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仙玉塵緣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頑木  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 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(16-05-18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(16-05-17)     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(16-05-15)     

第八百八十五章對戰廖舒


    林暮麵上浮起一抹笑容,連連點頭。

    他能有今日,崛起如此之,除了自身努力之外,也有幾分運氣和貴人相助。

    顧振豪就算是他的貴人。

    若非是顧振豪鼎力相助,他絕不會擁有現在這麼好的處境。

    甚至連參加礦脈爭奪大會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如今顧振豪又是願意跟著他一起對賭,盡管輸的可能並不大,但凡事就怕萬一,萬一他輸了,整個顧家都完了,但顧振豪卻是義無反顧,可見對他是無比信任。

    這樣的朋友,可以深交。

    將來將礦脈的事情交給顧振豪,他也放心。

    兩人商談一番對賭細節,九座對戰台第一場比試,就陸續結束。

    第四輪比試,場麵更為激烈。

    有一位修者當場就是被其對手擊斃,三位修者身負重傷,短時間內是很難痊愈,餘下修者,身上幾乎都是有著或輕或重傷勢,完好無損者,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當然,顧振豪的對手,身上是沒有任何傷勢。

    顧振豪沒有參加比試,他直接不戰而勝。

    片刻後,第二場比試就是緊跟著開始。

    九座對戰台,九位白衣長老,開始陸續宣布參加比試修者名單。

    “廖舒,林暮!”第七座對戰台上,白衣長老朗聲道。

    聽到自己名字,林暮神色一動。

    “廖舒?”林暮不由向顧振豪詢問道,“此人實力如何?”

    他第一次參加礦脈爭奪大會,其他人對於他的真正實力,都是隻能猜測,無法真正摸清底細。

    同樣,對於其他修者的實力,他也是沒有任何認知。

    幸好有顧振豪在,能給他一些幫助。

    不然的話,縱然是自己實力略微比對手強一些,屆時對手突然發飆,猝不及防之下,一切都難說。

    他之前就是這樣將玉林擊殺的。

    “你運氣這次這麼背,竟然碰到了廖舒!”顧振豪擔憂道,“廖舒修為在數百年前,就已是進入合體中期,如今盡管沒有到合體後期,但是實力之強,已經是要勝過一般合體中期修者。”

    “實力的確是很強!”林暮正色道,“實力大體與我相當,看來這一場就要拚了!”

    “廖舒這個人,我並未與他有過什麼接觸,但整個錦繡界,合體期修者就那麼多,多多少少,也是聽過他的不少傳聞。”顧振豪講解道,“傳聞他出手狠辣,一旦到了對戰台上,為了勝利,根本不講任何情麵,聽說他在八百年前,就是將自己一位朋友擊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這第七座對戰台上!”顧振豪指著第七座對戰台道。

    林暮聞言,心中閃過一抹寒意。

    麵對自己的朋友,都是沒有任何留手,後來更是將之擊殺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心狠手辣都是不足以形容了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他為了勝利,竟然如此不擇手段。”林暮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為他的不擇手段,他才能有現在的實力。”顧振豪叮囑道,“你上台之後,千萬不要有任何大意和鬆懈,也別再想著什麼對賭不對賭,更不要為了吸引更多修者參與其中,故意示弱之類,千萬不要有這種想法!”

    “廖舒實力之強,一些普通的合體後期修者,都是很難保證一定能夠勝過他。”顧振豪道,“他擊殺了不少合體期修者,也早就擁有了礦脈,這麼多年過去,身上必然是擁有極其強大的底牌,你一個放鬆,可能瞬息之間就沒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他的實力,都是可以衝擊前十六了。”林暮搖頭道,“沒想到在第四輪,就碰到這樣強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幾成把握?”顧振豪不由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六成以上把握。”林暮沉吟下道。

    若是平常比試,他和廖舒戰鬥,勝率差不多是五五開。

    但是在對戰台上,他的實力沒有受到任何影響,而廖舒的實力,卻是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對戰台上那百餘丈方圓,能調動多少天地之威?

    此消彼長之下,他至少是有六成把握獲勝!

    “六成把握實在太低。”顧振豪擔憂道,“我擔心你底牌不如他深厚,單純憑借劍域,你肯定是要比他的天地之威強多了,縱然他修為是合體中期也是無用,但就怕他藏有強大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你盡管放心好了。”林暮笑著道,“實不相瞞,我身上是有著不少地品凝神珠的。經過我悉心淬煉,如今我身上已經是有數件威能極為不錯的通靈法寶,戰甲,寶鼎之類,都是頂級防禦法寶,他縱然是有強大底牌,也是難以將我擊殺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此一說,我就徹底放心了。”顧振豪麵上不由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林暮提醒道:“你等下就是可以放言出去,與人對賭,這畢竟是第一次對賭,不必玩得太大,我也是沒有十足獲勝把握,你弄個五倍賠率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倍已經是很高了。”顧振豪答應道,“你上台之後,我就立即放言出去,看看有多少人願意對賭。”

    顧振豪說話間,目光不由向另外一邊人群處望去。

    廖舒正滿麵笑容和藍衣修者交談,麵上渾然沒有半分緊張。

    “恭喜杜兄,這次獲勝之後,就是進入第五輪,相比上一次,已經是有了實質性的突破,弄不好,下一輪再獲勝,就成為前十六了。”廖舒向藍衣修者道喜,麵上帶著笑容,眸中卻是難掩羨慕。

    “哪來那麼好的運氣?”藍衣修者謙遜道,“即便是有那麼好的運氣,成為了前十六,也是去墊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成為前十六,就是可與整個錦繡界最巔峰的一群修者過招,這種經曆能是一般的比試可以媲美的麼?”廖舒道,“但凡參加過車輪戰的修者,百年之內,實力都是有顯著提升,這個想必你比我還要清楚,你哥哥不就是如此麼?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事實。”藍衣修者笑著道,“我哥哥跟我說過,無論如何,都是要努力進入前十六,這是一次絕佳的提升機會,無論是眼界,還是感悟,還是心性,都是能夠有很好的淬煉,有很大的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你隻要下一輪對手不是太強,隻要努力拚一場,有很大機會就進入前十六了。”廖舒羨慕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一樣!”藍衣修者笑道,“這第四輪對戰林暮,跟直接宣布你獲勝,又有什麼分別?”

    “分別就是,我不是直接獲勝,還是要上台擊敗他,真是麻煩。”廖舒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勝了林暮,你第五輪也是有希望繼續獲勝,成為前十六也是大有希望!”藍衣修者笑著安慰廖舒道,“不過你也不能大意,依我看,他實力雖然比合體中期修者略微遜色一點,但畢竟是絕世天才,不能以常理奪之,小心他爆發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就憑他?”廖舒嗤笑一聲,“他再天才,修為也不過是返虛期,我就是將他逼到絕境,他撐死也就是個自爆,返虛期修者自爆,已經是對我沒有太大影響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肯定的。”藍衣修者道,“更何況林暮修為隻是返虛中期,自爆威力尚不如返虛期巔峰修者,不足為懼。”

    “隻不過,這樣的絕世天才,都是有傲骨,絕不肯輕易認輸,你要做好持久戰的準備。”藍衣修者煽風點火道,“尤其是現在有這麼多修者關注著他,他絕不會輕易就服輸的,肯定是與你反複糾纏,甚至是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那就成全他,讓他死好了!”廖舒麵上閃過一抹嫉恨,狠聲道,“其他合體期修者,成為他威名遠揚的墊腳石,在我身上,他休想!”

    “你想重創他?”藍衣修者問道。

    他故意如此問,想給廖舒這種暗示。

    他哥哥就是絕頂天才,他深深知道,像林暮這樣的天才,潛力是有多麼恐怖。

    若是這一次他無法晉級前十六的話,百年之後,林暮絕對是會成為他衝擊前十六的最大對手!

    那時,他沒有半分自信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當然,現在的林暮實力並非很強,廖舒就是足以將其擊敗。

    但他想要的絕不是擊敗。

    而是重創!

    至少也是要讓林暮大傷一次。

    最好是永遠都無法痊愈。

    若是廖舒能將林暮擊殺,那自然是最好不過。

    “你等著瞧就好了!”廖舒說完,身形一閃,下一瞬間,已是出現在對戰台上。

    林暮輕飄飄飛上對戰台,和廖舒相對而立。

    台下圍觀修者,這時都是將目光匯聚到第七座對戰台上。

    縱然其他對戰台上比試已經開始,但所有人的目光,都是沒有轉移。

    “林暮這場比試麻煩了,遇上了廖舒!”

    “廖舒是個心狠手辣的主,從不手軟,當年連自己朋友都擊殺了!”

    “聽說他一直嫉妒他那個朋友,所以下了狠手,可見他心胸之狹隘!”

    “林暮大出風頭,以廖舒的性格,必然是看不慣,這次肯定是要給他一個教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止是教訓。”有修者補充道。

    “難不成,他還敢將這樣的絕世天才擊殺?”

    “應該不會吧。”

    “擊殺了林暮這樣的絕世天才,肯定是要背負罵名的!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18:00:24  ExecTime:0.248