的合體期修者來說,根本算不上什麼。”
  “如此說來,我們若是趁著現在這個當口,也跟他對賭,你說他會不會同意。”有腦袋靈光修者,立即就是想出這個餿主意。
  “我看行。”一位藍衣修者笑著道,“他若是拒絕,肯定下不來台。”
  “五億靈石都掏出去了,還會在乎我們這一點靈石麼。”一位青衣修者小聲道。
  幾位返虛期修者嘀咕一番,決定也是趁機小發一筆橫財。
  “顧前輩,你與樊前輩對賭,不若我們也加入,你看如何。”一位返虛初期修者,壯著膽子道。
  顧振豪聞言,麵上一愣。
  心中卻是狂喜。
  他剛剛正愁著如何開口呢,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見錢眼開的家夥,見到一絲縫隙,都是要想方設法鑽進來。
  這正中他下懷。
  但是麵上,他還是表現出一副為難,猶豫不決的樣子。
  “這。”顧振豪沉吟道,並未立即答應下來。
  樊江麵上帶著笑意,望一眼周圍一群返虛期修者,笑道:“顧兄既然對林暮如此自信,為何不答應下來呢,這一群小輩,肯定是拿不出多少靈石對賭的。”
  “莫非是你剛剛是為了麵子,在強撐著與我對賭。”樊江麵帶微笑,激將道。
  顧振豪頓時炸了,聲音陡然拔高一截:“怎麼可能,你我到了這個境界,怎麼可能還會因為區區麵子,與靈石過不去。”
  “那你答應便是了。”樊江笑容依舊,不給顧振豪留絲毫麵子,“剛剛我可是看到你猶豫了。”
  顧振豪麵色一頓,隨即理直氣壯道:“我是在為他們著想,他們可不像你,腰纏萬貫,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靈石,我不忍心賺他們的。”
  “顧前輩完全沒有這個必要,您真是多慮了。”一位返虛中期修者連忙笑道,“我們也就是塗個樂,跟著湊個熱鬧,小賭一把,無傷大雅的。”
  顧振豪麵帶無奈,隻好點頭答應下來。
  話已至此,他根本無法拒絕。
  更何況,他巴不得如此呢。
  這一招欲拒還迎,他自認拿捏得還算不錯,根本沒有主動吆喝,這些修者就是搶著要與他對賭。
  “顧前輩真是豪爽。”
  “一點都不擺架子,太親切了。”
  一群返虛期修者,立即滿麵笑容,開始恭維顧振豪。
  隨即,一位青衣修者就是忍不住道:“我出五十萬靈石。”
  說話間,就是上前遞過一個儲物袋,生怕顧振豪不收,麵上堆滿笑容。
  顧振豪麵上閃過一抹無奈,像是接過燙手山芋一樣,接過了這個儲物袋。
  有人開頭,接下來就是瘋狂了。
  “我出一百萬靈石。”
  “我出七百萬靈石。”
  “這是我的,一千兩百萬靈石。”
  顧振豪手忙腳亂,不停接過儲物袋,每一個儲物袋上,都是留有修者各自的特殊標記。
  修者們爭先恐後,湧上前來,將儲物袋遞給顧振豪。
  場麵一時混亂無比。
  顧振豪滿頭大汗,眼看修者們賭注越來越大,不由打斷眾人,語重心長勸道:“小賭怡情,大賭傷心,強賭灰飛煙滅。”
  “你們悠著點。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1 05:48:49  ExecTime:0.1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